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言情 > 咸鱼太子妃她恃宠生娇 > 正文 第147章 番外(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7章 番外(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亦行今日如常备好了晚膳送来。

    凌铉初故意沉了脸,指了指沙漏:“今日迟了半盏茶的功夫。”

    苏亦行觉察到他的不悦,便拉着他的手低声解释道:“方才在路上遇见了东宫里的一个妹妹,与她闲聊了几句,耽搁了时辰。”

    “你同她们有什么好闲聊的?”

    苏亦行将碗筷摆放好,拉着皇上坐下:“她说许久未见家中亲人了,有些想念。我想着过些时日便是她生辰了,陛下可以允她出宫省亲么?”

    “这些事由你做主便好。”

    这一段时间,她每日来陪他用膳,按理说天天见面已经足够。可他早就习惯了朝夕相对,晚上身边没有人蜷在他怀中,他只觉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有时候睁着眼睛到深夜,很想爬起来再来一把火烧了紫宸殿,这样她就只能搬来和他同住。

    用完了晚膳,她正要命人将碗筷收拾好便离开。凌铉初忽然道:“你误了晚膳的时辰,要罚。”

    苏亦行一顿,正要瞪他,余光瞥见宫女太监们都在,只好老老实实耷拉着耳朵道:“妾身知错。”

    “罚你整理好书桌上的奏折,搬到那边。”凌铉初指了指榻上。

    榻上还有一个书案,有时候苏亦行会送些点心来,便和他在哪小榻上一起喝茶吃点心。

    苏亦行走过去一本本收拾,他刚巧将那本提议选秀女的折子摊开摆在了最上面。

    谁承想,她看也不看就阖上了,然后将重重的一大摞折子分了好几批运过去。搬完抹着汗道:“陛下可还满意?”

    “满意。”

    苏亦行刚要告退,又听他道:“你事情办得好,朕要奖励你。”

    苏亦行皱起了眉头,他今日怎么这般奇怪,一会儿罚她,一会儿奖励她。

    “为陛下办事,乃是臣妾的本分。”

    “朕赏罚分明,说要赏便一定要赏。”

    “妾身谢陛下赏赐。”

    “赏你今晚侍寝。”

    苏亦行气结,这叫赏赐么?这比搬奏折可辛苦多了!

    奈何众目睽睽,她也不能揪他的耳朵,便只好咬牙应了。

    “不过朕公务繁忙,还辛苦你独守空闺了。”

    苏亦行哼哼了一声:“巧了,我公务也很繁忙。”她说着便让云朵将六宫的账册都搬了来,和凌铉初的奏折堆在了一处。

    苏亦行得意道:“瞧,比你的奏折还要高。”

    凌铉初咋舌道:“你身体刚恢复些,这六宫的事务能打理便打理,怎么事事都要你来管?下面的人都不做事么?”

    “六宫的事务现在就是一笔糊涂账,要一样样清算。强公公这些时日忙得一天没得闲,都瘦了十多斤了。我这里还算是少的。前日四哥入宫来探望,听说爹爹也忙得昏天黑地,五禽戏都不练了。”苏亦行从袖中取出一包点心来,“这是宫外的点心,陛下累的时候就吃一块。”

    他揉了揉她的头:“朕不累,你也别太辛苦。”

    “我不辛苦。”她说着翻开了一本账册看了起来。

    烛火摇曳,凌铉初批阅着奏折,却有些心不在焉。他的手每每触碰到那本奏折,都止不住抬头看她一眼。

    苏亦行倒是全神贯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翻完了一本账本。

    他拿笔敲了敲她的额头:“怎么翻得这么快,囫囵吞枣,不会出岔子么?”

    苏亦行捂着头哼哼道:“我可认真了,核对了两遍才翻过去的。不信你看!”

