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骷髅之王 > 正文 第302章 番外:亚琛(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2章 番外:亚琛(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路易·芬格去参加交易会了。

    亚琛没有去, 在他决心回到三色堇帝国帝都以后,他就停止了修炼。他刚刚突破九级没有多久。路易·芬格与他说,他天赋不错,静心修炼数十年, 未尝不可以更进一步。

    北海群岛事少, 亚琛小半天就可以处理完政务, 余下的时间可以安心修炼。

    三色堇帝国幅员辽阔, 事务繁杂。在亚琛年幼时, 路德维希四世陛下重点培养西本, 对他也多是放养。现在, 他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闲暇时间, 他就是都用来修炼武技, 也只能勉强不荒废,更别提更进一步了。

    王权与武道的巅峰就像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亚琛曾横穿大半个帝国, 远至北海,他途径无数城市、乡村, 见过各种各样的风情,但他之所见再光怪陆离也远远不能与永夜城相比。

    这里是属于亡灵的城池。

    亚琛对所有见到的东西都感到新奇, 就连小摊上的米酒也是。一个个白色的小碗里都装满了浅绿色的液体, 飘着三色堇王宫特贡的绿米才有的香味, 酒香甜而不腻。他想尝尝,只是不清楚永夜城收不收现世的金币。

    “如果我是你, 我不会买这个酒。”

    亚琛被他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去——有个黑发碧眼的青年站在他身侧, 眉心是三色堇的标记。青年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整个幽暗的永夜城、车水马龙的喧哗街道都沦为背景, 不及他风采的十分之一。

    “这是永夜城的特产——百鬼酿,能让亡灵的魂体更凝固,对人类没好处也没坏处。”青年把视线转回摊位上,话语停顿了下,继续道:“不过唯有白骨制作的器皿,才能盛放百鬼酿。”

    亚琛再定睛朝小白碗看去,才发现那是人类的头骨做成的。他眼皮一跳,对这米酒再也没有兴趣了。

    他自然认得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青年。

    就在不久前的婚礼上,他还挽着安吉拉,把安吉拉交到永夜骑士团团长阿诺德的手上。

    亚琛却在他的身上感到莫名的熟悉,他脱口而出,“我们之前是在哪里见过吗?”

    青年把视线从百鬼酿上移开,不意外道:“回亚琛王子殿下。在帝都,那家小酒馆里。”

    被叫破身份,亚琛并不惊讶。对方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实力至少高他个大境界,不管对方是巫妖,还是圣阶,收集三色堇王族主要成员的资料都不是难事,更何况青年眉心的印记……

    可他近些年根本没有回过帝都,最近一次去酒馆还是与路易·芬格一起的。亚琛正要把记忆回溯到更久远的过去,突然,他福至心灵,不可思议道:“你本体是占星玩偶?”

    “是。也不是。”青年从容道:“忘了与殿下介绍。我是艾斯·诺依曼,出身威斯特法伦行省的诺依曼家族。”

    亚琛终于明白来人是谁了。

    艾斯·诺依曼这个名字,在西莉亚王后的日记里曾多次提及,对于西莉亚王后的那些猜测他原本还半信半疑,直到现在,他看到青年眉心的三色堇印记,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明——艾斯·诺依曼是红玫瑰夫人与他父王的儿子。

    亚琛神色复杂,问道:“这么说,你原本该是我的二王兄?”

    红玫瑰夫人与路德维希四世陛下认识在先,艾斯也要比他大上数月。如果艾斯在王宫长大,排行的确会在他之前。

    其实在艾斯突破圣阶以后,他可以去掉眉心的三色堇标记,但他身上的血脉不会改变,他使用的也还是三色堇斗气,他也就不再欲盖弥彰地去掉这个标记。这是他的来历,他无需否认。

    “不。我可不是王子。”艾斯笑得狡黠。

    他承认他的来历,可不意味着他认可他王族的身份。

    亚琛道:“你还没有回过三色堇王宫?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带你会去,父王应该也会想要见见你。”

