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其他 > 被逃生boss宠爱[无限流] > 正文 第87章 不做人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7章 不做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六月即将结束的时候, 顾以安的同专业班级同学在考场上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们班的班花, 也是这个学校的校花的顾以安居然被那个休学一年降级到他们班的陆子泽给撬走了。

    每一届学生的各科考试时间不同,去年休学一年的陆子泽只差一门没考,他上次考完, 就已经不用考了。

    因此这回他和顾以安结伴出现在了考场,只有可能是一个目的,那就送女朋友过来考试的。

    所有已经来到考场里的人, 他们就看见陆子泽把他手里的女士背包递给顾以安,而平常神情冷淡的顾以安竟然回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接着, 两人平常般地交流了两句,陆子泽离开了考场。

    在场的人光看他们两个间的相处, 就知道这两人在一起的时间绝对不短了。

    这一点就让他们特别抓心挠肺, 他们真的好奇顾以安和陆子泽是怎么走在一起的, 并且他们还特别想知道陆子泽哪里来的勇气, 敢和这么邪门的一个冷美人在一起。

    不过, 讲实话,这一对,男方俊美温柔,女方美丽冷淡,一热一冷,倒是看起来十分养眼。

    等到陆子泽的背影消失在了考场里, 教室里有人私下里打赌。

    “这位勇士能活多久?我赌十天。”

    “十天太多了, 三天。”

    他们这般打赌完, 心里都感慨着有些人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为了色,连命都不要了。

    顾以安的邪门程度可是众所周知的,离她近的人都得死。

    所以这个女生再漂亮,脾气性格再好,那也是接近不得的。

    然后,三天过去了。

    新的一门考试,同班同学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陆子泽帮着顾以安提着背包进了考场,至于顾以安,她手里只拿着一瓶水。

    打赌的那伙人见到这一幕后,他们私下里聊天。

    “他幸运啊,居然还活着。”

    “可惜享受不了几天咯。”

    “最多十天,十天内必死无疑。”

    他们一致地感慨陆子泽哪里都好,就是眼神不好,而且他更倒霉的是,身边没有人告诉他顾以安那样的女人接近不得。

    在这帮人的不看好的想法里,十天过去了。

    所有考试科目结束了,甚至成绩都出来了两门,这帮人一直没有听到任何命案的消息传出。

    相反,他们在学校的官方论坛里,看到了有人发的学校美食街偶遇顾以安和陆子泽的照片。

    这队情侣颜值颇高,走哪里都是众人目光关注的焦点。

    打赌的人看到网上的照片后,他们琢磨,“该不会是姓陆的身后有高人相助,他特意买了什么护身的法宝?”

    “我们再等等,肯定还是会发生一桩命案。他活不了几天了。”

    这伙人等啊等,他们没有等来命案的消息,而是等到了两个月后的开学。

    新学期新课表新课程。

    在这个学期的第一门课时,他们惊讶地发现,教室前排座位不再是顾以安一个人坐在那里了。

    现在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并肩坐在那里。

    那个姓陆的还活着!

    他怎么那么幸运?

    这伙人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该不会是他们的班花身边根本没有什么诅咒?

    这伙人想到这一点,他们把这件事和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说,有个消息灵通的人透露出了一个消息。

    “你们还不知道吗?上半年出命案那阵,有高僧过去查看你们的班花了,她没有一点问题,相反还是个大善人。以往的邪门事件,她能避开,说不定是因为她身上功德多。”

    这伙人知道这个消息后,简直惊呆了。

    看看他们错过了什么,大好的追求女神的机会,明明可以雪中送炭送温暖,俘获女神芳心的机会,就那么被一个休学的、对顾以安往事一无所知的小白脸夺走了!

