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言情 > 暴君以为我爱惨了他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番外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七章 番外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同午夜梦回, 凤月华喘着气、挣扎着醒了过来。

    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觅音殿。身旁的萧骆北阖着眼,还睡得很熟。

    怎么回事?凤月华心中惊骇, 自己明明……明明已经死了啊……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来到萧骆北身边不到一年, 便沉疴难治,病情逐渐加重了。最终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他眷恋的握着萧骆北的手,魂归西天了。

    他还记得, 自己的灵魂轻飘飘的飞出身体之后, 萧骆北抱着自己的身体嚎啕大哭,痛不欲生。他焦急的在旁边叫他、安慰他,但是萧骆北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看不到自己。

    他当时便知道,自己是死了。

    看到萧骆北那般生无所恋,他心里也刀割一般的难受, 忍不住也恸哭起来。哭着哭着, 意识便逐渐模糊,好像被带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整个空间都变得混沌起来。

    再一睁眼, 居然又回到了觅音殿, 萧骆北还安安稳稳的睡在自己旁边。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凤月华激动的坐起身,捧住萧骆北的脸一个劲儿的亲了上去。

    阿北, 阿北!我还没死,我还和你在一起呢!

    萧骆北被他亲醒了,一手搂了他:“嗯?月华, 做什么呢?”

    “阿北,这是怎么回事?”他兴奋的轻声问,“我怎么又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萧骆北困惑的摸摸他的脸,“你是做噩梦了吗?你今天才刚进宫呢,什么回来不回来的?”

    “我刚进宫?!”月华惊讶极了。

    “是啊……”萧骆北轻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你睡糊涂了?今日不是你进宫来说要择良木而栖之,还说一生只钟情本王一个人的?”

    他语气充满宠溺,凤月华却一下红了眼圈。

    他现在明白了,他这是重生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重生回到了进宫寻到萧骆北的第一天晚上。

    感谢老天,竟然给他第二次生命。难道是见他死时与萧骆北都过于痛苦,所以愿意垂怜他们、再给他们一次相爱的机会吗?

    凤月华一把投到了萧骆北怀里。

    “阿北,我做了个梦……”他哽咽着说,“梦里,我死了。你好难过好难过,一直抱着我哭。我在边上看着也觉得好难过,我一直叫你,但我喊破了嗓子你也听不到我、看不到我……”

    “没事、没事……”萧骆北轻轻吻着他的额头,“只是梦而已,你别被吓到了。你不会死的,本王不会让你死的。”

    “嗯。”凤月华点头,牢牢靠在他怀里。

    但他心里却清楚,即使重来一次,他的身子怕是也好不了。

    他的病,是从小从娘胎里带来的。他活到如今不到十五年的岁月里,几乎没有几天是健康的。这世上没有能够救治他的良药,上一世萧骆北为了他已经寻遍了中原、西域、北狄和大理,也没能挽救他。天命注定他会早死。

    如果注定不能避免早亡的结局,上天为什么又要他重来一次?

    凤月华心思聪颖,他默默的想着,上一世他都有些什么遗憾?即使这一世依然逃不过不到一年之后的死亡,那么好歹他还能弥补一下遗憾?

    他想着想着,却突然红了脸。

    说要遗憾……当然是有的。上一世,萧骆北怜惜他体弱多病,虽然二人经常同榻而眠,却从未碰过他半分。甚至因为害怕控制不住自己,两人连接吻也不曾有过。萧骆北最多也就是拉拉他的手,亲吻他的额头,或是毫无邪念的将他搂到怀里。

    虽然凤月华懂得,爱有时候便是克制,但死过一次回想起来,他却觉得甚是遗憾。

    既然知道自己生命短暂如薤露,终归是要烟消云散的,那又何必在乎那么多?

    活在当下岂不更为快哉?

    凤月华在黑暗中默默凝视萧骆北英俊的睡颜,心里下了决心。

    ·

    翌日,萧骆北生怕凤月华昨晚做噩梦没有睡好,特意陪他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两人起来后已经来不及用早膳,萧骆北便打算命人直接上午膳。

    “阿北,我们出宫去吃。”凤月华俏皮的拉了他手,大大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他。

    “想出宫玩?好啊,本王带你去。”萧骆北怎么会舍得拒绝他的要求。

    “嗯。”月华眨了眨眼,大胆的提出了要求,“那我想去玲珑阁用午膳,可以吗?”

