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言情 > 怦然为你 > 正文 第164章 —全文完— 我愿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4章 —全文完— 我愿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起吃过早饭后, 方若桦和时懿要去一趟医院,看望时懿前几天刚刚生产完的表嫂。嘉嘉黏人,想跟着妈妈和姐姐一起去, 方若桦怕她年纪小, 抵抗力差,不爱把她往医院带, 傅斯恬便自告奋勇,接下了在家照看嘉嘉的任务。

    嘉嘉虽然还是害羞,但心底里却是愿意和傅斯恬呆在一起的,因此便也没闹, 乖乖听话了。两人一起上了楼,在玩具房里玩乐高,不多时, 就消除了生分,亲亲热热地玩在了一起。

    方若桦和时懿回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两个背影, 胳膊挨着胳膊, 斜坐在爬行垫上,专心致志地一起玩着什么。午后的暖阳, 透过玻璃,爬满她们的头发,暖洋洋,毛绒绒的。

    方若桦和时懿停在楼梯口,生出一种不忍打扰的心思。

    “斯恬和小孩子相处很有办法。”方若桦轻声感慨。

    嘉嘉有一点认生, 很少能这么快亲近一个大人的。

    时懿望着毫无察觉的两人,眼神是不自知的柔软:“可能是她自己有时候也像个小孩子。”

    方若桦心思微动,关心她:“明年结婚以后, 有没有打算要个孩子?”

    时懿漫不经心:“还没有打算过。”

    “那是有打算?”

    “不一定。”时懿侧头,敛了些笑,顿了顿才说:“我不是太想要,如果斯恬很想要的话,我会考虑一下。”

    是假话也是真话。她不讨厌孩子,但是也没有执念要有孩子。孩子还未在她的计划里出现过,她一直想的都是,她的人生,有傅斯恬就是圆满了。

    方若桦不知道她是真的这么想,还是怕自己勉强傅斯恬才故意先把责任揽走。她开明地表示:“不论要不要,你们自己考虑清楚,不会后悔就好。我相信你们两个都是自己有把握的孩子。”

    时懿眼眸深深地望着她,方若桦坦坦荡荡地与她对视着。

    时懿眼神柔了下去,答应:“嗯,你放心。”

    方若桦点头:“我放心。”

    前几年送别父亲后,她曾看过一个作家写父母“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这些年,在嘉嘉抽条式的成长与时懿飞速的成熟中,她越来越有感触:倒过来,也是如此。

    孩子总归会长大,总归会有父母无法陪同的道路要走。父母总归要从他们的身前,慢慢走到他们的身旁,最后,退到他们的身后。放手和目送,是教导之责后,能尽的最后一个责任。

    再不放心、再不舍,也该如此。

    时懿已经长大了,她不会再干涉时懿的人生了,只盼她能一生无悔。

    “你进去陪她们。”她平和地说:“我下去看看阿姨午饭准备得怎么样了。”

    时懿应:“嗯。”

    方若桦目送着她走身傅斯恬,走向那条属于她自己的路,满目温柔。

    晚上,身业公司有年会,方若桦要出席,不在家里吃饭,时懿和傅斯恬便决定带嘉嘉一起出去吃,感受一下圣诞节的氛围。

    三个人挑了一家节日气氛浓厚的亲子餐厅就餐。餐厅里,圣诞树高耸,旋转木马装点成了麋鹿模样,圣诞老爷爷背着包裹,在昏暖的灯光下四处游走,给孩子们发放糖果。

    充满了天真又梦幻的味道。

    时懿和傅斯恬坐在单独隔断的雅座里,隔着长长的距离留意吃饱了就迫不及待跑进了玩乐区,坐上了新一趟旋转木马的嘉嘉。

    “你喜欢孩子吗?”时懿忽然问。

    傅斯恬看着旋转木马上那一个个小小的身影,点头:“喜欢。”

    “想要吗?”

    傅斯恬愣了愣,转回头看时懿。时懿注视着她,温和而认真。

    傅斯恬颤了颤睫,也端正了神色,问:“你想要吗?”

    时懿坦白说:“我没什么感觉。”

    傅斯恬迟疑说:“我也还好……”

    “可你不是喜欢吗?”

    傅斯恬咬唇,有些艰难,答非所问:“我能做好吗?”