    “不。”艾斯摇头。

    其实亚琛并不清楚,路德维希四世陛下早与艾斯见过,但他们就是两个生疏的陌生人,完全没有父子感情。路德维希四世陛下爱的也从来都是卡洛琳夫人,只是单纯地爱着她,对艾斯也未爱屋及乌。当然艾斯也不在意,他也不想凭白多个爹。

    同父异母的兄弟,生父还有这样大份家产,艾斯、亚琛的关系本该剑拔弩张。但可能是因为艾斯从来没有想过要回科奥瑟家族,亚琛从西莉亚王后的日记里也没看到王后对红玫瑰夫人及艾斯嫉妒、愤怒的感情,经过西本的事之后,亚琛更是对血缘看淡了很多。再者,卡洛琳夫人、西莉亚王后都已经香消玉殒,他们也都不想再把上一代的恩怨延续下来。

    此时,在双方若有若无的默契下,他们之间的氛围倒难得的有些友好。

    艾斯问道:“你怎么会来到永夜城?”

    永夜城还是很少出现圣阶以下的人类的。

    “我要出使芬格帝国,经过普林山脉,听闻太多双子城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想来这里看看。”亚琛正式被立为王储之后,轻易也不能离开三色堇帝国的帝都了。

    这可能也是他最后一次四处游历的机会。

    还有个疑问一直缠绕在亚琛的心里,他还是没有忍住,问出口:“上次在帝都,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避免三色堇家族诅咒的方法是要我离开帝都?”

    在他知道艾斯的身份以后,这个答案似乎变得显而易见。艾斯觉醒了三色堇印记,也是有继承王位的可能的。如果亚琛回到北海,芬芙儿在西北也不回帝都,那艾斯被立为王储的事也可以被提上日程了。

    亚琛不喜政治的风云诡谲。

    可他既然坐上了王储的位置,也不会任人拉下来。

    他自信自己是帝国最合适的继承人,路德维希四世陛下让他回帝都,除了他是父王的儿子,也是因为他的才干得到了父王与大臣们的认可。他主动提出让艾斯回去见路德维希四世陛下,也是因为他不惧怕竞争,他能拥有今天的地位,也不单纯是靠父王的偏爱的。

    他不清楚艾斯心里在想什么,但他直觉艾斯就是想与他竞争王位,也不会为此蓄意欺骗他。他觉得对方不是个卑劣的人。

    真奇怪,哪怕西本是他的王兄,他们共同在三色堇王宫长大,前者都不能给他这样的信心,但他仅仅见了艾斯两面,却觉得相对西本,艾斯与他在某些地方更加的相似。

    “这是作为兄长,我唯一能给予你的忠告。”艾斯笑。他的笑容异常坦荡,似乎此事与他立场五官,他半点也没有察觉亚琛心里的怀疑。

    亚琛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可他依旧没有再问。因为他们都清楚,亚琛最后会选择回到帝都,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他重新戴回王子的王冠,是效忠他的人,也是时局把他推回这个位置。

    不管艾斯的忠告有什么理由,他都不可能离开帝都。

    所以艾斯无需说更多。

    所以他也不会再问。

    可是在亚琛离开三色堇帝国的帝都之前,他的婚期已经被定下来了。

    克里斯琴·科尔文也与他说,多萝西没有与哪家少爷走得近,甚至不常去参加宴会,似乎静静地待在书房里看书,与侍女们打打牌、刺绣、画画,就让她感到非常满足了。亚琛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多萝西永远不会爱上他,他们会相敬如宾地过完余生。

    他会让多萝西成为王后,成为这个帝国最尊贵的女人,他会用余生爱她,保护她。他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可。

    但想到三色堇王宫他父王的玫瑰林,想到他夜夜笙歌、却从不快活的姑姑玛丽公主,想到功败垂成、死在新婚妻子手上的王兄西本,还有他最小的妹妹单纯美丽的芬芙儿,他害怕命运连这样的眷顾都不给他。

    他忍不住问道:“那你呢?你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人了吗?你就从来不担心这个诅咒吗?千年以来,三色堇家族从来没有人能逃脱,就算他们短暂地得到过爱情,也不过是命运开的个恶劣的玩笑。”

    艾斯望向他的目光清冷如水,其间的冷意一闪而过,却又很快如冰雪消融,化为融融的暖阳。

    “我当然遇到了。上次我们在帝都见面的时候,你不就已经见到了吗?”