    凌铉初接过来翻了翻,这一笔一划标注得果然认真,随意翻开几页也都能对得上。他心中暗自惊叹,她这脑瓜子还真是灵光。

    “行儿,你若是男子,怕是都能去参加科考了。”

    苏亦行听得夸奖,止不住咧嘴笑了起来:“我娘亲也这么说过,不过话说回来,今年原本是该有科考的,因着此前的事情耽搁了。我听说年初的时候便有许多学子来京城备考,如今都翘首盼着不知今年是否还有机会参加科考呢。”

    “今年……”

    苏亦行见凌铉初犹疑,忙道:“我还听说,许多寒门子弟为了科考都是耗尽了家中积蓄凑够了盘缠。若是这一次不能参加科考,只怕这一生都不会有机会再来京城了。倘若这其中有治国之才,陛下若是错过了,岂不是很可惜。”

    他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此事朕心中已经有定论,考自然是要考的。只是要从春闱改成了秋闱,至于那些考生,朝廷也自有安排。”

    “陛下圣明!”

    凌铉初听着只觉得比吃了点心还要甜。苏亦行说话间又翻了半本账册,原本她的账册比他的奏折还多,如今看来,她只怕是早早就要看完了。

    于是他故意将那本选秀女的折子放到了她还没看完的一摞账目中。

    苏亦行果然没有察觉,一笔一划写得十分认真。他瞧着她的笔迹,倒是与他颇有几分相似。

    她翻过余下的账目,将它们整整齐齐放好,伸手拿起了那奏折翻了开来。打开来一瞧,赫然是大臣们上奏要皇上选秀女的折子。

    苏亦行愣住了,抬头看着凌铉初。他正低垂着眼眸批阅其余的奏折,似乎浑然未觉自己将折子放错了地方。

    她瘪了瘪嘴,将折子递到他眼前:“陛下的折子放错地方了。”

    他接了过来,翻开来瞧了一眼。一抬头,便见她正紧张地看着自己。

    “这些个大臣,平日里自己家的事情还管不好,还来管朕的家事。你说烦不烦?”

    “皇家子嗣绵延是国事。”苏亦行委屈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们说的…也没错……”

    “此事也不能全然怪你,往日里也是朕宠幸你少了。”

    苏亦行想了想:“也不少。”她搬来了彤史,“这个我都有记着呢,起初它才这么薄薄的一册,如今已经这么厚了。”苏亦行比划了一下。

    “那照这么说,确实是你的问题了。”

    苏亦行放下彤史,一脸忧愁:“可我自己把脉,太医来的时候也问过,都说我身子骨很好,理应没有问题的。”她撩起眼皮瞧了眼凌铉初。

    他咳嗽了一声:“朕自然也没有问题。”

    “那我替你把把脉。”她说着拉过他的手细细把起了脉。凌铉初哭笑不得,他本意是想让她紧张起来,最好能早些拿出那誓言书,他也好用来搪塞这些大臣。

    没想到苏亦行把了一会儿脉,一脸严肃道:“陛下,你身子骨确实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

    “肾气不足。”

    “……”

    下一刻,苏亦行被扛了起来:“今日朕要让你体会一下朕的肾气到底足不足。”

    她被丢到了龙榻上,手忙脚乱地阻拦着他:“不行不行,今晚的账目还没看完呢。若是现在侍寝,一会儿就起不来了!”

    然而她的叫声很快被堵在了口中,衣带滑落。苏亦行很快便缴械投降,乖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道:“陛下轻一些,我…我一会儿还要看账本呢……”

    对于她这般公然挑衅,凌铉初怎能饶了她。她竟会觉得他宠幸她之后还能有力气看账本!

    于是这一句话,召来了一阵狂风暴雨。苏亦行起初还能回应他,后来便像是一叶扁舟,只能随着惊涛骇浪摇摆。

    待云散雨霁,她整个人像是从水里刚捞上来,伏在他的怀中欲哭无泪。今晚的账目是没法看了。

    凌铉初抱着怀中的人去沐浴更衣,替她换上了亵衣,便将她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之后,这才轻声道:“朕还有些折子没有批好,你先就寝。”

    苏亦行气得快要吐血了,他这明明就是耍赖。

    凌铉初神清气爽地去批起了折子,想到床上还有个小美人在等着,顿时事半功倍起来。

    披好了折子,他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坐下,正脱靴子时,一双胳膊环住了他的腰。

    “怎么还没睡?”

    苏亦行委委屈屈道:“陛下,我若是不能尽快有孕,是不是就不能当你的妻子了?”

