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穿成渣了偏执男主的万人迷 > 正文 第66章 结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6章 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绪心脏跳的巨快,他睁开眼。

    白色的天花板,伴随消毒水味道。他手背还打着吊瓶,透明管子一直延伸到上方。不是那个该死的白色沙滩……

    时绪一瞬间飙泪了:“我成功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时绪哑着嗓子大声欢呼一声:“我成功了!我回来了!”

    “病人醒了!”

    “病人疑似处在过度震惊状态……”

    一堆医生急匆匆推开门,但却有人比他们更快。

    为首的少年怔在病床前,向来冰冷的表情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缝。

    那双清冷黑眸中溢满了不可置信……以及一丝狂喜。

    他的时绪醒了。

    等了整整一个月,所有医生全部摇头说基本没可能醒的人……就这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面前。

    病房里的声音如杀猪。“啊啊啊我回来了!”

    “病人正在大声惊叫,疑似神智思维混乱,准备测试……”

    “去你的,你才神智不清!”时绪一把掀开被子,两腿一蹬就抱了上去。

    他卖力揉着靳择野的头发,深深吸着对方身上熟悉的薄荷香。

    “不愧是你啊靳择野!你太棒了!”

    曾经自杀七十多次的压力在这一刻全部倾泻,时绪哭得稀里哗啦的:“你知道吗靳择野我都把命赌给你了……幸好你没让我失望!”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医护们震惊了。

    他们见过植物人苏醒后怀疑现实的,喊妈妈的,也见过不敢置信想自杀的……但刚苏醒就大声告白,还这么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这还是第一次见啊!

    但实在不敢多看热闹,医生们很快就都散了,还贴心的带上了门。于是病房里就剩下两人。

    靳择野慢慢环住怀中的人。

    少年哭得昏天黑地,像是受了天大委屈。泪水顺着脸蛋儿流到下巴尖……啪嗒啪嗒的化成珍珠落在地上。

    “别哭了,再哭我就亲你了。”靳择野轻声说。

    等了半晌,怀中的人抽泣声居然小了。气氛过分安静,靳择野凝神一看,少年居然紧闭眼睛,一边抽噎一边撅起嘴,“……那,那你亲啊。”

    一个吻如狂风暴雨,仿佛克制了很久。

    但却又无限隐忍,小心翼翼,如同对待最珍贵的宝物。

    擦,这货突然这么温柔还有点不习惯。

    时绪舔舔嘴唇,耳根微红。

    但偏偏这时乐极生悲,他脸猛地白了。额头渗出豆大的汗。

    靳择野一下搂紧他,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是不是哪里疼,需要叫医生么?”

    不是……原因好像不是这个。

    时绪嘴角一抽,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那啥,你让我缓缓,我好像腿抽筋了……”

    过了几天,时绪做完复检成功出院。

    好不容易安抚好时母,还是拗不过对方把靳择野叫了过来。按时母的话说,就是为了庆祝他出院,一定要请小伙伴来吃一顿。

    这一请,居然来了挺多人。

    吃完饭后,邹唯一盘着腿坐在客厅沙发上翻着书念叨着什么。乔白帮着时母收拾桌子,徐乐和陆闻连同班上几个关系好的正在玩抽王八。徐乐满脸沮丧,陆闻正嘻嘻笑着给他脸上贴纸条。

    徐乐威胁:“我警告你别太过分,小心我把你网页里最见不得人的搜索记录公开!”

    “得了你,我才不信呢,”陆闻啐口吐沫把脸上纸条抹平了。

    “卧槽卧槽你狗不狗啊,居然拿口水抹!”

    “……你不用帮我收拾,和他们去玩。”时母试图劝阻。旁边这个青年精英打扮,却挽着袖子帮她收拾,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我不参与闹剧。”乔白推推眼镜,视线看向二楼,“而且是老板让我帮您的。”

    二楼卧室。

    两人挤在电视机前,没人说话。

    听着楼下嘈杂声音,时绪有些纠结。

    这什么情况啊。刚吃完饭嫌客厅挤他就上来透口气,结果靳择野这货跟在屁股后面一起上来是什么情况。

    关键下面那帮人看他们还一副“你们两个去我们都懂得”的眼神……

    “我们节目组为这对嘉宾选择的订婚地点在爱琴海,让我们为他们送上祝福!”