    至于诺欧与他之间的感情,他也没有必要与这个便宜弟弟讲了。就像艾斯出现时那样,他又像是阵不易察觉的风,再次从亚琛眼前消失了。

    下一刻,亚琛觉得心口一阵刺痛。

    他扯开上衣的扣子,只见他的胸口新生出了个色彩鲜艳的三色堇的标志。

    “你没事?”米酒摊位边飘着的亡灵罕见地主动与亚琛说道。

    亚琛回答:“谢谢关心。无事。”

    他年幼时,因为还有个兄长流落在外,所以芬芙儿与他都没有成功觉醒三色堇标记。后来,他成功觉醒三色堇斗气,也就不再执着这事。他倒没有想到,会是艾斯帮他完成三色堇印记的觉醒。

    “不必道谢。只是看你认识城主,才多问两句罢了。”刚才艾斯、亚琛的对话,因为艾斯对周围静音,米酒摊的摊主并没有听见,但艾斯没有掩饰身形,他还是见到骷髅之王的。

    亚琛却倍觉诧异,“城主?哪座城的城主?”

    亡灵自然而然地回答道:“自然是永夜城的城主。亡界永恒的君王。”

    ……

    拂晓的阳光透过喷泉的水雾,在半空中照出道彩虹。

    克里斯琴、安东尼奥都早已在喷泉前等待他们。“殿下,你们之前去哪里了?”克里斯琴面露担忧,有段时间他们与亚琛王子、路易·芬格失去了联系。

    “去了不夜城的另一面。”亚琛道。

    回到不夜城亚琛只恍如隔世。很罕见的,即使是与他亲如兄弟的克里斯琴、安东尼奥,他也不想把在不夜城遇见艾斯·诺依曼的事告诉他们。

    就在这时,有个奇怪的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他们几乎是同时朝天空望去,有个小黑点出现在天际,渐渐变大,它的形态在他们的眼前也变得越来越清楚,修长的脖颈,矫健的身躯,巨大的翅膀……

    “是龙。”安东尼奥的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

    不久前,三色堇帝国前皇家近卫骑士团的团长赛克斯与他的同伴被封龙骑士。他们自魔法岛而出,骑着巨龙横渡海洋,飞过大陆,猎杀了所有从魔法岛逃脱的囚犯。他们如天神降临般出现在普林山脉两边,这段经历已经通过吟游诗人的歌谣传遍帝国。

    亚琛自然知道龙岛已经解封,但他没想到他会在不夜城见到巨龙,而且这条浑身墨绿的巨龙明显不是吟游诗人歌谣里的黄金巨龙,亦或是赛克斯的银龙。

    绿龙在不夜城的上空盘旋了几圈,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它对着座高塔直接俯冲而下。

    亚琛下意识地握住佩剑,以为这是绿龙对不夜城的袭击,但还没有等他想明白为什么不夜城的圣阶、巫妖都对绿龙的出现无动于衷,他就看到绿龙直接冲进了高塔之中,就像石头落入湖水之中,高塔上的光环只是泛起些涟漪,就毫无阻碍地让它进去了。

    这还只是个开始。

    天边两道流光,一道红色,一道银色,在它们抵达不夜城后,也如之前的绿龙般盘旋了会儿,然后冲进不同的高塔里。

    亚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睛里闪过丝震惊。

    龙族进入高塔的过程就好像魔导士进入他们的魔法塔。

    安东尼奥咽了口口水,他们昨夜可经过不少高塔,就连他们现在站立的地方都能看到四座十层高塔。

    难道这些高塔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只是普通的建筑,它们全部都是魔法塔吗?上苍啊,不夜城至少有上百座十层的魔法塔啊!

    众所周知,只有魔导士才能建立起十层的魔法塔,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不夜城至少有百余位魔导士?!