    “玲珑阁?”萧骆北啼笑皆非的看着他,“月华,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我知道啊,是京城最大的青楼,不光有美女无数,还有各色眉清目秀的小倌,我早就想去看看了!我们乔装成去买/春的好不好?”

    萧骆北无奈的笑着,觉得他真是有趣极了。

    这病恹恹的家伙,为什么脑子里却尽是些稀奇古怪的可爱想法呢?

    “行,都依你。”萧骆北打横将他抱起,“本王这就去备车!”

    “嗯!”凤月华心喜的搂住他脖子,灿烂的笑了。

    上一世,他没有产生过要与萧骆北每一天都过得不一样的想法。他只是乖乖的陪在他身边,只求与他朝朝暮暮。那样的日子虽然也一样的甜蜜,但终归显得平淡了些。

    重活一次,他当然想与他把那些没做过的事、哪怕是离经叛道的、或是荒谬可笑的,都做一遍,再也没有任何遗憾。

    两人驾车来到玲珑阁,一进门,萧骆北知道他身子不好,便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他。玲珑阁的老鸨一见二人便知是贵客,立刻谄媚的迎了上来:

    “二位大人,快快请进!”

    萧骆北“嗯”了一声,牵了凤月华的手捏紧,在他耳边悄声说:

    “他们都在看你。”

    “谁在看我?”凤月华四下一看,才发现阁中的姑娘和小倌们都在三三两两的打量自己,还窃窃私语。

    “他们为什么看我呀?”他不解。

    “因为你好看。”萧骆北忍不住噗嗤笑了,“好看到要把整个玲珑阁都照亮了,他们当然心生嫉妒。再看看你身边的本王,也是气宇轩昂、不同凡响的人中之龙,于是便更嫉妒了……”

    凤月华听他这样说,一张瓜子小脸笑得通红,抬头唧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月华?”萧骆北微微惊讶。

    他不知道凤月华是这般大胆的人。但转念一想,他胆敢独身进京入宫来向自己示爱,本就是恣意热烈之人,区区一个亲吻又有何不敢?

    于是忍不住心里更爱他。

    “阿北,我们快进去。”凤月华亲完,又自然的挽了他胳膊,“我好饿了。”

    “好。”萧骆北心中疼爱,干脆将他拦腰抱起,径直进了厢房。

    萧骆北点了一桌子好菜,又记挂着月华的身子,大多都是些清淡可口的菜品。月华却似乎不能满足于此,指着菜牌上的“三秋酒”道:“再来一壶这个。”

    “月华,你身子不好,不能喝酒。”萧骆北柔声劝他。

    “阿北,我想尝尝。”月华却坚持道,“我从生下来到现在,都不知道美酒的滋味。今日哪怕是一小口,我也想试试。”

    萧骆北一怔,想到月华此前一直活在病痛之中,不禁心疼得红了眼睛。

    “好,今日都依你。”

    酒菜上来了,萧骆北为了满足月华的好奇心,又去叫来两名小倌在一旁弹琴随侍。月华兴冲冲的倒了一小杯三秋酒,又偷偷在萧骆北耳边醋兮兮的问:

    “阿北,你、你是不是经常来这里,和小倌们玩……?”

    “本王可没有,”萧骆北见他醋坛子打翻的可爱样子,忍不住捏了捏他脸颊,“本王偶尔过来,就喝喝酒、听听曲。那样的事,自然要跟心爱之人才可以做。”

    “哦。”凤月华心喜又紧张,忍不住抬头就喝了一大口酒。骤然被辣住,他立刻无法自控的咳了出来。

    “你……不许喝了,乖……”萧骆北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一边佯装严厉。

    “不嘛……”月华一把藏起杯子和酒壶,生怕被他抢走,“我就再喝一点点……”

    他口气中有种天然的俏皮可爱,引得萧骆北的心都要化了,抿嘴问他:

    “第一次喝酒,觉得如何?”

