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 > 正文 三部镜头长短不一的单反相机对着他们。 (8)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三部镜头长短不一的单反相机对着他们。 (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知劳逸结合的重要,赶紧喊停,让他们休息。

    谢舟拿着水过来,看到席洛澹的脸上还是红红的,忍不住拿玻璃瓶贴上去。

    席洛澹浑身一颤,有点受惊,“谢了,哥……咳咳,我是说……”

    谢舟面无表情地放下水瓶,拿过席洛澹手里的剧本,“别看了。”

    席洛澹知道自己说错话,抿着嘴不吭声,冲着谢舟眨巴两下眼。

    谢舟搂着他的肩膀,“休息一会儿。”

    席洛澹往他的肩头一靠,“好呀,老公……”

    谢舟搂着他的手渐渐收紧。之前在剧中演季小渝母亲的演员,刘企拍完戏一直没有退组。

    原来与她同一个公司的另一名女演员,也在电影里饰演重要配角。

    女演员叫华淼,名气也不小,再一问,原来刘企是她的小阿姨。

    而刘企虽然当演员没什么名气,其实当幕后做了好多年,现在都有不少演职人员认识她。

    席洛澹忽然发现这部电影藏龙卧虎。

    演他父亲的黄一石,国民认知度高,哪怕叫不出名字,也一定看过他的脸。演他母亲的刘企,认识很多台前幕后的人。更别说华淼这样一线女演员,只是演一位配角。

    华淼在电影里,演一位跑长途的女司机。

    造型简单,脑后随意扎着一个辫子,颜色暗沉制作蹩脚的套头短袖,还有破洞的牛仔裤。

    在各大活动上的华淼,永远都是靓丽好看,身上闪着光一样。

    但化妆师对造型还有要求,甚至给华淼的牙齿涂了点黄。

    走出来的时候,别人都认不出那是华淼。

    华淼咧嘴一笑,要是给他粉丝看到,估计得哭。

    她化完妆,就被罗导演带来见两位主演。

    华淼的身影在两人面前一晃,大咧咧地往他们俩身边一坐。

    华淼:“谢哥,席哥,你看我这造型怎么样啊?”

    席洛澹微笑,“化妆老师技艺越来越精妙了。”

    华淼突然转身往谢舟腿上一趴,向席洛澹笑着说:“那这样呢?看起来像不像是你的情敌啊?”

    别说吓到了席洛澹,连罗导演都吓了一跳。

    谢舟碍于对方是位女生,没有用很大的动作,而是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拉起来,靠在椅子上。

    罗导演连忙去看谢舟的脸色。

    谢舟也冷漠地朝她看来,眼神中像是在说,这人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

    随即,华淼爽朗地哈哈大笑。

    华淼:“我相信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的!”

    席洛澹还是很照顾女士的心情,露出一个笑容,笑道:“嗯,会的。”

    坐在另一边的罗导演见状,赶紧把谢舟和席洛澹叫过来,说是要站位排练。

    罗导演小声说:“华淼一向说话粗糙,有时候说话都不过脑子,你们俩不要生她刚才的气哈!”

    其实席洛澹看华淼的角色造型,的确符合电影里那个情敌模样。

    难道刚才华淼就已经入戏,在演情敌吗?

    再看谢舟,他的手一直紧紧拽着裤子。

    刚才,这里就是被华淼趴过的地方。

    席洛澹去抓谢舟的手,对他笑着摇了摇头。

    谢舟这才缓缓松开。

    席洛澹忽而想起来,以前谢舟说过,不会让他吃醋的。

    可这不是拍戏吗?

