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离婚前豪门老公重生了 > 正文 第66章 番外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6章 番外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普通人不会知道蓝硅光刻机会给自己的国家乃至世界发展带来什么样的意义, 但是史上最年轻的国际计算机先驱奖是华国女博士这个事情非常值得国人骄傲,新闻铺天盖地。

    燕市外环的某普通居民小区,云老太太站在楼下唾沫横飞, “我们承业好歹是大学生,怎么能送外卖!你这是瞧不起谁呢?”

    “不是你让我帮你们家承业介绍工作吗?”被她喷的中年男人脸色也很难看,“他不是正经大学?那个什么职业学院, 连大专都比不上。”

    “爸。”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走过来, 埋怨道,“您这热心也要热心到点子上啊。”

    云老太太道,“可不是嘛,我们承业本事那么大,至少也得做个经理什么的, 竟然让他去送外卖!”

    女孩儿嗤笑着对中年男人道, “爸,人家现在送外卖的都多才多艺, 英语、弹琴、设计、再不济唱歌跳舞做蛋糕,云承业人家大少爷一个, 哪里送的了外卖。可别寒碜人家外卖这个职业了。”

    云老太太总觉得她话不太对,然而又说不上来。

    “云承业是云家的根, 怎么着也要比她姐姐厉害啊。”

    女孩儿的这句话让老太太十分赞同, “可不是,我们承业以后是干大事的人。”

    女孩儿暗暗翻了个白眼, 口中却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那必须啊, 他姐姐云博士人家现在已经为国争光了, 国际上得了大奖, 全世界最年轻的, 国家领导人都亲自给她奖励呢!”

    云老太太愣住了,云晓晓为国争光?这是什么国际玩笑。

    女孩儿打开手机,递到老太太面前,“喏。”

    云老太太一眼就认出云清若,五年过去了,对比他们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几乎还是原来的样子,不,她变得更加漂亮耀眼了。新闻里确实是她只能每天在新闻里看到、离她非常遥远的国家领导人在跟云清若握手。

    这一幕远比云二勇一跃成为富豪还要让老太太震撼,毕竟有钱人她也见过很多,但领导人她可从来没见过,更何况亲自颁奖。

    “哦,对了,”女孩儿还嫌不够似的,“韩总是你家云承业的姐夫,你们怎么不去让他给你们家承业找工作?韩总前段时间还给山区捐了两千万,去年还帮助几千残疾人找到工作了呢,几千残疾人都不是问题,你家云承业就更不是问题了?”

    中年男人看着云老太太难看的脸色有些不解,这么好的事情她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呢。

    他以为女儿是在开玩笑,“这个云博士真的是她家的孙女儿?”

    女孩儿嗤笑一声,挽着她爸离开,“是啊,以后别什么闲事都管,人家云家厉害着呢,亲孙女儿是博士,孙女婿是大富豪。”

    中年男人还有些不解,“这不可能,孙女孙女婿那么厉害,他们家怎么可能是这样?”

    云家刚刚搬来不久,中年男人对网络上的东西不太清楚,因此并不知道云家的来龙去脉。

    女孩儿撇撇嘴,“老太太重男轻女,不喜欢孙女儿呗。”

    男人震惊了,“现在还有这样的人?你要是有云博士三分之一,爸爸做梦都能笑醒。”

    女孩儿抱着男人的胳膊笑道,“所以我很幸运啊。你不知道,那个云博士其实特可怜呢……”

    女孩儿跟自己的爸爸科普了一下云家的故事,中年男人立刻道,“断的好,就应该断绝关系,这样的人家以后咱也不来往了,怪不得云承业那个样子,之前还以为是老太太看自家孙子哪儿哪儿都好,原来是这种溺爱法,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云老太太只听到前面的几句,后面的话没听清,但她大概知道在说什么。

    五年前,这些话她听了太多,那个时候她还为自己上了电视报纸得意洋洋呢,结果回去之后才知道那番发言给云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小区里没有人愿意理她,即使跟她说话也都是冷嘲热讽。