    刚才没注意,电视里居然是档婚恋节目。时绪正要换台,又停住。

    ……订婚。

    时绪眼珠一转,突然感叹道:“婚礼啊,真好。”

    仔细想想,他去平行空间也不是没收获。

    至少靳择野从小到大几乎所有样子他都看过了,现在对方在他面前跟透明人没区别。

    没准还能说嘿哥们别看你是个面瘫酷哥,但我见过你小时候流着哈喇子穿开裆裤的样子哦!

    嗯虽然哈喇子是他编的,但开裆裤是绝对见过的!

    时绪故意神秘道:“对了,你信不信我知道你未来想在哪举办婚礼?”

    “……”

    “等等等你别说话让我猜……是西班牙对不对!”

    时绪已经准备好迎接少年崇拜又惊讶的眼神了,但谁知对方深深看了他一眼,语气微哂:“那原因呢?”

    “因为西班牙比荷兰强。”

    “因为西班牙比荷兰强。”

    两人异口同声,时绪目瞪口呆。

    等等,这可是平行世界里六年后的靳择野才知道的事啊,现在这货怎么就知道了?

    “你……”在时绪仿佛看鬼一样的视线里,靳择野突然伸手碰了碰他的唇,一字一句说:“哥哥……很美味。”

    拜托不要用面无表情的脸说这么惊悚的话!

    等等,这不也是平行世界里小豆丁给他说的话吗。时绪脑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你,你知道了……不是,你怎么知道平行世界的事?”

    “你忘了,我就是打破平行世界才来的这边,”靳择野说,“你苏醒后的几天,我就慢慢想起来了。”

    时绪差点咬到舌头:“那岂不是……”

    那岂不是他各种羞耻的样子都被这货看到了!完全,毫无保留的那种!

    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被亲,被压,被绑着手亲,被摸肚子,甚至有次他身上只能穿件衬衫,这货在平行世界甚至不给他别的衣服穿。

    “我亲眼看见你死了七十九次,我不会再……”

    没注意少年低声说了什么,时绪沉浸在深深的失败中。

    不行,他不服。

    “不行,那你闭上眼睛。”

    “怎么了?”

    “哎呀别多问,你闭上眼睛就好。”

    靳择野嗯了一声,闭上眼后,周围感官更加敏锐。他可以清楚听见身旁的窸窣声,对方正悄悄朝他靠近……然后小心扯开了他的衣领。

    这一刻,他颈间黑鳞暴露在对方眼前。

    靳择野呼吸微顿,但并没有睁眼。

    黑暗中,他感受到对方俯下身,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鳞片上。

    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碰到了鳞片……然后试探的蹭了蹭。

    是舌头。

    对方舌头在舔他的鳞片。

    “脏。”少年哑声说,他下意识起身,但又被对方按住。

    “嘿嘿,哥好不容易找到你的弱点,才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跑呢。”耳旁时绪奸笑两声,带着诡计得逞的喜悦。

    侧颈的温度发烫。

    耳旁传来呼吸声,像是幼猫的小声呼噜。还隐约听见喘息和咽口水的声音。

    时绪偶尔垂下的碎发搔刮着他的脸,很痒。

    黑暗中,没人看见靳择野的表情。

    这是跟随他十八年的东西,也是他恨了十八年的东西。任何人见到这些鳞片都会退避三舍,他们说这是最肮脏的东西,是妖孽作祟。

    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敢碰这些鳞片。

    这是怪物的证明。

    但旁边时绪却津津有味,像在吃奶油蛋糕。

    侧颈皮肤,细密的鳞片……还有鳞片下被靳连毅砍出的深深伤疤。

    全部被一并吞没。

    “好烫。”时绪小声抱怨。

    “说啊,哥哥让你爽不爽?”半晌,时绪又恶声恶气的威胁。

    “……”靳择野没说话。

    时绪不依不饶,偏要听靳择野亲口说出来。他都这么卖力了……这厮居然还这么冷淡,等等,难道鳞片不是靳择野的弱点?他从最开始就错了?

    时绪大失所望。正好听见楼下有人叫他,转身便走。

    没发现靳择野在他走后突然仰头躺在椅子上,胳膊肘遮住脸上所有表情。

    窗帘微掀,只有月光偷洒在少年微弯的唇角。

    他低低“嗯”了一声。

    阿时,真犯规啊。

    ……

    时绪踩着拖鞋下来的时候有点呆,都快十二点了,但客厅人居然一个都没少。

    “你们怎么还没回去?”

