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言情 > 不会真有人觉得替身难当吧? > 正文 第75章 游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5章 游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 绑架季眠的三个人,猴子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傅沉俞对于人命的轻践与不屑, 好像刚才自己杀死的不是三个人, 而是三只蚂蚁。

    季眠感到毛骨悚然, 他对这个原汁原味的《陌路柔情》反派大佬, 有了新的认识。

    是一个真正的有情感认知障碍, 并且反社会反人类的恶魔!疯子!

    他怎么能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些话,冠冕堂皇的说为他报仇……

    该说傅沉俞对人心的把控已经精确到了他要说的每一句话吗

    如果不是季眠的意志力坚定,恐怕真的要被傅沉俞的“煞费苦心”给骗到了。

    明明傅沉俞跟猴子他们才是一伙的, 可是从见面开始, 傅沉俞就一直朝他传达出一个心理暗示,就是他跟自己才是一起的, 他可以为自己报仇,从而降低季眠对自己的心理防备程度。

    就在刚才,傅沉俞甚至为了达到这个目标, 可以毫不手软的杀掉自己的同伙, 并且语气中, 也有一种为季眠出气的感觉。

    这是加强季眠对自己的心理暗示,以便他更加容易接受傅沉俞的示好。

    季眠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

    “真可惜。”傅沉俞嘴角藏着淡淡地笑:“他们白为你而死了。”

    季眠忍无可忍:“他们不是为我而死,是你被杀死的!”

    啊啊啊啊!!这个傅沉俞这么这么不要脸啊!居然还推锅!!

    季眠在心里不停的吐槽, 以缓解自己的压力和心里承受能力,打起精神来应对傅沉俞的每一句话。

    不得不说,Fox确实很会蛊惑人心,加上季眠有天然的软肋在——他压根对这张脸就毫无抵抗能力。

    因此,傅沉俞想要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几乎是轻而易举。

    显然,傅沉俞也发现了这一点。

    季眠反驳他的话后,他也没生气,只是望着前面的路段。

    季眠不敢放松警惕,睡觉也睡得不太安稳。

    车子但凡有一点动静,季眠就受惊醒来,瞪大眼睛观察四周。

    傅沉俞道:“你不必这么害怕我。”

    他的笑容很温和,险些让季眠卸下心房:“我不打算杀你。只要厉决交出我想要的东西,我就可以放你回去。”

    想了一下,傅沉俞无辜地说:“很显然。我并不喜欢棒打鸳鸯。”

    哦,我信了。

    我真的信了。

    我姓你个鬼,你个糟老狐狸坏得很。

    说什么厉决交出东西就放他回去,他看是厉决只要交出东西,他就直接两个一起解决了,让他跟厉决去黄泉路上做对鬼夫妻才对!

    季眠在内心疯狂地吐槽,而且傅沉俞用这张脸说出这句话真的好违和啊!

    他家那只白狐狸跟这只黑狐狸可不一样,白狐狸是个醋缸子,平时提到一句厉决,那位就生好半天闷气,哄不好的那种。哪像这只,还把他还给厉决去做夫妻……

    季眠下意识摸了一下无名指的位置。

    空荡荡的。

    原本,这里有傅沉俞亲手为他戴上的婚戒。

    季眠眼眶红了一圈,为了不被Fox发现,只好紧闭双眼,摸着自己的无名指指根,缓缓进入睡眠。

    这一次,他竟然安心地睡过去了。

    傅沉俞的视线若有所思地落在季眠无名指的地方。

    连城从副驾驶回头:“狐狸,你还真对他感兴趣啊?”