    他们后悔啊。

    这伙人懊悔之余,顺带把顾以安没有一点问题的消息传开了。

    这下,顾以安本来打算继续按照以往的作息,有空就待在图书馆学习,只能取消了。

    一来是众人不畏惧她后,她的图书馆专座就没有了,每回过来得自己找位置。

    二来是如果陆子泽有事不在,就总有男生想要她的联系方式,顾以安不胜其扰。

    她本来到图书馆也只是为了维持普通人的生活状态,作为神,她知道的比书本上的更多。

    顾以安放弃了去图书馆,改成课余时间和胖大叔他们去抓鬼了。

    陆子泽也想跟着去,但可惜,他要工作。

    之前吊死鬼撺掇着陆子泽学着做人,说男人需要金钱和权力,陆子泽这家伙立即给自己整了很多产业。

    产业一多,短时间内不打理一般是不会出问题,但长期肯定不行。

    陆子泽说自己要学着做人,他这回没有使用手段管理,而是自己上阵亲自管理。

    由于产业太多,在他没有找到合适的替他管理的人才前,他暂时是无法抽身的,只能天天工作了。

    顾以安每回想到这件陆子泽自己把自己坑了的事,都忍不住笑了笑。

    向来是陆子泽骗别人,难得见他被坑,坑他的还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这件事已经足够顾以安笑他一年了。

    不过,以陆子泽历来的小心眼,他把这笔账都算在了吊死鬼的身上。

    在顾以安给两鬼一龙分配新的住处时,陆子泽直接把顾以安为吊死鬼准备的住处,阴魂木雕刻出的小棺材占为己有了。

    吊死鬼一看,小火龙被顾以安放到了废弃的游乐园的小湖里,住处是个大湖,可以任由它化为原型玩耍。

    小女孩被放在了顾以安和陆子泽住处的对面房间里的一个豪华公主房玩具里,特大号豪华公主房!

    唯独它,仅有的王妃亲手雕刻的小棺材都被鬼王大人抢走了。

    它,什么都没有!

    吊死鬼气哭了,它直接当着顾以安和陆子泽的面离家出走了。

    顾以安那时看着吊死鬼远去的背影都有些不忍,他们是有点欺负鬼了。

    顾以安看了陆子泽一眼,本意是暗示他别总是针对吊死鬼,结果陆子泽表现得比吊死鬼还委屈。

    他这具皮囊生得好,眉头微皱反而透出忧郁的气质,倒是比平常温和带笑更吸引人的目光。

    陆子泽垂下眼,有些失落道:“我只是嫉妒它有你亲手做的礼物。”

    那个阴魂木材质的小棺材的确是顾以安亲手做的。

    顾以安沉默了。

    男朋友都没有这样的礼物,偏偏吊死鬼有,是不太好。

    顾以安瞬间有点小愧疚,她犹豫了一会,选择当什么也没发生。

    以吊死鬼的聪明机智,它应该是能原谅她的?

    最后,这件事吊死鬼自己飞了回来作为结束。

    吊死鬼的新住处是之前小女孩住的小棺材。

    陆子泽把它扔进了小女孩的豪华公主屋在的房间。

    最常陪在顾以安身边的两鬼一龙,一个不剩,只有陆子泽会在晚上陪在顾以安身边了。

    顾以安今天的除鬼花费的时间多,回来得比平常晚。

    她这次去解决的是前辅导员黄雅老家那边的事情。

    她如今是神了,也就查探了一下过去发生的事情。

    顾以安顺着黄雅那条线索,发现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黄雅的下落,一件事是之前她去飞机场时遇到的那个男人的下场。

    这两件都和当时是笔记本形态的陆子泽有关。

    黄雅被笔记本扔进了名为“恶意”的游戏世界,无限循环她妹妹的死亡,最终变为一场名为“绝望”的游戏。

    而那个男人被笔记本变成了一面镜子,他穿梭于镜中世界,看着镜中世界里自己的心爱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嫁给别人。

