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硬汉老爸是粉红色[年代] > 正文 第89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鹿崽同样是出来上洗手间的, 没想到方走过来就碰上禹时森被告白,思及此时路过会让女生不好意思,便先避到一旁, 打算等她们走了再悄无声息的离开。

    但万万没想到,这么大个瓜,连叶带秧, 最后“砰”的下砸到了她的头上。

    而震惊、不可思议、慌乱等种种情绪齐齐从胸中腾起,令鹿崽此刻方寸淆乱,脑中一片乱码什么都想不出,只能双眼大睁的望着过道对面的墙壁,手下无意识的将衣摆攥揉成了咸菜团子。

    她呼吸声急促而又紊乱的在心中祷告着着两人快离开,快点离开。

    …

    另一边,在女生捂着泪脸夺路而逃后,禹时森也准备走人,转身的一瞬间, 余光不经意的扫到了投射在右后侧墙面上,身形被拉的长长的影子。

    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禹时森“嗖”的下扭回身子, 注视着有着一头如海藻般及腰长发的影子, 满目震惊, 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是鹿崽!

    3650天的相处, 鹿崽早已在他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因此只凭气味、脚步声或者是一个朦胧的剪影,他便能在万千人中, 准确的找出鹿崽。

    鹿崽怎么会在这里?

    她是不是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

    现在该怎么办?

    额头见汗的禹时森,一颗心高高悬起。

    那边的鹿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平复,大脑总算恢复了一丢丢的清明, 这才发现周遭已无哭声,心想着他们应该走了的同时,小手扒着墙棱,悄悄地探出小脑袋窥察。

    不出意外地,她的视线撞进了禹时森的眼底。

    四目相对,两人的双眼同时瞪大。

    鹿崽:“!

    禹时森:“!”

    这一刹,除了两人“怦怦”的急促心跳声,万物静止。

    不知过了多久,率先反应过来的禹时森,攥着冒了汗的手心,拖着似灌了铅的双腿,步伐缓慢而又坚定的一步步朝鹿崽走去。

    “鹿崽……”

    眼看他离自己越来越近,鹿崽慌乱紧张之下,一把捂住脸,闷声闷气的大喊:“我、我不是鹿崽!”

    禹时森抬起的右脚因惊愕而顿住。片刻后,如同玉石击打一般优雅纯粹的朗润笑声,犹如一串串跳跃着的音符从他口中飘出。

    他的鹿崽,可爱的犯规。

    意识到自己犯了傻的鹿崽,面上温度升高。

    经鹿崽这一打岔,禹时森的慌乱无措减少许多,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汗湿,但此刻他并没心情关心后背,而是再次抬脚走到鹿崽身边,拉下她捂脸的手,声音颤抖的唤了声“鹿崽”。

    鹿崽身体瞬间紧绷得像拉满了弓的弦,注视着他指节分明,手指修长的手,脑子里嗡嗡作响,不知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禹时森另一只手渐渐收拢,攥紧,心中下了个决定。既然鹿崽已经从侧面知道了他的秘密,那就趁机表明自己的心意,虽然这与他幻想中,浪漫的表白时机有着天差地别,但,他不想再等了。

    他不想也不愿再看到有人觊觎他的宝物。

    他深深呼了口气,感受着自己如擂鼓的心跳,颤着声音道:“鹿崽我喜欢你,不是兄妹之间的喜欢,而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我不想再做你的哥哥,而是想做你的男朋友、你的禹先生、与你白头到老的爱人。”说完,四肢微微颤抖的他,整个人好似变成了一只通红的虾子。

    这下,鹿崽大脑彻死机,眼神空洞的呐呐,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说他听,“怎么会这样呢……我们明明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呀……怎么可以做情侣呢……”

    尽管禹时森再三在心中默念自己要成熟、要冷静,但一听到鹿崽心中认定了他们只能做朋友,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眼中窜起两股小火苗,情绪激动的说:“若是青梅竹马不能做夫妻,那‘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又是什么?”