    徐乐赶紧把他拉到旁边:“小宝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忘记老板生日呢!”

    “我靠原来今天是他……”时绪被捂住嘴巴。

    “嘘嘘嘘……这可是惊喜。”

    眨眨眼,时绪乖乖指了指楼梯:“但是他已经下来了……”

    楼梯上的少年居高临下。

    接收到自家老板视线的刹那,徐乐就赶紧松开时绪。他啪一声打响了旁边的纸礼炮,:“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身后一帮人齐声道。

    他们同时打响彩带礼花,噼里啪啦声让屋子一下热闹起来。

    “嗯,时绪母亲还做了生日蛋糕。话说为什么要让我来做主持人……”邹唯一推推眼镜,却一下被陆闻挤到旁边,“快看,这可是我们一起准备的生日蛋糕!”

    “别贴金了,你就负责插了蜡烛!”徐乐翻了个白眼。

    系着围裙的时母笑着让开,只见桌上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上插着“19”两个数字。

    众人围在桌前,一个个送上准备好的礼物。

    手表,钱包,领带……见鬼,这帮家伙怎么这时候这么正经。时绪心里惴惴不安,他哪敢说他忘了今天是靳择野生日,所以也没准备什么生日礼物。

    眼见礼物越堆越高。时绪突然想起楼上抽屉里还有颗珍珠,如果说“嘿你看这珍珠品相圆润,价格昂贵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惊不惊喜啊”……不行,这话敷衍的他都想抽自己。

    徐乐拍拍手,“大设计师该你了!”

    邹唯一送的礼物出乎所有人意料。

    树脂被浇灌成蛋形,木质底托。树脂透亮的和玻璃似得,折射着静谧的光芒。而在中央盘踞着一只威风凛凛的黑龙。身上黑鳞狰狞,微抬龙爪。所有人都看见黑龙爪心藏着一颗硕大圆润的珍珠。

    这动作像是占有,更像是守护。

    似乎隐隐有倒抽凉气的声音。

    众人都没说话,只有时绪满脸惊讶,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龙蛋表面,“……真漂亮。”

    “花了我整一个月,但我觉得很值,”邹唯一推眼镜,直直看向面无表情的少年,“很适合你,不是吗?”

    空气一瞬间死寂,但又在徐乐的插科打诨中变得活跃。这就像个小插曲,很快就到时绪送礼物了。

    众人齐刷刷朝他看来,时绪垂下头,紧张的直捏裤子。

    要不坦白从宽算了,他想。

    “卧槽小宝贝你不会真忘……”

    “他已经给过我了。”靳择野打断了徐乐的话。

    “我就说嘛!”徐乐一拍大腿。

    恰好窗外放起烟花,大家放下零食都跑出去看烟花了。时绪则心虚的说:“礼物的事……”

    “下个生日再给我。”靳择野说,“还有下下个。”

    下个生日,还有下下个。

    他们会一直在一起过生日,是这个意思。

    “笨,还有下下下个,还有下下下下个……”时绪笑的灿烂,露出一口大白牙,“我要一直送到你老的走不动为止!”

    窗外绚烂的烟花在靳择野眼底漾开,如同柔和星点。

    他认真看着眼前人,“说好了。”

    “当然当然,你还不信我啊……跟你拉钩行不行?”

    时绪当机立断勾住靳择野手指,嘴里还念念有词:“拉钩上吊一百年,说话要算数,骗人的是小狗……”

    这回换时绪紧紧勾住对方的手,没有再松开。

    也不会再松开了。

    这是他看上的少年。

    ……也是最棒的少年。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啦。邹唯一送这个礼物的缘由会写在番外里。番外还会讲时绪昏迷这一个月,靳择野做的所有事(黑化预警)。番外请酌情观看!喜欢治愈结局的不建议看番外!

    老规矩,关于《穿成渣了偏执男主的万人迷》你不知道的十件事欢迎来微博解锁~@一箱王薯片

    ——————————————

    顺便下本《全宇宙的大人物都被我渣过》,渣受+前男友们超刺激的修罗场,感兴趣的点点收藏!

    爱你们所有人。啾!

您正在阅读《穿成渣了偏执男主的万人迷》的章节:第66章 结局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94/13928593.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