    那些都是陆子泽曾经为她做过的事情。

    他帮她摆平了后患,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

    如果她这次没有接手这个调查黄雅老家的任务,可能她永远不会去翻阅这两段过去。

    顾以安回到住处的门口。

    手机上的小女孩和背包上的晴天娃娃自觉飘离,它们进入了对面的房间里。

    顾以安拿出钥匙,开了门。

    屋内,灯是亮着的。

    “我回来了。”顾以安轻声道。

    她往屋内一看,一下子就看到了她想看到的那个人。

    陆子泽换上了一身简单的睡衣,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书桌旁边,他正神情专注地看着书上的文字。

    顾以安看到的是他的侧脸,轮廓线完美的,可能比正脸更帅气的侧脸。

    陆子泽的行为习惯愈发地向人靠拢了。

    他真的有在学习成为一个人类。

    为了她,努力地学习成为一个人类。

    顾以安的目光在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又柔和了几分。

    这时,陆子泽听到顾以安的声音,他微微转脸,朝她看了过来。

    原本他看书时,神色淡淡的,但是在看到顾以安的一刻,他的眼睛里马上有了星光。

    陆子泽笑了笑,神情温和,是顾以安熟悉的模样。

    他问:“今天的任务有点棘手?”

    顾以安放下提着的东西,道:“也没有很棘手,一般。”

    她今天都没有自己出力,而是让吊死鬼和小女孩出面解决的。

    一般情况下,顾以安都不打算动用自己作为神的能力。

    顾以安看了下房间挂着时钟,上面显示十二点半。

    “等了很久?这个时间点该睡了。不用等我的。”

    她每回除鬼任务完成回来,都能看到陆子泽在等她。

    有时候是他只比她回来早一步,有时候是等了她很久。

    这让顾以安心里过意不去。

    虽然知道陆子泽不会有一点事,也无需人类的睡眠,但还是让顾以安心里有些愧疚。

    陆子泽听到了顾以安的话。

    他放下书,声音温润,带着些许的疑问,道:“可是人类不都是会等自己的爱人回来吗?”

    他的目光认真地注视着她,清楚地倒映出来她的身影,道:“我想等你。”

    温柔的声音落在安静的房间里,由空气扩散而去,给这个空间带来的燥热的温度。

    顾以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不是所有情侣都会等另一半回家的。

    能够长期等待对方回家的情侣,必定是深爱对方的。

    他怎么总是会说这种她觉得好听的话呢。

    他好像太懂她了。

    顾以安现在过的日子是她一直以来所期待的平静生活。

    有着知心的另一半,调皮的下属,点头之交的同学,每天都很普通,但也每天很安定,平平淡淡的,这就是顾以安所喜欢的一切。

    不需要太多激烈冲突,只需要细水流长的陪伴。

    顾以安维持着自己镇定的假象,她走到了书桌旁,转换话题道:“在看什么书?”

    她刚刚见陆子泽看书看得挺认真的。

    陆子泽也不在意顾以安转换话题的举动,他这时的笑容变得意味不明了。

    顾以安直觉有点不太妙。

    下一秒,她就见陆子泽随手合上书。

    一瞬间,书的封面出现在了顾以安的眼前。

    那书上的封面印着四个字,护妻宝典。

    顾以安:“……”

    行,这又是故意让她看到的。

    陆子泽这个家伙!

    顾以安就当做没有看见,她另起话题,道:“弑神组织改名了。”

    弑神组织是之前神的游戏里玩家自发组织起来的一个玩家组织。

    顾以安改版神的游戏,将它变为成神游戏后,这个弑神组织中部分成员选择了死亡。

    剩下的大部分成员汇聚一起,通过他们漫长的讨论过后,其中一部分偏激的成员选择退出。

    留下的成员将组织改名了,改成了成神组织。

    顾以安提起这件事,不用她说明,陆子泽就通过他自己的方式获知了这个消息。

    “那有些无趣。”陆子泽对弑神组织的改名有些失望。

    看样子他还是喜欢之前的弑神组织。

    顾以安横了他一眼,故意曲解问:“你是想他们杀我吗?”