    鹿崽神色呆呆的抬头望着他。

    这一幕,落在路人们的眼中是一幅极美的画面。

    ——在头顶上的霓虹灯,不停的变化着角度和光度,闪闪烁烁、忽明忽暗下,梦幻浪漫和迷离的氛围充斥着整个舞厅。

    灯下,男生垂首深情的俯视着女生;而身高只及他胸前的女生,眼神迷离羞涩的仰望着他,一串串无形的粉红泡泡不断的从两人周身溢出,升空飞舞。

    多美啊!

    看的他们都春心萌动了。

    然而,看的兴奋的直搓小手手的她们并不知道。

    鹿崽回答的是,“是诗句呀。”

    ……

    大脑死机的鹿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

    只知道神魂归位时,自己正抱着膝盖窝在自己房间里的沙发里,而她也像喝醉酒断片了一样,记忆只停留在“是诗句呀”的那句回答上。

    但,这也表明了她大脑中还存留着禹时森的表白。

    想到那些话,鹿崽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通红。

    她一把抽出腰枕用力抱住,小脸埋进枕头里,心中放声大叫:啊啊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们不是约定好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永远不分开吗?!禹时森你个大臭猪!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坏草莓!你这个鼻子会变长的小饼干!

    啊啊啊!

    鹿崽双颊绯红,发丝凌乱的从腰枕中抬头,气妇妇的握起小拳头朝腰枕敲了下去,“打你个臭猪猪!打死你打死你!”

    人最不禁念叨。

    “叮铃铃”的座机铃声响起。

    正揍“禹时森替身”的鹿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表情呆呆的举着小拳头,看了桌子几秒,才发现是桌面上的电话在响。

    她赶紧单手抱着腰枕跳下沙发,去接电话,“喂?”

    “是我,”禹时森清澈的声线顺着滋滋的电流声传来,“桌上放着李记的砂锅粥,这会应该温度正好,你乖乖的先喝粥,喝完再继续拿枕头出气好不好?若是……枕头还不够出气,明天我亲自送上们给你出气好不好?”

    鹿崽下意识把拿着腰枕的手藏在了身后,犹如一只生气的小老虎般,挥舞着软绵绵的爪子,奶凶奶凶的高声反驳:“我才没有揍腰枕!一下都没揍!”

    电话那头响起一阵轻笑,似淙淙的泉水从鹿崽耳尖穿过,“哦,原来是腰枕啊!”

    鹿崽:“……”

    禹时森听着对面的沉默,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朵根,此时的鹿崽肯定是懊恼的鼓着小脸,气呼呼的瞪着电话。

    他颤着手指抚着桌面的相框内鹿崽的照片,情难自禁的再次表白心意:“鹿崽,我喜欢你,比你想象中的喜欢还要喜欢,所以,你试着接受我好不好?”这句话在舞厅时他就想说了,但鹿崽的那句“是诗句呀”一出,他被哽的哑口无言,一瞬间大脑全空,只能傻傻的拉着鹿崽回去。

    想到自己当时的同手同脚,红意悄悄的爬上了耳朵根。

    听到这话,脸色爆红的鹿崽,仿佛电话烫手一般,“啪”的扔掉电话,待听到电话里又传来禹时森的声音,连忙拿起电话挂了,想了想,把插头也拔了。

    哼!这下看你还怎么打进来!鹿崽顶着烫的能冒烟的小脸,气呼呼的抱着腰枕想。

    方想再回到沙发上,便看到了桌面上放着的砂锅粥。

    哼!不吃不吃不吃!才不要吃说话不算话臭猪猪的东西!不仅不要吃,还要把这些年他送的东西都打包还回去!

    只是在找出纸箱准备收拾东西时,鹿崽望着房间,陷入了沉默。

    ——墙面上挂着的相片里,每一张里都有禹时森的身影,从7岁到现在。

    ——阳台上摆着的花草,除开爸爸给她弄来的那一半,剩下的一半皆是禹时森为她搜罗来的,其中的昙花,更是他坐亲自坐火车去外省淘换来的。

    ——从10岁后,每年她都会收到禹时森根据她年龄送的生日礼物,10岁是10件,11岁是11件,依次类推,他说,这是在补自己10岁前不过生日的那一份,他还说,以后他每年都会这样送……

    原来,自己的青春,自己成长的每一步都有他的参与呀。

    ……

    另一面的禹时森,再拨打电话时发现电话播不通后,非但没生气,反而眼睛亮亮,欢喜的不得了。

    以他对鹿崽的了解,鹿崽刚才并没有说“不好”而是直接挂了电话,说明鹿崽并不排斥他的心意,只是一时间接受不能!