    很快,云承业也受到了相似的待遇,不过更加符合年轻人的状态:他经常鼻青脸肿的回家。

    云承业读的是贵族学校,云家在里面并没有多么了不起,云二勇连去找学校的勇气都没有,最后云承业实在受不了同学们的嘲笑讽刺,干脆就不去上学了,那会儿他才高二。

    老太太重男轻女,觉得女孩儿上不上学无所谓,但男孩儿她却一定要上大学才有出息。梁红娟一开始也不急,毕竟他们早就想好了要送云承业出国,国外的大学好进,花点钱就行了,而且还能镀一层金回来,海龟可吃香呢。

    然而云老太太的公开发言直接成了云二勇侵占家产的证据,云家的矿山没了。

    云二勇虽然有很多投资,但都是只出不进,最后还是靠梁红娟置办下的几处房子和不动产才撑下来,去年云二勇又赔了一笔之后,他们住的别墅也卖了,只能搬到这个普通的小区里,三室一厅的房子对比之前的大别墅,住的十分拥挤。

    在云家最飘摇的时候,云承业出国留学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了,最后梁红娟四处打听,找了个职业学院,听说也是大学。

    云老太太恍恍惚惚的上了楼,云承业摊在沙发上打游戏,老头子在看电视。

    电视里的新闻正在重播老太太刚刚看到的画面,她忍不住又仔细看了一遍,“真的是大丫。”

    她的话引起了云老爷子的注意,一开始他没多想,毕竟这事儿谁敢想,但这会儿他也认出了云清若,脸上是和老太太同款的震惊,“怎么可能?”

    他们这一辈人对于国家领导人的崇敬是年轻一代无法比拟的,他忍不住去看自己的孙子。

    靠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云承业抽空扫了一眼新闻,随口道,“是啊,就是云大丫。”

    云家老两口沉默,半晌云老太太再次开口,“听说你那个姐夫,给别人捐款两千万,还给好多残疾人找工作,是吗?”

    “何止两千万。”云承业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冷嘲道,“他们家是每年最少捐两千万,前年X省大地震,他们家捐了一个亿。”

    云老太太倒抽一口凉气,云老头也有些发愣,他们家就算住别墅的时候,一年的收入也没有两千万,一个亿这种钱更是见都没见过,韩子晏却随后就捐出去了。

    要是这个钱给他们家……反正他们也是捐款……

    云老太太看着旁边大气都不出的梁红娟忍不住骂道,“都怪你个丧良心的!拿着老大两口子的钱,连人家的孩子都不好好照顾,黑心烂肝的,她一个姑娘能吃多少?”

    梁红娟憋屈死了,当初她那样对云清若,老两口不也睁只眼闭只眼,甚至使唤起来还格外顺手吗?

    防盗门忽然敲的震天响,梁红娟去开了门,是喝的醉醺醺的云二勇,他今天竟然难得没喝到烂醉,保持着几分清醒,然而就是这几分清醒,让他怒火高涨,逮着梁红娟就打,“我为什么会娶你这么个刻薄的东西!你要是待我侄女儿好点儿,今天我就能见着领导!一年还能有十几个亿!都是你这个泼妇不贤惠!”

    云家老两口没有拉架的意思,只是听到云二勇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云老头子皱眉道,“又说什么醉话!”

    云二勇醉酒后使不上力气,打了几下就累了,气喘吁吁的道,“爸,你不知道,云清若都见到国家领导人了!”

    这个老两口知道,“那跟咱们矿山有什么关系?”

    “大丫拿奖就是因为咱们那个矿山里的矿石!”云二勇今天接到好久以前的朋友打来的电话,专门告诉他这个事情,即使知道对方是在看他笑话,云二勇想到错过了这么多,还是忍不住攒了一肚子火,“她就是在咱们的矿山里发现了新矿石,然后就因为那个拿了奖,而且那个矿石特别贵,巴掌大一块儿就卖几千万!”

    云家二老的脸色也变了,云老太太道,“二勇,压着这个黑心烂肺的,去给咱大丫道个歉……”

    一直打着游戏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云承业这时候猛的抬起头来,“打住!你们是现在的日子都不想要了吗?”

    云老太太不赞同的道,“承业,这还不是为了你,大丫怎么也是咱家的人……”

    “不用为了我!”云承业到底从小就到了燕市读书,虽然成绩一般,但接触的圈子还是不一样,尤其经历过那一次之后,趋利避害方面极其敏感,“云大丫是那好惹的人吗?就你们要把她卖给赵满那一关,别说她过不去,韩子晏那里你们就永远都别想过去!”