    “辣辣的,很难受,”凤月华转着大大的眼睛,“但很新奇很有趣……”

    “你啊……”萧骆北怜爱的揉揉他的脸。

    真是拿这迷死人的小人没办法。

    萧骆北心想,他要是能健康便好了,自己便能带着他去各种好玩的地方,吃各种各样好吃的美食,游遍大江南北,走过春夏秋冬。

    他正有些惆怅的想着,却见月华胆大包天的喝了满满一杯三秋酒。

    “喂!”他急了,想上前夺走这坏孩子手里的酒不让他继续了,没想到月华却自己柔柔的贴了过来,像只好奇心极强的猫咪一般,坐到他膝盖上来了。

    “你要做什么?”萧骆北看他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有些困惑。

    月华定了定神,埋头吻上了他的唇。

    萧骆北惊了一惊,只感到他小小的红唇微微启开,小巧玲珑的舌尖带着香甜的酒温柔的扫进自己口中,慢慢的将那一口三秋酒渡到自己嘴里。萧骆北自然全盘接收,一面与他唇舌交融一面缓缓的将酒尽数咽下。

    酒完全饮下后,便只剩纯粹的吻,两人心里都满满的只有对方,吻得专心致志,一时忘记了周遭所有。

    萧骆北只觉得惊喜,每次见月华,他都给他带来完全不同的全新感觉。他到底还有多少面等着自己慢慢去发掘?到底还有多少迷人等着自己去采摘?

    饮酒加上咳嗽的缘故,月华的脸始终带着一抹好看极了的粉色。此刻,又在深深的吻中变得绯红。

    这个吻是二人的初吻,还带着几分青涩,但又无比的完美无缺。

    弹曲的小倌都是很识趣的,早已默默退了下去。

    “等等……”萧骆北还有一丝理智尚存,“月华,不行,你身子……”

    “我没事的!”凤月华抓紧了他的衣襟不让他避开,“阿北,不要走……”

    “可是……”萧骆北犹豫着,他不舍得伤害他一丝半分。但月华今日是如此的不同,昨晚他尚且还能毫无邪念的抱着他入睡,但此时此刻,他做不到了……

    月华的大胆和率真,是他从未见过的,让他惊喜又开心,他比他想的还要恣意随性。但如果真的继续下去,他没有把握,真的没有……

    “不要想那么多……”月华水汪汪的双目坚定的看着他,“人生苦短,谁又知道自己哪天会不会突然离开?我不想有遗憾,阿北……一点都不想。”

    “阿北,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哪怕明日就会死去,我今天也愿意不顾一切……”

    “你呢?你愿意吗?”

    萧骆北无法思考了——他还怎么能够?!

    他又怎么会不愿意。

    他一把捉住了凤月华纤细的腰肢,有些用力,却是满怀深情和迷恋的,还始终带着点小心翼翼和如视珍宝的心情,将他疼爱的搂紧。

    “月华,本王也喜欢你,喜欢得要疯了,在本王眼里你是最好的……”他喃喃低语着,再次吻上了月华红润甘美的唇。

    真奇怪,这般自然而然的事情,为何之前却没想过?一直顾及着他的病情,是不是反而有些作茧自缚了?

    人生本该如同飞蛾扑火,也许短暂,却始终热烈璀璨、奔向永恒。

    ·

    从此以后,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便开始了。一旦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有时候月华病发,萧骆北便和衣搂着他,以自己温热的体温暖着他,又在他耳边轻言细语的哄着他睡觉。

    月华状态好的日子,两人便开开心心的相恋。两人都放开了一切,只想好好把握眼下的幸福,抓住指缝中流逝的时光,不顾一切。

    即使短暂如烟花,但也璀璨美丽。

    渐渐的,奇迹发生了。

    如此这般过了半年之后,月华的体质竟然逐渐变好了起来。病情在减轻,发作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萧骆北又惊又喜,传来御医查看。然而御医看过,也说不出原因。只是表示,凤公子的病确实比从前好多了。

    “是因为本王寻的珍稀药材起了作用吗?”萧骆北急急的追问御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御医困惑的摇头:“并非药材的关系。凤公子的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按说身子每况愈下是可以预见的,但现在确实正在好转。二殿下,这是天大的好事,也许便是老天垂怜呀!”

    “是了!”萧骆北欣喜万分,“就是老天有眼,保佑月华!”

    当下也懒得继续深究。只要月华能好起来,管它是什么原因呢。

    他只知道,这样下去,两人便能朝朝暮暮,相伴到老了。

    这天夜里,月华沉沉睡着。萧骆北常年习武,感觉到有人落入殿中,立刻睁开了眼。

    三更半夜,什么人如此大胆,擅闯皇宫?