    亚琛想到他昨夜见到的人——艾斯·诺依曼,他是骷髅之王,自然也是双子城的城主。

    这里的一切也都属于他。

    震惊过太多次,亚琛都有些麻木了,他声音平静,至少其他人听起来是这样的,“父王跟我说过,龙岛、魔法岛都已经解禁,大概有不少魔导士恢复自由之身后来了这里。”

    克里斯琴补充道:“不夜城的图书馆有记载,龙王与不夜城城主是至交。龙岛、不夜城都有传送魔法阵,只是不会开放给外人。每个成年的巨龙都是魔法、武技双修的圣阶,它们如果愿意成为不夜城的护城神兽,不夜城就会给它们修建座十层的魔法塔,并给予它们其它珍宝。”

    “每个魔法塔通体都是空间石做的,里面的大小可能是外面看到的数百倍,甚至连通另个位面。所以他们保持原型,也可以直接进入。”克里斯琴眼中也生出向往,他继续道:“如果不夜城有人能够得到它们的认可,甚至可以成为它们的龙骑士。”

    “真的吗?”安东尼奥倒吸口气,惊喜道:“殿下,我们能不能别那么快去芬格帝国?你知道的,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龙骑士!之前巨龙从大陆绝迹,我以为我这个梦想已经不可能实现了,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等到龙岛解封……”

    亚琛直接扯着他的衣领,把他拖走了,“就算龙族打算在这里寻找他们的伙伴,他们也不会看上比他们还要弱的人类的。你要是真的有心,等突破剑圣再来。”

    在安东尼奥的不甘心的哇哇大叫中,亚琛最后望了眼不夜城,把这座无与伦比的城市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然后,他就带着他的伙伴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离开普林山脉后,亚琛他们很快与三色堇帝国的使团汇合了。

    之后的旅程都非常顺利,包括抵达芬格帝国帝都之后,与新国王的谈判。

    经过与小位面旷日持久的战争,两大帝国都元气大伤,这次谈判双方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

    在亚琛他们离开芬格帝国帝都的前一晚,菲尔·芬格还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晚宴。

    即使亚琛已经做好准备,芬格帝国的尤金尼亚公爵小姐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谈判的情形很可能对他们不利,但很凑巧,最近缪斯公主身体不大好,尤金尼亚公爵小姐要照顾她,面对三色堇帝国的使团,她连面都没有露。

    当然,这也说明菲尔·芬格真的坐稳了芬格帝国的王位。

    对于菲尔·芬格的来历——他是老国王精心培养在外面的儿子——这样的说法只能糊弄糊弄芬格帝国的平民百姓,顶多还有小贵族们。在他正式登基后,他的国王已经被三色堇帝国的情报人员扒得干干净净。

    原来他的母亲是布莱克家族的旁支,后来带着他嫁给了三色堇帝国凯撒商会的会长,他人生的前二十年都是以卡尔·凯撒的名字活着的。

    这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芬格帝国现任的国王竟然是在三色堇帝国长大的。

    他还能成功地瞒天过海,坐稳这个王位。或许刚开始有缪斯公主的帮助,但从这次亚琛出使芬格帝国来看,缪斯公主以及她的好友尤金尼亚公爵小姐已经被权力的中心边缘化了。

    卡尔·凯撒以菲尔·芬格之名,已经彻彻底底地掌握住了芬格家族的王权。

    现在,就是缪斯公主推翻先前的说法,说他根本不是老国王指定的继承人,也没有人会站在她那边了。

    等卡尔在这个位置上再坐上十几年,对贵族、对民间的影响更深,就是他说身上没有流着芬格家族的血脉,他们定然也会拥立他的。

    当然,他还有个更便捷的方法,在国内找个大家族的贵女联姻。有姻亲支持,他收拢整个帝国的权力会更加迅速。这样显而易见的选择,卡尔·凯撒不可能想不到,但他偏偏没有这样做。

    真叫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想到今后几十年要面对这样的对手,亚琛心里升起警惕,却又觉得热血沸腾,大有棋逢对手的感觉。

    卡尔·凯撒似乎心有所感,他也看向亚琛,他拿起酒杯,遥致亚琛,“为了两大帝国的和平!”