    “你们这会儿去找存在感,是让她想起来没把我们彻底撵走吗?”他从大少爷变成这样已经够惨了,他可不想再回到那个穷困的小山沟沟里去!

    老太太和老头子还有些犹豫,但是云二勇却知道儿子说的对,一朝被告,他看透了人情冷暖,也看到了资本的巨大力量,他这样隐形着还好,若是被对方知道了,都不用云清若亲自动手,她只要一句话,他们一家就能一辈子被关在小山沟里出不来。

    不过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云二勇还是忍不住动摇。

    就在此时,云承业的电话响了起来,他随手划开,对面那边难听的咒骂瞬间让他想起了五年前被人肉的恐惧,脸色发白。

    这种恐惧并不只他一个人经历过,云二勇出门车被划,云老太太出去买菜被人砸鸡蛋,梁红娟逛街的时候被人围着骂,最后还厮打起来……

    社会上总有那么些人会打着正义的旗号发泄自己的情绪,云家没有一个人幸免,那种阴沟里老鼠一样的生活他们不想再经历一次。

    显然,今年云清若获奖的事情让她的过去又被提起,对她非常不好的云家也同样有被人记了起来,这不是道歉能解决的问题。

    他们彻底打消了再去找云清若的念头,只能想着错失的巨额财富抓心挠肝的后悔。

    云承业听得烦躁,收起手机准备出门。

    云老太太担心的道,“你要去哪里?”

    云承业道,“去我姐那里躲躲,这小区的物业可不像原来,万一有人找过来怎么办?”

    一家人一听,更害怕了,要是被堵在房间里就麻烦了。

    梁红娟道,“我跟你一起!我也好久没去看过你姐姐了。”

    老太太大骂,“就你跑的快,二丫快出月子了,正好我们都去看看孩子。”

    找了个勉强算正当的理由,一家人打车去了市区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里面大部分是六层的洋房,最后面有一排独栋的小别墅。

    云晓晓到底还是被云家卖给了一个土大款。

    一家人到的时候,云晓晓亲自来开的门,她还没出月子,体态丰腴了很多,裹着一身居家棉服,整个人臃肿又憔悴,看到家人脸上并没有任何喜悦,反而厌恶的皱起眉头,“你们来做什么?”

    梁红娟讪讪的笑道,“你不是快出月子了么?我们今天来看看你,也看看我外孙。”

    “有什么好看的。”云晓晓烦躁的道,“你们赶快走,这几天张大富每天早早就回来了,看见你们我又得挨打。”

    “他又打你了?”云承业惊讶,“你都给他生儿子了,他还打你?!”

    云晓晓冷笑,“我生儿子也抵不过你们老问他来要钱!”

    “你胡说什么,”云承业不相信她的话,“姐夫每次都乐呵呵给的好吗?”

    是啊,张大富极好面子,张口了就要给,心里不痛快了回来就打她。

    “你也是,也不知道好好收拾一下。”云承业看着云晓晓的形象直皱眉,“你这样也怪不得姐夫不喜欢你。”

    这戳了云晓晓的痛处,是她不愿意吗?是那个老男人怕她出去勾引男人,不仅不许她打扮,如今连出门都不行。

    “为什么不喜欢我?”云晓晓声音尖利,“因为我就是他买来给他生孩子的奴隶!有你们这种吸血鬼,他永远都不会喜欢我!”

    “说的那么难听,”云老太太皱眉,“给你弟弟点钱创业怎么了,你们可是亲姐弟,你如今高嫁,没了娘家撑腰能站稳脚跟?张大富敢打你还不是咱家不行,你还不想着赶紧扶持你弟弟,还撵我们走。”

    云晓晓听着这话不由冷笑,多么熟悉啊,当初老太太对云清若不就说的这种话吗?

    当然,云清若跟他们断绝关系后,她就成了第二个云清若。

    一辆车缓缓的停在别墅门前,云晓晓满脸厌恶的脸上出现了惊慌,“你们赶紧走,知道吗?!”

    说话间,车上的人已经下了车,看年纪已经是五十多岁,五短身材,身高可能都没有一米六,皮肤暗黄发黑,从地中海的头顶到整个鼻翼两侧都油腻的反光,发红的蒜头鼻配上一张阔嘴,很有做小丑的潜质。

    看到云家人之后他眼睛一亮,热情的道,“这是什么风把亲家给吹来了?”