    萧骆北悄然起身,来到院中。只见朗朗月下,站了个身材瘦小的老人,背对着月光,看不清他的脸。

    “你是何人?!”萧骆北凝眉问道,他感觉得到,这老人的武功深不可测,如果真要动手,自己万万不是对手。

    老人冷笑一声,扬眉怒斥道:“老夫道小凤选了个多了不起的人物,结果没想到是这样一副纨绔王孙的模样!”

    又斜眼瞥了瞥萧骆北:“嘛……样貌长得还算是不错……但也就这点优点了!”

    萧骆北被他一顿奚落,火冒三丈:“你说什么?!有种给本王再说一次!”

    “好话不说二遍!”老人比他脾气还大,提高了嗓门,“你让老夫再说一次,老夫就要说吗?!老夫偏不!”

    “你这不要命的狂徒,敢跟本王叫板?!”萧骆北见他狂妄古怪,边骂边全身提防着他,不知他意欲何为。

    哪知老人斜他一眼:“老夫才懒得搭理你!老夫今日来,是听说小凤身子好些了,特意来看看他的!”

    “你认识月华?”萧骆北见他口气虽然讨厌,但流露出的对月华的关心却不假,忍不住起了好奇心。

    “哼!比你认识早多了!”老人冷哼一声,“今日要不是看在你救治小凤有功,老夫早就封了你这张高傲的嘴,让你吃吃苦头……”

    “本王救治了月华?”萧骆北奇道。

    “对!”老人一指他的鼻梁,似乎又气又无奈,“你这登徒浪子,天天跟小凤翻云覆雨,本是好色之举,但却歪打正着对他的病情起到了帮助。呵,你还不快感谢老夫告诉你真相?!”

    萧骆北难以置信:“你少骗人!连御医都说不出来月华的病为什么在好转,你怎么就说是因为本王行了风流之事?”

    老人不屑的“嗤”了一声:“所以说你就是傻、蠢、笨!你懂个屁!那帮庸医又懂个屁!小凤乃是凤凰才子,而他选择的人注定要成为真龙。龙凤之气交合相融,自然就把你的阳刚之气逐渐让渡给了他,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健康了!”

    萧骆北惊喜交加:“你说的可是真的?!”

    “随便你信不信!”老人翻了个白眼,“老夫反正没骗你!”

    萧骆北皱眉想了想:“但是本王没打算夺取天下,本王有月华便够了。”

    老人又冷笑一声:“他既然选了你,就等于天命选了你,哪还由得你要不要天下?!你且自然等着!”

    “……”萧骆北还没来得及追问,老人的身影已经飞快的隐去,消失不见了。

    “谁啊到底?难道是……那世外高人云阳真人?”萧骆北万般疑惑,回去睡觉了。

    反正他没打算夺嫡,现在父王也早立了太子了。天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只要跟月华那个小小的天下便够了。

    时间过得飞快,又是半年过去,西域十二国的战乱一直不停,其中之一的玉烛国又发生了内乱,萧骆北的父皇萧启一直想在皇子中挑选合适的人选去平定战乱。

    按说,皇太子要留守东宫,最有可能被派去的就是萧骆北。但他现在十分不想去,因为他不愿意将月华独自留在宫里,也舍不得带着他一路颠簸上战场。

    于是他干脆来了个抗旨不去。

    萧启大怒,但又一向拿这个骄矜肆意的儿子没什么办法,既舍不得真的重罚他,更不好拿月华来威胁他。逼急了这个疯子,谁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于是只好另派了萧骆北的弟弟、四皇子萧沉影前去。

    萧骆北乐得开心,反正只要他不用去就行了,他管是哪个弟弟去接这个烫手山芋呢。

    萧沉影才去了不到一个月,朝中突然传出重大消息。原来那玉烛国的战乱,却是皇太子与临安王萧翊一同挑起的。圣上龙颜大怒,收回了萧翊的镇西军虎符,又废了皇太子,贬为庶人。

    皇太子被废,东宫自然空缺。剩下的几个皇子中,萧沉影远在西域,八皇子和九皇子年纪尚幼,能力也不足,萧骆北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被封为了新的皇太子。

    又过了两个月,景朝皇帝萧启久病难治,最终驾崩,萧骆北便顺风顺水的继承了皇位,成为了景朝的新帝。

    他想,这都是月华带给自己的天命,比以前更爱他、更疼惜他。在二人如胶似漆的感情中,月华的身体越来越好,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

    再过了一阵子,萧沉影归朝复命,受封了平安王的封号。

    萧沉影前来御书房面圣谢恩,身边却还带了另外一人。

    那人年龄与月华相仿,美得如同莹玉雕刻而成一般,令人呼吸都快要停止。他五官立体,右瞳呈暗金色,颇有些异域风情的意味,穿一身红衣,艳而不俗,静静的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

    他与月华十分不一样,月华是清幽典雅的空谷幽兰,而他是暗香袭人的艳丽玫瑰。

    “臣弟有一事相求,”萧沉影带着那红衣美人跪在萧骆北面前,“臣弟身边这位,是臣弟在西域邂逅的心上人,名叫慕晚舟。求皇兄赐婚于臣弟与晚舟!”