    认识到这一点,他开心的几乎是长啸出声,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在啸声在出口之际,他又硬生生的吞咽了回去。

    他死死攥着拳头来克制着因兴奋而颤栗的身体,来回踱步,低声叮嘱自己:“不能孩子气,要成熟要稳重!要做个让鹿崽能感受到安全感的男人,而不是男生。”

    既然鹿崽是一时间接受不能,那他从明天开始便以“追求者”的身份出现,让鹿崽适应!

    可追求者都该怎么做呢?

    感情完全是一张白纸的禹时森,辗转反侧了一整夜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决定要加倍对鹿崽好。

    这让鹿崽恐慌极了,不知该这么面对禹时森的她,只好选择了躲避,告诉家人最近她谁都不见,特意重点强调了“包括禹时森”。

    林海峰等人以为是女儿高考发挥失常了心情不好,在见她除了不想见外人以外,日常还是开开心心的,便放下心来,任由她去。

    但等高考成绩下来,身为“文科状元”的女儿还是这般不见外人,林海峰心头浮上浓浓的不解的同时,开始暗中留心起女儿来。

    得知鹿崽考的这般好,向阳队的众人都快高兴疯了,不仅红幅挂到了三里地外,宴席也同样摆到了三里之外,队里的鞭炮声从早响到晚。

    虽然如今队里的各家各户皆在城里办起了工厂,又在城里买了大房子,但大家却更喜欢在队里住,用他们的话说,自从林海峰和鹿崽回来后,发生了太多惊心动魄的事,而他们所有人也在这些事件中,慢慢的凝聚成了一股绳,把向阳队变成了一个大家庭,所以住在独门独栋的城里,哪有住在大家庭里来的热闹?

    特别是讲究落叶归根的老人,如今更是连曾经特别向往的城里都不愿意去了,每日坐在队口的大槐树下,下棋谈天,感慨过去那些肚皮都填不饱的艰苦岁月,一感慨,大家就忍不住夸起林海峰和鹿崽来。

    因此,队员们再次为谁承包鹿崽的庆祝宴而吵得不可开交,谁都不愿意让步,最后不得不再次抓阄。

    但,抓阄也不顺利,抓到阄的刘大叔高兴的还没来得及笑,只是刚扬了扬手。

    “唰唰唰”——以三爷爷为首,他腿边的沙发上,立马躺下一群捂着胸口,表情痛苦,嘴里哎呦哎呦叫唤着“你小子刚才撞到我了”的小老头。

    鹿崽看被强行碰瓷的刘爷爷,保持着扬手的姿势石化掉,笑的眉眼弯弯。

    如今定居在向阳队养老,成功被三爷爷同化的王一川,看到鹿崽笑,用胳膊捣了捣三爷爷的胳膊,下巴朝鹿崽点了点,于是两个老头一同伸手摸向了刘大叔的裤子,而后在指尖碰到裤子的一瞬间,齐齐搂着胳膊,表情夸张的痛呼刘大叔的裤子把他们的胳膊打断了。

    鹿崽成功的被如此不走心的碰瓷理由,逗得肚子都笑痛了。

    笑声刚歇,待在看到前来组祝贺的公安叔叔和同学们,小脸上又重新绽放出灿烂至极的笑容。

    林海峰望着女儿的笑容,眉心不解的蹙起,女儿的表现,根本不像是心情不好不想见外人的模样。

    既然如此,女儿为什么要说“谁都不见,特别是禹时森呢?”

    恩?特别是禹时森?

    林海峰再次抬眸望着出落得人比花娇的女儿,眼神闪了几闪后,面色瞬间变得漆黑,牙齿咬得咯咯响。

    臭小子,竟敢打鹿崽的主意!你给我等着!