    云晓晓毕竟嫁给他三年了,对他异常的热情感到疑惑,不过她还是不想触他的霉头,赶忙道,“我妈想看外孙了,我爷爷奶奶也喜欢宝宝,所以过来看看,我正送他们走呢。”

    “说的什么话!”张大富提起儿子来是真高兴,“赶快把爷爷奶奶都招呼进去!”对着同龄的云二勇还是叫不出爸妈,“想看宝宝就多住两天!”

    张大富的家非常符合云老太天和云二勇他们的审美,不过也正常,他和云二勇本来就是一辈人。

    张大富是燕市本地人,小时候燕市没有扩张的时候,他们家是农村的,因为长相问题娶了个跛脚的媳妇儿,后来赶上国家基建浪潮,他包了几次工程,渐渐的也就富起来了,家里有些小钱之后,就有些看不上他的跛脚老婆,尤其那女人还只给他生了一个丫头片子,于是就离了婚。

    随着工程越做越大,近几年也自觉是燕市的富豪之一,如今有庞大的家产要继承,张大富迫切的想要个儿子。

    不过他也挑拣的厉害,为了儿子的优良基因,母亲必须非常优秀,除了年轻漂亮,还必须是个大学生。

    为此他很是愿意花钱,可惜愿意给他生孩子的大学生并不存在,有愿意被包养的大学生,她们也更愿意找帅气一点的金主,至于生孩子那是多少钱都不可能的。

    后来就在云二勇的积极撮合之下,他退而求其次娶了云晓晓,虽然大学不怎么样,但总归是个大学生,也还算年轻漂亮,就是彩礼要的很,还时不时的要来打秋风。

    不过今年云晓晓给他生了个儿子,张大富近来对她也不那么挑拣了。

    进屋后,云晓晓才知道张大富为什么这么热情了,他指着电视上云清若领奖的新闻兴奋的道,“这位云清若博士是晓晓的大姐?那我岂不是韩总的连襟?!”

    张大富也是土包子开花,自以为每年几百万,拆迁得了几千万就是富豪了,实际上根本连豪门的边都摸不到,在加上不会上网,自然不知道云清若和云家的恩怨,今天只是应酬的时候听到有人说传闻云清若是云晓晓的堂姐才抱了极大的期待。

    一家人的表情都僵住,云晓晓怔怔的看着电视上的女人,她已经很久不看电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了,以前每天睁眼就是安分的做家务,伺候好张大富避免挨打,如今每天睁眼就是孩子,现在只有孩子是她唯一的盼头了。

    看到云清若的样子她才有些恍然,当年虽然比不上云清若,但她也算是年轻漂亮的富二代,也曾有帅气体贴的追求者,她都看不上,她的目标是赵氏的大少爷,可是现在……看着和父亲同岁的张大富,那隐藏在眼底的贪婪让她打了个激灵,“不是!”

    绝对不能让张大富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然真的不知道这个贪婪的人会去做什么,到时候他们都得完蛋。

    在这一点上,云承业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急忙道,“对啊,她要是我们的姐姐,我们家还能过成这样?”

    张大富想了想,也是,顿时满脸失望,扔下遥控器道,“我去看看儿子,晓晓你跟你家人好好聊聊。”

    云晓晓用自己好不容易攒的一点私房钱送走了云家人,回家就看到张大富看着新闻的重播发呆,听到她回来的声音,转过脸来厌恶的道,“又给了他们多少钱?”

    云晓晓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没有。”

    一个烟灰缸迎头丢过来,云晓熟练的躲了一下才没被砸到。

    “骗鬼呢!没用的东西!”张大富待要再骂。楼上响起婴儿的啼哭,一个老婆子着急的叫道,“晓晓呢,赶紧给孩子喂奶,别饿着我孙子!”

    张大富这才放过她,“还不赶紧去喂奶,饿着我儿子饶不了你!”

    云晓晓麻木的跑商楼梯,云清若轻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感谢国家、学校和老师对我的倾力栽培……”

    如果,如果当年他们对云清若好一点,会不会就不一样了呢?

    可惜,没有如果。

您正在阅读《离婚前豪门老公重生了》的章节:第66章 番外二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8370/15592454.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