    顾以安是新任的神,弑神组织如果想弑神,那他们针对的对象是顾以安。

    陆子泽听了,却是没有立即回话。

    他像是从顾以安的话里意识到了什么,视线落在顾以安的脸上。

    他的眼睛里有了笑意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

    此刻的顾以安反应过来,她刚刚的言行举止比以往亲近些许。

    她维持自己的表面的淡定,看了回去。

    她这不是和自己男朋友聊天嘛,当然是要亲近的。

    两人目光相触。

    顾以安还是败下阵来。

    对方的目光太直接了。

    顾以安视线胡乱移往别处。

    房间里没有人说话,变得特别安静,令两人之间流动着若有若无的燥热空气。

    顾以安随意找了一个话题打破房间里的沉默。

    “我以前不太喜欢弑神组织。”顾以安道。

    等会,她在说些什么?

    顾以安想收回自己的话,但可惜太晚了。

    陆子泽听到她的话,他温和体贴地接话,问:“为什么?”

    他只是好心给顾以安台阶下,解除他们两人之间的沉默,然而对于顾以安而言,这正是她不想回答的问题。

    顾以安目光一转,看向陆子泽。

    陆子泽看着她的时候,似乎一直都是眼里带着笑意,神情温和包容。

    虽然这个家伙总喜欢骗人,还喜欢给人挖坑。

    但是面对她,他说的一直都是真话,只是有时候会隐瞒一些事。

    顾以安很少说出自己的偏好。

    她喜欢把一些事情藏在心底,因为她不想别人看到她的弱点。

    就像以前她以前那些室友孤立她,她看起来不会在意一样。

    她告诉自己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心,她们就是想看她伤心的样子。她们越是希望,那她越不会表现出来。

    她做到了表面的若无其事,也变成了别人眼里冷漠无情的人。

    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她不喜欢弑神组织的理由其实很简单。

    顾以安垂下眼,道:“因为他们不喜欢你。”

    顾以安终究是说出了这句话。

    因为他们不喜欢神。

    她不会在意不值得的人,但也不想错过值得的人。

    虽然顾以安知道自己其实该站弑神组织那一边,反抗捉弄他们的神,可她的心还是偏向了陆子泽,偏向了神。

    神说游戏是给将死之人的恩赐,她信了。

    事实也的确是祂说的那样。

    只是,不是所有人都渴望着生命的,有些期盼着死亡。

    他们不喜欢神。

    他们想弑神。

    所以,顾以安不喜欢弑神组织。

    她的声音轻轻的,一下子消散在了房间里。

    顾以安说出这句话后,她有些不安地抬眼,想看下陆子泽的反应。

    这时她才发觉,陆子泽不知何时离开了座位,来到了她的身前。

    他们两人间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近。

    虽说陆子泽如今的这具皮囊看起来才十八.九岁,又高又瘦,可是近距离接近了才会发现他只是看起来瘦,实际上给人的威慑力极重,让人不敢招惹他,尤其是他不说话的时候。

    顾以安也在这时感受到了有点不对劲,她想退后半步,逃出这片被陆子泽掌控的小空间。

    不过,没等她有所动作,她的耳畔忽然传来陆子泽的声音。

    他的声音温润,驱散他刚刚整个人带给顾以安的威胁感。

    他征询道:“我可以抱你吗?”