    亚琛回敬他,“为了两大帝国的和平!”

    卡尔·凯撒坐在首座,亚琛的位置在他右手靠下些,他现在也还只是三色堇帝国的王子,不可能与芬格帝国的国王平起平坐。

    他的视线落在卡尔·凯撒身上。卡尔容貌俊美,脸上却有种病态的苍白,饮酒之后,他的双颊又变得酡红,唯有他的双眼,亮得像是黑曜石。

    亚琛想起了芬格家族的传言——崛起于市集的芬格,将得到大陆东面的无上权柄,拥有这个世间所有的财富,但再多的金钱都无法阻挡他们身体的衰败,只要他们清醒一日,他们就要有心碎魂裂之痛,日日夜夜,现世亡界,如影随形……

    是不是就像三色堇家族的人无法逃脱诅咒般,芬格家族亦是如此?亚琛想了会儿,就自顾自摇了摇头,卡尔·凯撒只是看起来有些瘦弱,但可能这是芬格帝国的流行呢?他要是真的那么痛苦,哪能这样镇定自若地坐在首席?

    就算芬格家族真的有这样的诅咒,也未必都会灵验。

    就像他,他不也与多萝西订婚了吗。

    殊不知,卡尔这时候脑海里想起的是桩数天前的会面,那场会面也与芬格家族的诅咒有些关系。

    艾斯比三色堇帝国的使团更早地来到了芬格帝国的王宫,他与卡尔详细讲了小位面的事,还有两大帝国、魔法岛、龙岛需要进行的善后工作。

    还有关于他身上的诅咒。

    艾斯告诉他,“我得到了占星师的传承,已经可以一定程度欺骗星象。只要你离开芬格帝国,再也不要使用菲尔·芬格这个名字,不要与这里的一切扯上关系。我就可以帮助你重新恢复健康,从这无尽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大殿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艾斯与他,也只有这样的时候,卡尔才会侧卧在榻上,用手去揉心脏的位置,试图让自己好受些。

    卡尔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艾斯,谢谢你的好心,但我留在这里是我自己的选择。”

    他跟缪斯公主承受同样的痛苦,但缪斯公主缠绵病榻,痛得下不来床,他却能坐在这里。

    “你看,我现在是芬格帝国的王,帝国的面积从普林山脉一直到东海尽头。我站在帝都的城墙上,有无数的臣民向我跪拜;我剑之所指,有数不清的骑士为我厮杀。而跟着你离开,仰仗你的鼻息而活……我的朋友,我当然相信你对我不会太坏,但是……”

    这样疼痛的活着,也好过碌碌无为的一辈子。

    “就算能够得到永生,这样的平庸,我也不会快活的。“

    艾斯无奈,卡尔算是他少数的好友了,但各人有各人的选择,他无法再劝。

    “好。如果将来你有子嗣,希望他不要重复这样的命运,你可以让他来找我。”艾斯道。

    “子嗣?”卡尔轻笑一声,“我大概是不会有子嗣了。没有女人能够给我带来幸福。就是床事,也是一种折磨罢了。”

    缪斯公主不会有子嗣。

    他也不会有。

    “芬格家族的血脉,就到我们这一代。”

    这样的命运,不要再延续下去了。

    ……

    三色堇帝国举国欢庆。

    亚琛王子被立为王储的同时,还要迎娶科尔文首相的小女儿、他挚友克里斯琴·科尔文的小妹妹,这是段各方面都看好的婚姻。

    科尔文家族虽是新贵族,但科尔文首相精明强悍,是帝国权力中心的几人之一。与亚琛王子联姻,科尔文家族一下子就能摘掉暴发户的帽子,作为王族的联姻家族变得更为尊贵。对亚琛王子也是利远大于弊,这意味着科尔文家族被牢牢地绑在了他的战车之上,以后路德维希四世陛下也不会轻易动他。