    与此同时,华淼的小阿姨刘企,急匆匆跑过来,说刚才华淼做了什么让他们不高兴的事情,还代她来道歉。

    难怪刘企一直没有退组,看来是早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女会做一些出格的行为。

    刘企说,以前华淼不管拍什么戏,都喜欢这样跟人开玩笑。

    席洛澹一听便明白了,看来华淼就是这种个性的人,戏碰上谢舟这样认真的,就有些水土不服。

    谢舟对着刘企笑了一下,算是他大人不记小人过。

    开玩笑,只有大家都认为是玩笑,才能开的呀。

    可能华淼也意识到,自己当着有家室的人乱开玩笑,搞得对方不高兴,除了排练和正式开拍,就再没来找他们俩凑过热闹。

    下午有华淼和谢舟的对手戏。

    席洛澹站在旁边围观,倒也不怕他们会闹情绪,他们可都是专业演员。

    剧情发展到,华淼饰演的女司机孙芳虹,对姜槐一见钟情,她又是主动的类型,所以直接向姜槐表白,提出想和他处对象。然而姜槐当场拒绝,叫孙芳虹好一阵难过。

    这一段剧情台词不多,很顺利就拍完了。

    但群演的剧情还没结束。

    晚上要拍摄整部电影里唯一的夜场戏。

    剧情里,晚上有很多不出车的货车司机们,凑在物流中心外的停车场里,有人拿来一个露天KTV的音响,大家凑在一起唱歌。

    孙芳虹带头,站在音响前面跳舞,好像是要宣泄心中不满的情绪。

    其他司机,要么不会跳舞,只是围成一个圈看着他,要么一起跑进舞池里,跟孙芳虹一起跳舞。

    孙芳虹看到姜槐带着季小渝蹲在圈外,跑上来拉姜槐的手,想让他一起跳。而且她还当着季小渝的面,说姜槐接下来跟他不跑同一条路线,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面,难道都不给她留点念想吗?

    这时候的季小渝,对姜槐的感情还有点懵懵懂懂,但在听到孙芳虹的话后,才意识到他对姜槐的情感,是想拥有他,是想让他的身边只有自己。

    而意识到季小渝情绪不高的姜槐,索性拉着季小渝一起跳舞。孙芳虹看着姜槐,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机会。她一个人黯然神伤地跳完舞,当晚开着车离开。

    正如罗导演所说的,推进感情最好用的工具,就是情敌。

    可惜席洛澹本人没多少这方面的经验,只能靠导演言传身教。

    晚上,其他群演都到齐,大家围成一圈,听导演讲戏。

    每个群演看起来都像是货运司机,但每一个都有好几年演戏经验的专业演员。

    席洛澹特别佩服导演找来的这些演员,要不是周围有摄影机架着,他有一瞬间好像回到之前,跟着谢舟旅行的时候,在物流中心见到的那些个现实中的长途司机,还真是没什么差别。

    席洛澹蹲在谢舟的身边,看着工作人员撤出拍摄现场。

    面前,华淼已经站在中间,做好准备,等导演喊开拍。

    席洛澹的心里也端起季小渝的心情。

    这有点像几百年前,他发现自己喜欢谢舟时的那样。

    一点都不想表现出来,可心里的情绪像是地表涌出来的泉水。

    季小渝其实已经喜欢上姜槐,懵懂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他当天有偷偷看到孙芳虹对姜槐的直接,也看到姜槐坚定的态度。

    他想学孙芳虹那样,把心里的感情告诉姜槐,又怕得到像她的结果那样,被姜槐拒绝。

    然后,他就被姜槐拉去跳舞,两人也没学过跳舞,就跟别人一样站在原地跳跃,姜槐还拉着季小渝站在原地转圈。

    季小渝看到姜槐脸上快乐的表情,他觉得,只要姜槐还想和他一起跑长途,还把他留在身边,那么就算那份感情不说出来,也没有关系。

    而这段戏份,罗导演是完全放开了让他们拿出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去演。

    这是电影前半程剧情结束的标志杆。

    也是季小渝和姜槐开始意识到对对方的感情,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

    拍完这段戏,罗导演站在椅子上给他们鼓掌。

    主要是给席洛澹和谢舟,说他们俩把角色感情分析十分到位。

    罗导演拿着大喇叭叫他们俩过来看镜头。

    画面里的两人是很欢乐,但在对方注意不到自己的时候,偷偷露出一些窃喜来。可能是高兴他们俩牵过手,哪怕是无意的,也值得珍藏在心里。

    夜晚的气温比较低,席洛澹的身上披着一件外衣,他笑着抬头去看谢舟,刚好谢舟也朝自己看过来。

    他们俩都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

    本来还担心有那么多群演,可能不会那么顺利。

    结果比计划早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收工。

    罗导演喜欢看他们拍戏,但不一定喜欢看他们俩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今天可以收工了!”罗导演向他们俩挥了挥手,“早点去休息!”