    他愣住了,转身揉了揉她的头:“你怎会有此念头?那折子就是些不长眼的大臣乱写,朕已经驳斥了他。皇后之位一定是你的。”

    苏亦行搂着他的脖子,两人翻倒在被褥中:“我不在意什么皇后之位的,我只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在意。”他捧起了她的脸,“行儿,你也知道,我一向心眼儿小。这里装了你,便再也容不下旁人了。我的宫中,有你一人便足够了。”

    苏亦行高兴地抱住了他,用力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凌铉初扬起嘴角:“那誓言书……”

    “其实我也希望陛下是我一人的。可东宫里那么多的嫔妃,倘若遣散了后宫,她们便都成了弃妇。若是出了宫,她们该如何自处?”

    这一点他倒是没想到。

    “不过,倘若陛下愿意每人写一份和离书,言明今后婚丧嫁娶再不相干,之后再赏她们安度余生的钱财,倒也是可行的。”

    “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凌铉初为难道,“只是这宫中的人……有些我也不认识……”

    “我认识。”苏亦行蹭了蹭他的脖子,“那和离书我来写,你誊抄一份便可。”

    “好!就这么定了!”他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一桩心事总算是了了。”

    第二天一早,苏亦行用完早膳便继续翻账册。凌铉初上了朝,其他事未提,劈头盖脸将那提议选秀女的官员驳斥了一顿,官位都降了一品。

    有了这个先例,其余大臣想要上奏时也都斟酌了起来。

    过了几日,凌铉初上朝时,又一脸愁眉不展。大臣们琢磨着这位新帝的烦恼,试探着问了一句:“陛下可有何忧心事?”

    “你们也知,朕与太子妃少年夫妻,感情甚笃。原本应该早些封后的,奈何近日她拿出了一物,让朕一时间进退两难。”

    苏鸿信正打着瞌睡,一旁同僚戳了戳他,他回过神来,下意识问道:“何物?”

    凌铉初抬了抬手,司南将那誓言书捧来。他叹气道:“朕与太子妃也是患难之交,她还曾救过朕的性命。于是朕曾经应允过她,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一份便是朕当初写下的誓言书,还有金印。金口玉言,你们说,朕是不是不能违背誓言?”

    朝臣们顿时议论纷纷,苏鸿信都傻了眼,一旁的同僚凑过来翘起了大拇指:“苏大人教女有方啊。”

    苏鸿信赶忙上前道:“陛下,想来当初这也是玩闹话。太子妃…还少不经事,这才提出了这般无礼的要求,做不得数的。”

    “苏爱卿是想朕当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臣不敢。”

    监察御史忽然上前一步道:“陛下不可!这太子妃与您成婚已有一年有余,至今还未能承嗣香火。倘若陛下应允此事,于皇嗣无益。臣以为,此事事关国本,不得作数!”

    朝中顿时起了一片附和之声,凌铉初早料到此事不会那么容易,但没想到反对之声这么大,着实让他头疼。

    说什么传承子嗣,他父皇留了那么多兄弟。即便是苏亦行以后真没有诞下什么龙嗣,大不了从宗室里过继一个来继承皇位。他不操心,他们倒是急起来了。

    最让他失望的就是苏鸿信,原以为他会为自己女儿说几句话,谁承想他第一个出来反对!

    凌铉初一脸晦气下了朝,快到用午膳时却还不见苏亦行的身影。他便让司南去寻苏亦行。不多时司南回来,小心翼翼道:“陛下,娘娘她…她说今日不来用膳了。”

    “为何?”

    “今日各位娘娘和小主们正在娘娘宫中小聚……”

    凌铉初揉着眉心,这后宫得赶紧散了!不然他连个一起用膳的人都寻不着!

    苏亦行与宫中的姐妹们用了午膳,听着她们聊得兴起,不由得忘了时间。她们来寻她,似乎也是因为听到了风声,想探探她的口风。

    苏亦行也是单刀直入,将她和皇上的想法提了出来。原以为她们会不情愿,没想到她们竟也没什么疑议,甚至还聊起了出宫后要去做什么。

    苏亦行听着她们的打算,心中觉得,似乎女子能做的事情太少。于是晚膳十分便去寻了凌铉初。

    一进门,苏亦行便感觉气氛不对。司南拼命使眼色,她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待宫中只余下她们二人,苏亦行便腻歪歪地蹭进了皇上的怀中:“陛下是不是在朝上碰了钉子?”