    在民间,路德维希四世陛下为他造势已久。亚琛王子雄才大略,为帝国开疆扩土,让北海群岛重新归为帝国的版图,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多萝西·科尔文小姐是闻名帝都的白玫瑰,容颜清雅美丽,品性贤良淑德,每年冬天还在帝都城外发放面包、热汤。她名声极佳,可以很好地弥补亚琛王子多年远离帝都带给民众的陌生感。

    婚礼当天,亚琛完全忘记了作为王储的矜持,他见人就笑,见酒就喝,还被安东尼奥嘲笑,“像傻瓜一样。”

    而等到他站在他宫殿的门口,他才明白,他竟然真的是个傻瓜。

    哪怕喝再多的酒,作为九级剑士,他也能清清楚楚地透过薄纱做的帷幔,看到帷幔后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他还能听到多萝西的啜泣声,“诺拉,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了,你就是再早上几个月跟我说也好啊……”

    “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一点都不喜欢练剑,我之所以这样辛苦,是因为我只有成为优秀的骑士,科尔文首相才会允许我留在你身边……”

    诺拉出身平民,从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出色的武道天赋,科尔文首相花重金培养了她,让她以侍女的身份留在科尔文家族,做多萝西的玩伴。在她通过骑士团的考核之后,她也成为了守护多萝西的女骑士。

    很久之前,亚琛就听说过诺拉。诺拉不仅实力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容貌也极出众,之前还曾有小贵族向她求婚,被她以要守护多萝西·科尔文小姐为由拒绝了。

    当时,亚琛还有个狐朋狗友与他说:“这个女人野心极大。你信她真的是想要做科尔文小姐的侍女吗?她定然是看不上那个怂包,非要找个有爵位继承的贵族呢。”

    对于这样的八卦消息,要不是跟多萝西有些关系,都不会在亚琛的记忆里留下印象。尽管如此,他也只是一笑了之。

    亚琛嗤笑一声。

    他们都没有想到,诺拉的野心能这样大,竟然会瞧上他的王妃。

    而他的王妃大概也……

    多萝西朝她摇摇头,“你怎么会觉得你是一厢情愿呢。我这么多年不结婚,跟父亲说要做一辈子的老姑娘,我以为你是明白的。你为什么才与我说。”

    “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你也……”

    “咔嚓——”亚琛推开了门,走进了宫殿里面。

    他看到听到响声,诺拉飞快地离开,看到多萝西匆匆地拭去脸上的眼泪。

    他告诉自己,他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他可以找个借口,把诺拉调离王宫。

    他相信,以多萝西的品德,以她对家族的重视,她不会违抗他,会尽心尽力做好个妻子,在不久的将来,她也会是个好母亲。

    “多萝西。”他走到他的面前,轻声唤她的名字。

    她依旧那么漂亮,妆容无暇,只有双眼还含着泪珠,像是清晨沾着露水的白玫瑰,只等着人采摘。

    有千百种念头从亚琛的脑海里闪过。

    “我要与你说对不起。”

    他想告诉她,他也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她。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但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该告诉你。”

    在他远去北海的时候,他也从未忘记过他。他年纪不小了,克里斯琴、安东尼奥都曾建议过他结婚,但他心里妻子的人选从来都只有一个人。

    “在北海的时候,我遇到了个女孩,她很漂亮,也很单纯,我们相爱了,也结婚了。只是一场海啸,把她从我的身边夺走了。我发誓她会是我此生唯一的妻子。”

    话说出口就变得越来越容易。

    “但父王不会同意,大臣们也不会同意,我卑劣地想要找个人做挡箭牌。多萝西,我想要你做我名义上的妻子,帮我打理王宫,以王后的身份站在我的身边,但永远也只有这样。”

    多萝西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相信,她会成为个很好的王后的。

    她用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化完了亚琛的话,或许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她整个人都放松了,她拉着她华美的裙摆,向亚琛行礼,她从未像此刻容光焕发,雍容华贵,“为殿下效劳是我的荣幸。请殿下不必自责。”

    亚琛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他朝她客气地点点头,转身,不失风度地离开了。

    (完)

您正在阅读《骷髅之王》的章节:第302章 番外:亚琛(下)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98/13929903.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