    傅沉俞掀了下眼皮,连城猛然闭嘴。

    他知道这是傅沉俞不太高兴的模样,连城虽然花钱请了傅沉俞来,但骨子里也是有点发怵的。

    这可是Fox啊,暗网的创建者,犯罪帝国的首领。

    他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真的跟傅沉俞称兄道弟。

    对方想杀了他,就跟杀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就像那三只蚂蚁的下场一样。

    等季眠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一张柔软的、洁白的双人床上。

    季眠是被晃醒的,鼻尖能够闻到海风咸湿的味道,房间也随着海面微微晃荡。

    他嗓子还疼着,被傅沉俞掐过的地方到现在都没好全,光是咽口水都觉得痛。

    季眠下了床,发现自己脚踝被戴了一个黑色的电子脚铐,季眠不清楚这是什么时候发行的,看起来和普通的电子脚铐有点不一样。

    估计是傅沉俞自己捣鼓的黑科技。

    原著小说中就有提到过,这个脚铐,苏洛瑜也带过。

    小说那段内容当然是非常狗血的,似乎是苏洛瑜被囚禁在了大佬某处的别墅里面,只要他逃走,这个脚铐就会发出警告,甚至还有电击。

    当然,因此也衍生出了很多情趣play。

    ……这不是主角受的剧情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脚上啊!!

    季眠扶额,已经不再想剧情的离奇程度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陌路柔情》的这个剧情来,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穿越回去。

    想到这里,季眠的心情不由一阵一阵的失落,他……很想见傅沉俞啊。

    不管怎么样,沮丧是想不出办法的。

    季眠马上打起精神,只要想到家养的那只大佬在等自己回去,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战胜这一只野生的!

    季眠估计自己现在已经在游轮上了,这艘游轮价值十亿,是傅沉俞从A国赌王手中赢过来的。

    当然,那个赌王的下场也很惨,得罪了Fox的人,还没有能活到寿终正寝的。

    游轮非常大,季眠大约在七层楼的地方,楼下是一个巨大的赌场,游轮中,餐厅、宴会厅、泳池、电影院一应俱全,堪称一个海上的小型城市。

    季眠推开了好几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窗户开着,吹进丝丝咸味儿的海风。

    季眠在游轮上绕了一会儿,没看到人。

    他到希望人多一点,场面越混乱,他反而越能抓住机会逃脱。

    毕竟这么大的游轮出海,肯定是要有审批的,他不相信傅沉俞连这个都能搞定。

    上面没人,只能说明,游轮还在港口。

    也就是说,他还有机会逃下游轮,然后——报警!!

    季眠才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者,在党章培训中,白纸黑字的说了,要相信国家,相信党,坚决杜绝搞个人主义!

    他一个人弄不死这群违法乱纪的犯罪嫌疑人,他还不能把他们全都举报给我党吗!

    季眠怨念地碎碎念,嘀嘀咕咕:“早晚把你们都给举报了,抓起来,都给我戴脚铐,天天在牢里拖地……”

    他脑补了坏狐狸傅沉俞穿着单薄的囚服在牢里拖地的样子,然后自己穿着威武的警服,在他面前叉腰指挥,当然还要有好狐狸傅沉俞娇娇地依靠在他怀中,季眠幻想自己义正言辞地跟坏狐狸说,看见没,当反派不如当警嫂有前途,懂吗!

    就这么脑补了一路,终于,季眠推开了一扇双开大门之后,找到了宴会厅,他双眼一亮,就往宴会厅的后台走去,果然,厨房里放着一些新鲜的食材。

    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新鲜食材毫无疑问地像季眠证明了,这艘游轮正在为远航做准备。

    当然,他现在已经饿得头晕眼花,前胸贴后背,完全没有能力思考其他的东西。

    季眠一屁股坐地上,双手并用,加上牙齿,直接咬开放菜的塑料袋,然后拿出一根新鲜的白萝卜就开始啃。

    刚啃了几口,季眠都来不及感受萝卜汁的甘甜,匆忙的咽进胃里,缓解了胃部的灼烧。

    由于没有细嚼慢咽的原因,季眠的喉咙被萝卜硌的生疼,生理泪水哗啦啦的掉。

    但是太饿了,疼也忍忍。

    季眠啃掉了一根之后,又找了一根看上去婀娜多姿的白萝卜,一口咬下去。

    然后,他听到了男人的闷笑声。

    像是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住了一样。

    季眠警惕地从地上站起来,一转身,就看见傅沉俞止不住的笑。

    他换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勾勒出他比例完美的身材,让季眠被闪耀了一下。

    季眠拿着啃了几口的萝卜,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他大概知道傅沉俞怎么找到他的,电子脚铐上面一定有定位,恐怕他一醒来,傅沉俞就知道了。

    季眠这么一想就认命了,反正现在也跑不出去,傅沉俞跟连城都需要他作为威胁厉决的人质,自己一时半会儿没有生命危险——那吃点东西怎么了!