    他举起折子不去看她,也不回答。

    苏亦行也不气馁,拿脑袋蹭着他的下巴:“不要不开心了,此事可以从长计议。即使办不成也无妨。”

    他心下冷笑,他在朝堂碰钉子,她在后宫怕是也不好过。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怕不是想撕碎了她!

    “你不必宽慰我。前朝的事朕自会料理,你只需要安抚好她们便可。安抚不好便不要理会。”

    苏亦行笑道:“陛下不必忧心后宫,她们都很乐意出宫。”

    “很乐意?”

    “是啊,宫中规矩又多,又没人疼她们。出了宫还有人家人爱护着,她们自然是想回到家人身边的。”

    凌铉初觉得老天在写他二人命簿的时候已经是反着写的,他做什么都无比艰难,到了她这里却易如反掌。命运着实是不公!

    苏亦行见他还是不高兴,便凑到他唇边,将软软的唇印在他的嘴上。他的嘴角果然扬起了,搂着她的腰抱好:“罢了,你说的不错,确实是要从长计议。”

    苏亦行仰起头瞧着他:“陛下,我今日其实还想到了一件事。”

    “何事?”

    “为何朝中不能有女官呢?”

    “自然是…祖宗的规矩……”

    “可陛下昨日还说,若我是男子,参加科考也是能成的。我却觉得,倘若政令允许,许多女子也未必比男子差。若是女子入朝为官,再遇上那些个只知道要人传承子嗣的老臣,定能当面驳斥他!”

    他被她的想法逗乐了:“你这脑子里怎么总有这么多的奇思异想。”

    “也不算奇思异想,开国初期还有女将军呢。后来也是有过女官的,都是巾帼不让须眉。如今怎么就不可以了呢?”

    “经你这么一说,倒也有些道理。”

    凌铉初并未立刻就同意她的想法,只是埋下了一颗种子。他有时候很好奇,也不知她许许多多的想法都是哪里来的。听起来荒诞不经,却又那般有道理。

    他正晃神,苏亦行忽然捂住了嘴。她坐起身来,快步走了出去。

    只是走出去没几步,她便止不住吐了出来。凌铉初赶忙上前扶住她,苏亦行红着耳朵推开他:“不许看——”

    他又好气又好笑:“这时候还要面子!”他扶着她坐下,一面命司南传太医来。

    “是不是昨晚受了凉?”

    苏亦行摇了摇头:“今早不知怎么的,总是觉得难受。”

    “你呀,一定是累着了。”

    “那…那怪谁呢?”

    “怪朕!”

    苏亦行止不住笑了起来。

    说话间太医已经赶来了,凌铉初仍旧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她伸出胳膊让太医把脉,太医连眼睛都不好意思抬起来。

    他把完脉,起身退后了一步,跪了下来:“微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娘娘,有喜了!”

    苏亦行也有些愣神,凌铉初掐指一算,她这个月的月事确实没来。这个糊涂家伙自己又忘了!

    苏亦行赶忙自己给自己把脉,这才确认是真的有喜了,而且一月有余了。她高兴地打赏了太医,一转头,却发现凌铉初正若有所思。

    “陛下不高兴么?”

    “高…高兴……”

    可他的神情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凌铉初原以为她有了身孕,能堵住悠悠众口,他应该是高兴的。可一想到,若是这孩子出生了,以她的性子,只怕一颗心都要扑在这孩子身上。到时候她哪里还能关心他?