    “如此?”萧骆北懒懒撑着额,来回打量自己的弟弟和这叫慕晚舟的美人,却发现那慕晚舟自从进了御书房,并不惧怕圣驾,甚至根本没有看自己,一双美目只痴痴的侧望着萧沉影。

    就好像月华看自己那般。

    想到月华那可爱灵动的模样,萧骆北的心情便十分好了。

    “准了。”他抬了抬手,愉悦的回答。

    “臣弟谢过皇兄!”萧沉影大喜,与那慕晚舟连连磕头谢恩,然后手拉着手开开心心的出去了。

    萧骆北看着二人的背影,“啧”了一声,自言自语道:

    “按四弟的个性,定是要大婚之后才肯春宵一刻。朕不如早些成全他们好了……”

    他想到这里,觉得此事应当同月华商量。他鬼点子多,想出来的主意一定有趣,便急急的往觅音殿奔去找月华。

    “阿北!”刚刚进殿门,月华小小的身子便扑了上来,投到他怀里,像只猫咪一样蹭来蹭去。

    “怎么了,月华?”萧骆北见他一来就撒娇,喜欢得不行,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被他融化了。

    “他们说,你要立我为后?”月华瞪大了眼,定定的看着他。

    “谁说的?”萧骆北有些意外,“不过,这还真是个好主意,朕之前怎么没想到?”

    月华却嘟着嘴,一脸不大高兴的样子。

    “当了男后,是不是便不能出宫去了?”他恹恹的问,“六宫之主的礼节繁琐得很,我不想当……”

    萧骆北故意板了脸逗他:“你要不当,那朕可就立别人了。”

    “那不行!”凤月华紧紧搂住他胳膊,“你不可以不要我的……”

    “傻瓜,谁说朕不要你了?”萧骆北环住他身子,“朕只要你……你要愿意做朕的男后,那自然是好。你要不愿意,那个位子朕就一直为你空着。”

    “那……”月华大眼睛悠悠一转,“我也不是完全不愿意当,就是你得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

    “等我做了六宫之主,你也要带我去玲珑阁玩,好不好?”月华俏皮的歪了歪头,莞尔一笑,“我喜欢那里的饭菜,也喜欢三秋酒。我不能接受这辈子都不可以再去的……”

    萧骆北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嗯……景朝皇帝与皇后一起逛窑子,好得很,真真好得很!

    “行,不仅要带你去,还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好不好?”他一把抱起他可爱的小祖宗,往殿内走去。这满脑子突发奇想的妙人儿,自己哪里能够拒绝他的任何要求呢。

    “真的?!”凤月华开心得立刻在他脸上重重一吻,“我就知道阿北对我最好了!”

    萧骆北淡笑着,侧头去吻他。他渐渐安静下来,呼吸却慢慢急促,薄红也染上了脸颊。

    萧骆北爱极了他这副情动的样子,难以克制的将他带入了床榻内,放下了帷帐。

    正好,朕的大婚与四弟的可以一起举行。

    关于大婚的细节,等下再问月华。

    萧骆北一边想着,一边觉得自己这个点子妙极了,唇角忍不住泛起笑意。

    悠悠月上西楼,款款满室情深。

    人生的所有初见,都是这般美好。

    而接下来的每一天每一夜,也但愿能如此这般,良辰美景、朝朝暮暮,我如星、君如月。

    (完)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的最后一个番外,也给了活泼灵动的小凤一次HE

    本文也可以看成是“如果小凤没有死”的平行世界,还算是全员HE?(除了逐川……)

    到这里这篇文就正式完结啦,感谢大家支持。下本再见,可见作者专栏,12月1日开文QAQ

您正在阅读《暴君以为我爱惨了他》的章节:第八十七章 番外四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8457/15606218.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