    他不但要吃,还要多吃点!

    这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底层劳动人民的财产!

    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必然要帮劳动人民吃回本!

    吃一根,扔一根!

    季眠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萝卜,没说话,顾着填饱自己的肚子。

    傅沉俞像是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季眠不说话,他就不走,津津有味地站在门口看了起来。

    季眠就被他这么饶有兴趣的盯着,面不改色地啃完了第二根萝卜。

    肚子有点饱了,季眠才放弃拿第三根。

    他吃完了“自助餐”,拖着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的身体往外走。

    跟傅沉俞擦肩而过的时候,傅沉俞拽住了他的胳膊。

    季眠条件反射就像回手,但想到之后逃跑的计划,他决定还是保存体力,任由傅沉俞抓住。

    傅沉俞笑够了,才很好奇地问:“萝卜好吃吗?”

    季眠:……

    果然不能理解反派大佬的脑回路。

    这时候抓到人质到处乱跑,难道不该抓回去一顿毒打吗?

    问他萝卜好不好吃是什么鬼?

    季眠道:“还可以。不然你自己去吃一根试试?饿极了什么都好吃。”

    他说话带着一点儿刻薄和抱怨,反正这不是他家的狐狸,他不用跟他客气。

    季眠有意讽刺傅沉俞,说他虐待人质,不给饭吃。

    结果大佬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他能猜中的,只见傅沉俞真的从地上捡起一根白萝卜,咬了口。

    捡的还是季眠吃一根扔一根的“那一根”。

    上面还有季眠咬了一口的牙印,傅沉俞笑得像个小狐狸:“看来味道还可以。在接下来的宴会中,我会跟厨师长提议,加上这道菜的。”

    季眠:……

    傅沉俞认真的吗?

    这种游轮宴请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物,吃的哪样不是鱼子酱高档鹅肝,在这样的晚宴场合上,侍应生一掀开餐盖,里面一根水灵灵的白萝卜……这是什么卓别林的喜剧现场吗?

    季眠欲言又止,但看傅沉俞的神情,似乎真的要加上这道菜。

    算了,季眠想,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了。

    季眠转身要走,傅沉俞忽然拦住他的路。

    对方放大的俊颜出现在他面前,距离太近了,季眠的呼吸都和傅沉俞地交缠在一起——接吻的时候也离得很近,但Fox和他老公的气质相差非常大。

    这一瞬间,季眠有一种被顶级食肉动物盯上的感觉,后背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兔子先生,我跟你玩个游戏怎么样?”傅沉俞好心提议,像是商量的模样,但是毫无商量的语气。

    季眠反驳加吐槽:“谁是兔子先生……”

    傅沉俞原本是弯腰跟季眠说话的,现在直起身体,扶了一下眼镜,动作说不出的撩人,仿佛孩子的俏皮跟男人的绅士结合在一起。

    让人产生了一种,他非常可爱的错觉。

    傅沉俞笑了起来:“如果你能在三天后的宴会上,成功逃脱,那么我以后就不再找你麻烦。”

    季眠心里一动,对这个提议非常有兴趣。

    然而接下来傅沉俞说的话,又让他从云端跌落谷底,他狐狸似的双眼弯了起来,温柔地开口:“如果你失败了。那我会杀死你,不仅如此,我还会杀了游轮上的所有人。”

    作者有话要说: 坏狐狸,就坏死(。)

    必须捉拿归案!兔子警官,冲啊!!!

您正在阅读《不会真有人觉得替身难当吧?》的章节:第75章 游戏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8475/15609111.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