    只是,没等他先去找禹时森,禹祈安先带着儿子登了门。

    自从鹿崽开始躲着自己后,禹时森便知道是自己太急吓到鹿崽了。

    这种情况下,他决定缓一缓,给鹿崽想清楚的时间,但他的心却不受理智的控制,时刻叫嚣着想见鹿崽。

    他只能用理智强压着心,强制自己去做别的事转移注意力。

    可有些事越压越反弹的越厉害,且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鹿崽还是不见他,他不由得变得焦躁不安,心像缺了一个洞一样,空荡荡的找不到底。

    禹祈安和林海峰一样,原以为儿子也是因为高考才反常,但看到成绩下来后,儿子一点都不见好转,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儿子好好谈谈了。

    “嘿,兄弟,先前你说你要和鹿崽分占文、理状元,然后升同一所大学,如今你也做到了,但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禹祈安问这话时,仔细观察着儿子的表情,见儿子在听到鹿崽的名字时,身子瞬间变得紧绷,心中长长的“哦”了一声,懂了。

    他试探的问:“是和鹿崽吵架了?”

    禹时森缓缓摇头,“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要不你和我说说?我比你大了这么多,有些事说不定我能给你出点主意。”

    过了好久好久,禹时森开口说了自己表白的事以及鹿崽的反应。

    其实他并不奢望老爸能给出什么意见,满腹心事快憋爆炸的他,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

    禹祈安被他的话震得差点滑掉下沙发,他望着儿子,面上喜忧参半,喜得是儿子终于开窍了,开窍的对象还是鹿崽!忧的是儿子怎么这么傻呢?鹿崽不开窍就不会做一些事让鹿崽开窍?

    “鹿崽的路不通,你就没想过换条路走?”他恨铁不成钢的道。

    禹时森茫然,“什么路?”

    “我问你,这个世上,谁在鹿崽的心中占的份量最重?”

    禹时森抿了抿唇,老老实实的回答:“林叔。”

    “那不就得了?你就没想过从你林叔下手?”

    “这和林叔有什么关系?”

    “你!算了!明天你好好捯饬下,我带你去见你林叔!”禹祈安看着仍没想通关节点的儿子,丢下儿子,火速去找妻子。

    孔晴一听丈夫说儿子喜欢上了鹿崽,而鹿崽也没明确拒绝,惊喜的连声问了三遍后,才相信丈夫不是在骗自己,当下幸福的眼前发晕。

    操碎了老父心的禹祈安,拉着妻子的手嘀嘀咕咕:“明天我们去了就这样说……”

    孔晴听得眼睛晶亮,连连点头。

    于是翌日一大早,禹时森在孔晴的要求下,连换了十几套衣服后,一家三口出发前往林家。

    一到林家,看到林海峰冷冷的看着儿子,禹祈安便知道他已经知道这事了,心头重重一跳,连忙拉着他推心置腹:“老林啊,孩子们都大了,所以他们感情的事咱们这些做家长的别参合,让两个孩子自己处理,毕竟我家时森是在你眼皮底下长大的,他为人怎样你比谁清楚,所以除了你,这个世上他是第二个不会欺负鹿崽的男人。”

    他隐晦的拍完马屁,又不动声色的给其他男人上眼药,“若是两个孩子成了呢,咱们皆大欢喜,若是不成,你就把时森当成鹿崽感情路上的一块磨炼石,给鹿崽累积经验用,你也知道,咱们鹿崽单纯的就像一块琉璃,所以要是一点经验都没有,以后被其他男人骗了怎么办?咱们断然是可以帮鹿崽出气,可鹿崽已经受了委屈,咱们就是出气也晚了啊!”

    姜还是老的辣。

    林海峰被他的经验之论打动,不得不说,智商、身材、容貌皆是一等一的禹时森确实是块最好的磨炼石,有他摆在前,两个孩子若是不成,以后鹿崽也只会找比他更优秀,更疼人的。

    只是,他挑着眉问:“你舍得?”