    她很轻地说:“时懿,我不知道在孩子成长过中,很好的父母是什么样的。”

    她没有见过。

    她害怕。

    时懿心口一瞬间泛起细密的痛。她起身坐到了傅斯恬的身边,包握住她放在餐盘边微握成拳的手,笃定说:“你可以做好的。”

    傅斯恬动容,犹疑不定。

    时懿无意勉强她,又说:“但如果你真的没做好准备,那我们不要也很好。”

    想来,来来一定会是全世界最爱孩子的妈妈。养孩子一定会占走她绝大部分的精力。

    她绽放出一抹妍丽又郑重的笑:“毕竟……这样,你就真的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能独占你,”她凑近了,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气音说:“时壹壹,求之不得。”

    拂动一池春水。

    傅斯恬听见了自己骤然加重的心跳声。

    她偏头望身时懿,咫尺之间,时懿清亮的眸,在灯影下熠熠生辉,如湖温柔,如星璀璨。

    傅斯恬心如鹿撞。

    她发现,不管认识多少年,不管彼此间有多熟悉,时懿始终还是那个她多看一眼、多听一句话就能面红耳赤、怦然心动的女孩。

    她捂住时懿的眼睛,轻吻她的脸颊,在心底回答:

    我有你这个宝宝,也已经别无所求了。

    *

    次年九月,申大举行百年校庆,广邀五湖四海的校友回校参访。时懿、傅斯恬和陈熙竹、尹繁露她们一年没见了,便约了时间,一起返回申城,参观学校。

    常驻申城的简鹿和来接的所有人的机。早在去年时懿和傅斯恬圣诞回申城度假时,她们就约见过一次了。那时虽说是简鹿和主动向时懿提出的想见见傅斯恬,但久别重逢,简鹿和真见到了傅斯恬,想起了那一年的不欢而散,多少有些尴尬和局促,是傅斯恬一点都不生分地主动伸手,抱住了简鹿和,用一句“鹿和,好久不见”,抹去了过往所有的裂缝。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怪过简鹿和。她感谢她,在那些时懿最难过的日子里,鼓励、照顾了时懿。时懿能有这样真心为她的朋友,她和时懿一样珍惜。

    当年毕业,由于尹繁露的出国、傅斯恬的缺席,除了班级和专业的大合影,她们宿舍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穿着学士服的正经合影。这次回申城,是重逢后,五个人第一次齐齐聚首。简鹿和提议,这次说什么都要补上。

    大家都有此意,不谋而合,便约了摄影师、租了学士服,一起脱下了高跟,换上了青春里,学生最常穿的t恤、帆布鞋,套上学士服,互相帮忙整理着领子、帽子,埋汰着,对比着,笑着闹着,一起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她们像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一样,走过往返无数次的宿舍、教学楼,在藏书万卷的图书馆里、在碧波荡漾的白鹭湖旁、在绿草如茵的小操场上,在光影细碎的林荫树下,排列队伍、摆弄造型,享受迟来的毕业快乐。

    细汗在她们鼻尖闪烁,笑语在她们周身徜徉。

    一直边走边拍到傍晚,晚霞满天,她们走到了那一年举办了工商院毕业典礼的小礼堂前。

    往上望去,台阶上,小礼堂的门是打开的,门前摆放的布告板上粘贴着几张电影海报,都是和校史人物相关的,应该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校庆日做准备。

    时懿提议:“进去看看?”

    大家都没有意见。

    时懿便牵着傅斯恬的手走在前头,走进礼堂前厅,往下走去,步入礼堂正厅。正厅里,申大校歌的旋律在缭绕,有一个男人正站在礼堂最前面调试正中央放下来的幕布,好像是工作人员。

    傅斯恬敲了敲门,礼貌出声:“你好,我们是工商院毕业回来的校友,请问我们能进来参观一下吗?”

    工作人员目光在傅斯恬身上停留一秒,转到时懿身上。

    时懿几不可觉地点了一下头,男人便答应说:“可以呀,欢迎欢迎,请随意参观。”

    傅斯恬刚想道谢,身后陈熙竹和简鹿和突然都“噗嗤”笑出了声,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傅斯恬莫名,转头关心她们:“怎么啦?你们笑什么?”

    时懿心微微提起,眯了眯着眼使眼色。

    陈熙竹和简鹿和连忙憋住笑,异口同声:“没什么。”

    傅斯恬:“???”奇奇怪怪的。

    尹繁露打岔,转移傅斯恬注意力:“走啦,快进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场景拍几张照。”说着,她率先往前走去。

    傅斯恬不疑有他,转身跟了进去。

    时懿悄悄给礼堂另一侧入口处站着的方若桦、嘉嘉、江雪玫、傅建涛、傅斯愉挥了挥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五个人一起在礼堂窗边,以晚霞为背景板拍照,工作人员好像调试完了,突然邀请:“你们要看看校庆的宣传片吗?”

    陈熙竹分外兴奋地回:“可以吗?”

    工作人员笑说:“可以呀。”

    时懿自然地接话,问傅斯恬:“那我们看看?”

    傅斯恬当然没意见。

    时懿领着她在最中间的第一排落座,陈熙竹、尹繁露和简鹿和借口太近了,挑了她们后几排的位置坐下。

    傅斯恬问时懿:“那我们也到后面?”

