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玄幻 > 终结古战场 > 正文 160 · 西边事(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0 · 西边事(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不知是什么东西杀死了小皇帝,却知道脑袋被贯穿?”

    “你在怀疑我?”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叶连城一怔,没想到他会误解自己的意思,“这难道不奇怪吗?既然是贯穿脑袋,无非是弓箭、小刀这类锐利之物,应该很容易沿着射入的方向找到凶手吧?就算找不到凶手,也应当能证明你的清白——前提是,你并非凶手。”

    “的确……”

    张克钊对后半句话没有反应,而是在思考真凶究竟用了什么武器,这让叶连城确信他是含冤入狱。

    其实,在被关入深水地牢时,张克钊便认真思考过是何人下手,用了什么方法,目的是何,以便尽快洗清冤屈,但他最终来到炼狱。

    这儿没有伸冤之处,就算找到真凶也是徒增烦恼,于是他很少再回忆揽月亭的弑君之日,那天死的不是他,可对他而言,自己在那天就葬身火海了。

    “我看到有东西从小皇帝脑袋里飞出去……”他努力回忆当时的情景。

    揽月台非常高,他只能仰视很小的一块场地。小皇帝后脑勺绽放鲜血杜鹃,随后整个人像慢动作一样在空中划出弧线缓缓倒下——这是他永生难忘的场景,绝对不会有错,有东西从小皇帝的脑袋里贯穿了,从前到后。

    “一个非常小的东西,我记得……”他苦思冥想,“那东西和鲜血绽开的花朵融在一起,非常相称。”

    “花朵?”

    “只是打个比方。”

    “不,这点相当重要。”叶连城的直觉告诉他,“花朵”是这场暗杀的关键,“既然与花相称,那便是花蕊。”

    “花蕊?不可能,那东西太软了,除非用泽气包裹住它,才能将脑袋贯穿。可现场的武者都没有嫌疑。”

    “现场的武者?皇帝在揽月台,为什么会有武者?那不是祭祀之处?”叶连城还记得那些仪式。

    “是武林大会,”张克钊解释,“这次不同以往,小皇帝决定在揽月亭为魁首戴上青铜石冠。”

    “这次的魁首是?”

    “武当的一个丫头。”

    “……沈以乐。”

    “是这个名字,掌门还记得?”

    “武当的所有弟子我都记得,何况她出类拔萃,能夺得魁首,我并不意外。”叶连城和蔼地叹息,“不过时间过得真快!我当初教导过她一段时间,那时还是个寡言少语的丫头。哈——”他露出只会出现在上年纪老者脸上的笑容。“真快啊!”

    “是啊。”张克钊有感而发。

    “也就是说,你被误认为刺杀皇帝的真凶,被打入了炼狱。”叶连城点头,“这可真是不走运。”

    “何止是不走运,有时候我在想,有人早预谋这么做了。”

    “此话怎讲?”

    “从小皇帝被刺杀到我入炼狱,不过一周时间。”

    “怎会如此之快?”

    张克钊摇头,话语中带着怒火“有人早安排好了一切,我被当成替罪羊了。”

    “……说起来,从我那时开始,已有炼狱刑成为皇室私刑的征兆了。”叶连城说道,“好在深越王逃过一劫,只是被发配边疆——他现在还活着吗?”

    “没听说他死了。”

    “生死未卜喽?”

    “差不多。”张克钊说,“你是不知道,自从倾莲公主把持朝政,整个西朝都变了。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公主看上去并不贪图皇权,她要么另有目的,要么——”

    “被控制了。”

    “没错。”

    “我见过公主几面,怎么说呢,她是个无法看透的女子。不过没想到她竟然会成为摄政王。我有个想法,这种野心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可以理解,唯独不适合她。”

    张克钊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叶连城最后一次见到公主是在大言绝帝丧葬上——

    “她当时在场。大言绝帝突然崩殂,她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怎么说呢,给人极冷漠之感。就算她是皇室,与我们身份有着天壤之别,可再怎么说死的也是她的生父,难道连亲情都感受不到吗?

    “她带着天子跪在先帝墓前,一动不动,小皇帝哭得很伤心。她像参加一场无聊却不得不出席的祭祀,带着他走完流程就万事大吉了。

    “先是按着小皇帝跪在墓前,又在小皇帝悲痛欲绝之时托着他的身体将他拉走,他们明明呆多久都无关紧要,就算小皇帝要从早哭到晚,大臣们都会毫无怨言地站在一旁。”

    叶连城也是那时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如此没有主见、没有威严的小皇帝继承王位。

    但他没想过倾莲公主会在之后垂帘听政。他当时只觉得这两个孩子都太稚嫩,公主死板而略显呆滞;小皇帝则孱弱无比,与他的父亲大相径庭。

    他不由得想或许到他们血脉终结的时候了,这是所有王朝的宿命。扶持同姓的深越王徐忠衡登基,说不定能兵不血刃地将西朝偷梁换柱——它还是西朝,只不过是另一个更有能力的徐家王朝。