    “怎么舍不得?我多疼鹿崽你不知道?”禹祈安状似生气。

    林海峰微微抬着下巴,“我知道了。”

    下午,林海峰去找女儿谈心。

    鹿崽此刻咬着唇抓着电话满脸纠结,她想打电话向禹时森道一声恭喜,却又怕禹时森又会告白。

    听到敲门声响,她连忙放下电话去开门。

    林海峰一眼看出了女儿面上的纠结,但他装作没看到,走进来坐下,笑着柔声道:“爸爸想和你谈谈关于禹时森和你表白的事,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虽然被爸爸知道了这事有点不好意思,可面对把自己看的比命还要重要的爸爸,她藏不住一点小秘密,她靠着爸爸坐下,像小时候那样,把头靠在爸爸的肩上,绞着手指,双颊微红的说心里话,“我也不知道。”

    林海峰也如她小时那般,满目宠溺的抚着她的头发,轻声问:“那他向你告白时,你讨厌吗?”

    鹿崽轻轻摇头,“不讨厌。”

    林海峰微笑,“既然如此,你出去玩一段时间,各所大学不都在极力邀请你去他们学校参观,感受他们学校的魅力吗?那你就去看一看,顺便想想这件事,然后回来告诉他答案,如果你喜欢他,那可以在一起试试,如果不喜欢,就明确告诉他。

    “而想验证你是不是喜欢他也很简单,你试着接触接触别的男孩子,如果你不会拿他们与禹时森作比较,那你就是不喜欢禹时森。”

    鹿崽不解:“为什么这样就能验证呀?”

    林海峰柔声问:“你会把旁的男生与小四他们做比较吗?”

    鹿崽恍然大悟:“我懂了。”

    在她心中,林四是哥哥,禹时森也是哥哥,而其他人不是。

    ……

    于是第二天,鹿崽收拾了行李出远门。

    第一站自然是她要报考的国大。

    国大对她到来,表示了高度重视,安排了一堆的学长学姐陪着他参观校园,聊关于校园的一切,务必要让她感受到学校的魅力,不会被别的学校拐跑。

    而本来有点不乐意的学长们,在看到鹿崽后,眼睛亮的惊人,态度来了个180°大转弯。

    鹿崽乖乖的按照爸爸交代的,试着接触学长们。

    半个月后,鹿崽得出了答案。

    这半月来,她接触了无数学长,虽然她不会在心底拿他们与禹时森相比较。

    但她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她在看到新奇的事时,会下意识的想与禹时森分享;她在吃到好吃的小吃时,会下意识的想找禹时森撒娇,想让禹时森学会这个以后做给她吃;她还发现了一点,面对其他男生时,她只会像个完美的大人般挂着得体的微笑,而在禹时森面前,她是不完美的,因为她会撒娇、会生气、会耍赖、会……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想禹时森了。

    她对着电话那头的爸爸说:“我好像是有点喜欢禹时森……”

    林海峰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话筒内传来,“爸爸知道了。”

    学校为即将离开的鹿崽,举办了一场夜街欢送会。

    高高悬挂的霓虹灯从校门口排到了后门,站在顶楼俯视底下,连成一片的灯光就像是一条闪光缎带,亦真亦幻。被灯光照射的多彩的石子小路两侧,摆满了摊位,学长学姐们围在各个摊位前挑选着心仪之物。

    鹿崽也看上面具摊上挂着的狐狸脸面具,刚要抬手去取时,一只手摁住了她的手,一道再耳熟不过的清澈男声在耳边响起。

    “同学,你好。”

    鹿崽不可置信的扭头,目光撞入一道含笑的双眼中。

    明明他头顶灯河,但此刻,他眼中唯一的星光,是自己。

    鹿崽双目睁大,呐呐:“禹……禹时森……”

    “我在,一直都在。”

    感觉到眼中浮起水雾,连忙眨了眨双眼,手指向摊位,娇俏的道:“禹时森你给我买狐狸面具!”

    “不买,面具是大人玩的。”

    “我就是大人!”

    “大人都有男朋友,你……有吗?”

    一抹醉人的红晕,衔上她的眉,掠过她的眼。

    鹿崽目光潋滟的注视着前方,小手指摸索着去勾另一双大手,在勾到的一瞬间,她听到自己强自镇定的声音响起。

    “我有。”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花~

    谢谢你们陪着鹿崽长大,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但到了嘴边,发现心潮澎湃的只说得出谢谢两字。

    谢谢。

    谢谢。

    鞠躬。

您正在阅读《硬汉老爸是粉红色[年代]》的章节:第89章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8389/15595563.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