    时懿看她一眼,也不应她,唇角挂着笑,牵着她的手,完全没有要起身换座位的意思。

    傅斯恬以为是她的小任性,笑了一声,便也由着她,坐正身子,不换了。

    工作人员贴心地把礼堂的窗帘都放下了,室内陷入短暂的黑暗。不过两秒,钢琴弹奏的乐声带着白色幕布亮起,傅斯恬的眼前出现了两只站立着靠在一起、动漫拟人形的小兔子。

    一白一灰,耳朵长长、眼睛大大的,分外可爱。

    傅斯恬眼睛都亮了,忍不住夸赞:“好可爱呀。”

    时懿唇角偷偷地翘了起来,故作淡然地只“嗯”一声。

    画面动了起来,宣传片开始了。

    是一个动漫版默片形式,画面精致流畅,画风清新温暖,看得出是一个非常用心制作的作品。就是故事和申大有什么联系,傅斯恬看了一分多钟后还不能明白。

    故事的一开始,是一群小动物一起生活在一片森林里,有一只白色的小兔子,不知道为什么,被困在了森林角落的一处孤岛上,一条小河,隔绝了她与其他的小动物的来往,她只能羡慕地看着森林里其他的小动物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黯然神伤。

    有一天,森林里来了一只灰兔子,发现了这只被困住的小白兔,砍了大树,搭建了一座桥,牵着小白兔走出了孤岛,一起走进了森林。

    她们一起玩游戏、一起捉蝴蝶、一起看星星,日子过得很幸福。

    可是有一天,一只大灰狼突然兽性大发,想要吃掉她们。

    小白兔就和小灰兔牵着手一起逃跑,一直跑到了一个树洞里躲着。大灰狼穷追不舍,眼见就要发现她们了,小白兔从树洞里跑了出去,引走了大灰狼,与大灰狼一起跌下了山谷。

    小灰兔救她不及,下山找她,却什么都没找她。她不甘心,就一直找一直找,逢人就问,始终记着小白兔。

    斗转星移,小灰兔长大了,离开了那片森林,去到了更广阔的森林。在新森林的学校里,她遇见了一只和小白兔很像的兔子。

    她们相知相爱,一起读书、一起出游、一起睡觉,在凤凰花下拥抱,在星空下接吻,最终,却在风雨交加夜里吵架、在动物来动物往的街头分手。

    她们背对背而走,彼此转身的那一刻,画面里,天上所有的星星都暗了,世界陷入永夜。

    小灰兔背对着小白兔而走,透明的灵魂却飘身了小白兔;小白兔也是。两个身体在一分为二的银幕里奔波劳碌、苟延残喘,两个灵魂在黑夜里无助漂泊、无法脱困。

    一直到有一天,她们又在一条河流面前相逢了。

    灵魂归位。

    这一次,小灰兔拿着木板,不想搭桥了。河对岸,小白兔看着她,忽然直接跳入了水里。

    小灰兔吓到了,也跳了下去。

    小白兔猛地浮出了水面,满脸是笑,朝她游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小灰兔。

    那一瞬间,画面里,所有的星星又全部亮了起来。

    礼堂里,暗蓝色的星海也在同一瞬间跟着片尾里抒情的音乐声闪亮了起来,幕布与墙壁,墙壁与天花板,整个礼堂,连成了浩瀚无垠的星空。

    举目皆是星光,仿佛置身银河之中。傅斯恬怔怔的,在如梦似幻的光线中,她看见,后排坐着的不仅仅有陈熙竹、尹繁露、简鹿和,还有妈妈、叔叔、阿姨、小鱼和嘉嘉。

    “时懿……”她喉咙发干地呢喃。

    时懿清隽的眉眼,在朦胧的星光下分外温柔。她望着她,噙着笑问:“你猜,如果这个片子有声音的话,小灰兔此时此刻会说什么?”

    傅斯恬再是迟钝,也隐隐反应过来了。眼眶里有水雾在弥漫,她很想笑,可是鼻子却酸得不得了。她哽着声问:“什么?”

    时懿说:“我爱你。”

    她脱下学士帽,牵过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站起身,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玫瑰花与戒指,单膝跪下说:“来来,嫁给我好吗?让我陪你看往后所有的星光。”

    飒沓的流星下,她含笑的双眸,一如童稚那年澄亮,惊艳时光,温柔岁月。

    后排她亲爱的人儿们起哄声一片。

    傅斯恬眼泪忽然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心脏满胀得像是要炸开。

    她确信了,天不会再黑了。

    命运曾经无情从她这里夺走的一切,如今,终于都换了一种形式,一一归还给了她。

    她伸出手,抱住了时懿,抱住了她人生中唯一的、永不熄灭的恒星,含泪笑开:

    “我愿意。”

    —全文完—

您正在阅读《怦然为你》的章节:第164章 —全文完— 我愿意。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8379/15593619.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