    如果顺利,一切变故都不会发生。

    叶连城看向张克钊,这位左卫率也有话要说。

    “公主的确是这样。她对什么都漠不关心,且从不加以掩饰,一般人就算对父亲之死无动于衷,也会在众人面前稍微掩盖一下,何况是皇帝驾崩……她还真不是常人。”张克钊感慨。

    他随即想起在东宫排班禁卫军时发生的一件琐事——

    “不记得当时发生何事,总之皇室增加了禁卫军人数,所有调动都需进行微调。我那段时间非常忙碌,有天清晨恰好遇上公主,后来我才知道,她常在那座花园里打发时间。

    “她问我在那里做什么。我很困惑——公主是当今掌控天下之人,怎会不知禁军调动一事,不过我当然不会问这些,只是把自己在做的事如实告知;她看上去有些惊讶,我也说不上是不是惊讶——毕竟她没有表情——像恍然大悟了一般,说‘原来还有这事’。

    “很奇怪吧?这是她的居所、她最常呆的地方,可她竟不知保护自己的人在变动。而且知道后也没什么反应。”

    “可能……她不在意吧。”

    “为何这么说?”张克钊疑惑,旋即领会了叶连城的意思,“掌门是说……恭莲队?”

    “是啊,真正保护她的人是恭莲队的那帮家伙。”

    “恭莲队吗?那她可要倒大霉了。”

    叶连城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们都想到了同一件事——被自己人陷害的恭莲队成员陈简,这会儿也在炼狱。

    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陈简忽然就成了笑谈。

    “我们是怎么聊到公主的?”叶连城问。

    “呃,好像是我先说的?炼狱刑的事吧。”

    “哦……对。你是左卫率,在朝中做事,没听说有人从炼狱逃出来?”

    “很可惜,大理寺和禁卫军没什么瓜葛,我从没听过那些事,也压根不会在意——谁能想到我有一天会被诬陷触犯了如此禁忌。”

    “世事无常啊。”叶连城为他的境遇感到遗憾。“不过我一直觉得,或许有逃出炼狱的方法。”

    “为何这么说?”张克钊眼前一亮。

    “我比你早几年来到炼狱,道听途说了许多事,你知道炼狱有一种职业吗?叫‘旅人’。”

    “我知道,专门探索炼狱的犯人。”

    “有几名旅人突然消失了。”

    “被吃了?”

    “不。可能是逃出炼狱了。”

    “……那他们出去后到了哪里?地藏公的屋子?岂不是又被送回来?”

    “是啊,问题就是,消失的人没有再出现过,他们说不定永远地逃走了,逃到了地藏公找不到的地方。”叶连城说,“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你仔细想想,我们在人间就听过炼狱刑的很多传闻,说这里有多么多么恐怖,没错吧?”

    “是。”

    “你有想过这些事从何而来?”

    “难道说……有人逃出来了,把炼狱的事流传了出去?”张克钊像猛然惊醒一般坐正身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话虽如此——”叶连城不为所动,“其实很多人都想到了此事,这也是支撑旅人前赴后继寻找越狱方法的力量之源泉。可真正离开的犯人又有多少?”

    “消失的旅人没留下方法?”

    “其实,被广为人知的‘突然消失’的旅人,只有两名。他们都没留下任何东西。”

    “你的意思是,还有不为人所知的?”

    叶连城首肯“我就是这么想的。炼狱太宽广,有些人说不定在很远的地方找到了炼狱出口,只是我们还没抵达。”

    张克钊沉思许久,说道

    “难道这才是统领的真正意图……”

    “什么?”叶连城没听懂他在嘀咕什么。

    “告诉你吧,”张克钊环顾左右,没人没鸟偷听,他用细若蚊吟的声音说道,“统领告诉我们一件事,他说炼狱是圆的!”

    “什么意思?”

    叶连城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也不知道这件事跟先前的话题有何关联。

    张克钊把21世纪人尽皆知的事实解释给叶连城,说完后,他问道

    “如何,是不是有道理?”

    他举得例子随处可见,叶连城思索一番,类推道

    “照你这么说,人间不也是圆的?”

    “这……这是禁忌话题。”

    “啊?”他以为张克钊没反应过来,“你想啊,我们看到得帆船也是先露桅杆,再出船身,不正说明海是弯曲的?”

    他腾地站起身,觉得说出这些话的自己一定疯了,可再仔细一想,事实或许正是如此。

    “‘天之包地,犹壳之裹黄’,张衡莫非早就窥见了宇宙之奥秘!?”

    “嘘——大家都形成默契,不说这件事。”张克钊冷静地将他按回原位。

    “为何?”

    “不知道。”张克钊喃喃自语,“我想起多年前那个被处死的传教士。”

    “谁?”

    “早不记得名字了,西方人的名字不都怪里怪气的?

    “总之是个从西域来的,带了个画有五颜六色图块的球,向大言绝帝宣布这是我们居住之所。你明白对于天子而言,‘人间是圆’意味着什么吗?”

    叶连城摇头。

    “天子根本不在万物之中央——这是谋反!”

    叶连城久久无法开口。

    仔细想想,如果自己在人间,说不定也会把这件事当作风言风语一笑了之,正因为到了炼狱,他经历了太多无法用正常大脑思考、解决的事,他才有勇气相信这个事实。

    既然炼狱是圆的……

    “难道说,统领决定沿着炼狱绕一圈,从后方偷袭鸟国?”

    “没错!”张克钊眼睛闪着光芒,“这将是最漫长的战争,而我们势必胜利!”

    。

您正在阅读《终结古战场》的章节:160 · 西边事(下)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7772/15480597.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