    这么一想,只觉得喜忧参半。

    只是苏亦行怀孕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宫内外,封后大典自然也提上了议程。凌铉初也是当机立断,先封后,再昭告天下遣散后宫。还特意言明,婚丧嫁娶绝不干涉。

    此诏书一出,天下哗然。百姓们议论纷纷,只觉得新帝与先帝截然不同。一时间倒是让凌铉初在民间的口碑扶摇直上。帝后伉俪情深也被传为了假话。

    但皇上却陷入了兵荒马乱之中,他每次见到苏亦行都如临大敌。她原本就脆弱,如今又有了身孕,只觉得自己稍微用力些都能伤到她。

    他想她搬到自己宫中来时时照顾着,又怕粗手粗脚照顾不周,可让她回自己宫中他又舍不得。每天她吃多了,他怕她撑了,吃少了又怕她饿着。

    太医让她多走走路,他也担心她摔跤,每天陪她散步时都小心翼翼护着。

    苏亦行自己倒是不觉得,一切如常。她自己会医术,闲暇时便会翻出医书来瞧瞧如何安胎。但更多的还是翻翻医书,看如何治疗心焦之症。毕竟凌铉初有时候睡在她旁边,稍微碰她一下,自己就惊醒了。里里外外要查看她有没有被伤到。

    她趴在他的怀中,温声哄道:“陛下不必这般焦虑,它好着呢。”

    “它好不好不要紧,别伤着你才好。”

    苏亦行嗔怪道:“你这么说,孩子若是听到了,会不高兴的。”

    “谁管他高不高兴。”他揉了揉她的脸,“你说你腹中这是个女儿还是个小子?”

    “我…我也猜不出来。陛下希望是皇子还是帝姬呢?”

    “自然是帝姬。”

    “为何?”

    “帝姬好多,像你一样乖巧懂事。若是生个皇子——”他那些个兄弟,基本个个面目可憎。他的生父更是个杀父弑君的国贼。倘若生了个皇子,若是教得不好可是会要命的。

    不过这话他也只敢想想,说出来怕气到苏亦行。

    “可民间都说,女儿像爹爹,儿子像娘亲。若是帝姬,兴许性子会和陛下一样呢。”

    凌铉初皱起了眉头:“那不好。”这么一说,倒是让他期待起生个皇子了。长得像苏亦行的皇子,他低头瞧了瞧她的脸,似乎也不错。

    苏亦行倒是觉得皇子和帝姬都好,她都很喜欢。皇上却又开始发愁起来了,依他看,最好不要生。他还想过几年清净日子呢。

    “其实早早生了也好啊。待他到了十七八岁,就把皇位传给他,陛下和我游山玩水去。”

    如此说来,凌铉初又期待起了她腹中的孩子。一想到盛年时便可与她一起游山玩水,潇洒自在,便觉得通体舒畅。

    很快入了秋,秋闱也近在眼前了。

    苏亦行的肚子并未显怀,只有脱了衣服才能看到微微隆起。

    凌铉初下了早朝便匆匆去寻她,半道上忽然有一小医官前来跪拜。他略略瞥了他一眼:“有何事?”

    “回禀陛下,他…醒了……”

    他面色一顿,摆了摆手,继续摆驾回宫。

    苏亦行和皇上一起用完了晚膳,他忽然执了她的手道:“今晚月色正好,一起散散步?”

    “好啊。”

    他拉着她不疾不徐地走着,晚风轻拂,苏亦行只觉得心情舒爽。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太医署。苏亦行有些诧异:“陛下怎么带我来此处?”

    “来见你一位旧相识。”

    苏亦行惊讶道:“郡主还未离开?”

    凌铉初笑了笑,拉着她走了进去。太医署里,郡主正在晒药。听闻脚步声,转身向苏亦行施礼。

    苏亦行握住了她的手:“你怎么还留在宫中?”

    “自然是行医救人。”她轻声道,“娘娘随我来。”

    苏亦行转头看皇上,他笑着示意她随她进去。

    两人一路走,郡主低声道:“你是不是有身孕了?”

    苏亦行羞涩地点了点头。

    郡主绽开了笑颜:“真好。”

    两人进了屋,苏亦行闻到了浓重的药香。屋内的炉子里还煮着药,在蒸腾的水汽中,她看到一个人一袭素衣立在窗前。

    她停下了脚步,眼眶缓缓湿润了,良久,哽咽地唤了一声:“哥哥?”

    窗下的男子转过身来,面色苍白,但眉眼却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他看着她,嘴角扬起了温暖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彻底完结啦~~~撒花~~~

您正在阅读《咸鱼太子妃她恃宠生娇》的章节:第147章 番外(3)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8378/15593454.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