    顾以安闻言,僵硬的身体微微松了一口气,她刚刚差点被陆子泽吓到了,还好只是拥抱。

    她故作轻松道:“抱。”

    随后,她被陆子泽轻轻地抱住了。

    一个和以往不同的拥抱。

    这回像是对待珍宝一般小心谨慎。

    他知道了她在意他。

    他用这个拥抱告诉她,他比她想象中的更在意她。

    第二天清早,顾以安因为有除鬼任务离开了。

    在她离开之后,原本要去工作的陆子泽并没有离开房间。

    过了一阵,对面房间飘出了一只白色的晴天娃娃,它兴高采烈进了屋子里。

    “鬼王大人,小的来了。”

    吊死鬼一进屋,它就发现这间屋里与之前不同的地方。

    屋里只有一张双人床了。

    这表明鬼王大人和王妃大人的关系终于更进一步。

    以吊死鬼对顾以安的了解,他们二人绝对还只是纯洁的一起盖被子睡觉的关系。

    吊死鬼秒懂陆子泽叫它过来的用意了。

    “鬼王大人,小的明白,下一步,你们就可以干点更亲密的事情了。”

    “您等等小的,小的去去就来。”

    晴天娃娃说是去去就来,但它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下午。

    陆子泽通过远程视频遥控了手下处理相应的事务,他对吊死鬼的龟速并不上心。

    吊死鬼这回出现是变成了成人的体型,它一手拿着一摞杂志,一手拿着一叠碟片,笑容古怪向陆子泽介绍自己带来的东西。

    它首先说的是杂志,它把杂志放到茶几上,道:“鬼王大人,这是杂志,里面有启蒙,还有各种福利照片,包鬼王大人您一学就会。等学会了,您就可以和王妃过上二人幸福生活了,嘿嘿。”

    吊死鬼接着介绍自己带来的影碟。

    “鬼王大人,基本东西掌握了,您就看影片。这些影碟,都是小的当年的私人珍藏,好不容易又找出来的。您看,这部片子的女主角超级性感,这部有点忘了,我想想,想起来了,这部的女主角叫声特别带感,一听就能硬……”

    在吊死鬼一张张给陆子泽如数家珍之时,它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清冷地女声,“你们在做什么?”

    吊死鬼一呆,它僵硬地身体一卡一卡地扭向了身后。

    它看到了一个这个时间段本该在外面除鬼的身影。

    顾以安今天是特意早点回来的,她不想每天都让陆子泽等她太久。

    结果,在门外的时候她好巧不巧地听到来自屋里传出了某个极为难听的声音。

    她立即分辨出这是吊死鬼的声音。

    在顾以安的印象里,吊死鬼和陆子泽凑一起准没好事。

    她也就不开门了,直接瞬移进入房间。

    果不其然,让她目睹到了现在这一幕。

    成人形态的吊死鬼正拿着一叠封面破格的大尺度的影碟在陆子泽面前展示。

    它又在带坏陆子泽!

    顾以安看向陆子泽。

    陆子泽很是无辜地回望她一眼,他为自己辩解道:“它自己来找我的。”

    顾以安的目光转向吊死鬼。

    吊死鬼早就知道面对王妃,鬼王大人卖它卖得最快。

    它火速把自己手里的影碟往身后一藏,至于茶几上的杂志,它没手拿了。

    吊死鬼道:“王妃大人,小的还有事,小的先走了。”

    吊死鬼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留下顾以安和陆子泽两个人待在屋里。

    它一走,顾以安自然是只能看向陆子泽了。

    陆子泽保持着无辜的样子坐着。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顾以安看了看他,同时她也看到了他前面的茶几上摞了一摞杂志。

    顾以安走了过去。

    一下子,她被那杂志上的上面大尺度的封面晃了眼。

    这些封面比刚刚吊死鬼拿着的影碟封面更露骨。

    不用多想。

    这些杂志肯定也是吊死鬼带过来的。

    顾以安也不知道自己是气到脸红,还是看到这些封面脸红,总之,她脸上有些发烫了。

    虽然顾以安能猜到这些杂志是吊死鬼带来的,但她还是瞪了陆子泽一眼。

    这个家伙学坏了。

    陆子泽接收到顾以安的眼神,他马上为自己解释道:“我没看。她们也不好看。”

    陆子泽不会对她说谎的。

    顾以安姑且相信他这句话,她直接动用能力,把这摞杂志移去吊死鬼的房间。

    杂志消失后,茶几上空空荡荡。

    顾以安犹豫一下,她在陆子泽的注视下坐在了他的身侧,对他道:“以后别看那些不好的杂志。”

    陆子泽闻言,他眼里适当地流露出一丝困惑,“不好的?吊死鬼说那是人类都要学习的运动。”

    他看上去真的不懂这些。

    也是,他以前都不是人类,不会关注这些。

    顾以安心里给吊死鬼记了一笔。

    该死的吊死鬼,又教坏了陆子泽。

    顾以安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道:“别听它的。它都成鬼了。”

    “你会吗?”陆子泽像是好奇宝宝一般发问。

    顾以安:“……”

    这个,她怎么会?

    她全身都有些发热。

    顾以安想避开这个问题。

    可是陆子泽又问了一遍。

    他又道:“是不是要学了这个才能完全变成人?”

    顾以安发现这人是抓住了她的死穴。

    她听到陆子泽这般说,只能回答他了。

    顾以安道:“……不是。我也不会。”

    她怎么可能会。

    “那我们可以一起学。”陆子泽道。

    顾以安一怔,她感觉自己比刚刚更热了,她看向陆子泽。

    陆子泽正注视着她,笑容意味深长。

    顾以安觉得自己可能是落入到了陆子泽的圈套中了。

    这个人莫非就想说刚刚的那句话。

    顾以安想拒绝。

    可拒绝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她要和他分手。

    她不能拒绝他。

    顾以安竭力保持冷静,哪怕她知道自己现在脸挺红的。

    她道:“……以后。”

    “为什么要以后?”

    顾以安感受到自己的腰上缠上了一条结实的手臂,来自身侧的人。从腰上蔓延的热火快要把她整个人燃烧了。

    偏偏这时陆子泽故意凑近她,在她耳畔轻轻地道:“正好我们都有些好奇。不如试试?”

    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地温润,可压低之后,像是若有若无地暗示,让人几乎无法拒绝。

    燥热已经让顾以安有些维持不了原本的思绪。

    理智渐渐远离了她。

    顾以安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白色的晴天娃娃在走道转悠了有一天了。

    它从带着影碟逃跑开始,它就一直在门外守着,等着看鬼王大人的下场。

    王妃大人不能总只罚属下,一点都不罚鬼王大人?

    突然,门开了。

    吊死鬼一望,一个吊死鬼眼熟的笔记本被人从门缝里扔了出来。

    随后,门被猛地关紧。

    吊死鬼一惊,鬼王大人怎么用回了这个形态?还有,王妃大人怎么那样生气?

    没等它想明白,它看到了更惊讶的事。

    只见被扔出来的笔记本上是打开着的,上面是一个巨大的“嘤”字。

    吊死鬼惊呆了。

    鬼王连“嘤”字都用出来了,竟然还被王妃扔出门。

    这不应该啊。

    鬼王大人究竟是干了什么惹得王妃那么生气?

    吊死鬼本来想着看陆子泽笑话的,不过真的看到这一幕后,它倒是变为关心了。

    “鬼王大人,您这是怎么了?您不说说要努力做人吗?怎么又变回这个形态了?”

    在吊死鬼接连不断的问题中,笔记本自动合上,它飘浮起来。

    在它的上空,一个个黑字慢悠悠地出现。

    “我不做人了。”

    吊死鬼疑惑:“啊?”

    笔记本上空的黑字溃散,拼成了新的文字。

    “试了一天,不错。”

    吊死鬼还是不理解。

    它看着黑字消失,然后笔记本飞向了房门,笔记本直接穿过房门,进入到了房间里。

    这回笔记本再也没出来,估计是成功获得王妃的原谅了。

    最后只有吊死鬼孤零零待在过道里。

    它自言自语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鬼王大人这关子卖得可真不是人。”

您正在阅读《被逃生boss宠爱[无限流]》的章节:第87章 不做人了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800/13930045.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