    华淼跟着刘企已经坐上车回酒店了。

    其他群演们也成群结队地往城镇方向走。

    林阳曜已经开着房车在片场外等候。

    席洛澹走到马路上,突然拉了拉谢舟到手,说:“我突然想这样走一走,可以吗?”

    谢舟疑惑地看着他。

    席洛澹笑说:“就是走一段路,想吹一吹草原上的风。”

    谢舟神情温和,没有拒绝。

    他让林阳曜开着车,带着保镖,远远在后面跟着。

    已经是初夏季节。

    白天他们穿着短袖,还嫌天气太热,恨不能赤膊上阵。

    但晚上凉风习习,少穿一件衣服,都怕会被吹感冒。

    他们俩都穿上了长袖单衣,牵着的手倒是很温暖。

    席洛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就想这样走一走才舒服。之前每天都是坐着车回去,有点急急忙忙的。其实……其实我还想说,拍戏能拍得那么顺利,得好好感谢你。”

    谢舟困惑,他也没做过什么,只是好好陪在席洛澹的身边,和他一起演戏而已。

    席洛澹对他温柔一笑,“首先就要感谢你,来争取姜槐这个角色。我看到那个沙文磊的事,要是让他签到这个角色,恐怕电影都没有那么顺利拍摄下来。”

    谢舟展开眉头,笑道:“该是吕学彦感谢我。”

    席洛澹晃了晃他的手,“我是主演,也要的嘛!还有就是,我能这么快把握季小渝这个角色,也是因为你。”

    他们平时没少凑在一起研究剧本,谢舟又不明白了,这不足以让席洛澹这么感谢自己。

    席洛澹说:“我知道向雨写的这个剧本,并没有拿我们俩当原型,但我心里觉得,季小渝和我之前的心境有点相似。如果不是和你经历过这段感情,我就没有这些在感情上的体会,所以,我要谢谢你呀。看着你,我才能这么深刻地理解角色,今天的临场发挥,才能让导演满意。”

    谢舟:“是你领悟能力好。”

    席洛澹摇摇头,“这不是跟你在客气,真的……”

    谢舟攥紧他的手,“我们之间,不用感谢。”

    席洛澹垂眼浅笑,“好……还有就是,我看着戏里季小渝和姜槐,稍微有点羡慕。你看我们俩为了拍戏,每天都是在酒店和片场两边赶来赶去,都没什么机会干点自己的事……咳!我是说,像现在这样,手牵着手走一段路,这样就好!没说别的什么……”

    看到谢舟要凑过来吻他,席洛澹连忙解释。

    谢舟松开手,转而搂住席洛澹的肩膀,还是亲了下席洛澹的耳朵。

    谢舟:“我们和戏里不一样。”

    席洛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其实谢舟最近总是揪着他,要他喊“老公”,就是想让他分清拍戏和现实。

    刚开始席洛澹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的确满脑子装得都是季小渝。

    但现在他知道,只要内心彻底理解这个角色,那么他时时刻刻都能入戏。

    他自然就分得清面前是姜槐,还是谢舟了。

    席洛澹突然停住脚步,面对转身看着自己的谢舟,他张开怀抱,拍了拍谢舟的背。

    谢舟也顺势抱住他,只是心里有点紧张,不知道席洛澹想说什么。

    席洛澹笑着在谢舟的耳边说:“当然不一样,戏里是戏里,我们是我们,你说是?谢舟舟~”

    谢舟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席洛澹是喊自己“谢舟舟”,这是他之前唯一主动喊过自己的称呼。

    谢舟紧紧抱住席洛澹。

    他知道自己可能是担忧过了头。

    还好还好,在他怀里的还是他的席洛澹。

    作者有话要说:你小席还是你小席!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梦的糖窝窝、楚林秋、Sunny89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62、重要经验

    偶尔来剧组探班的吕学彦, 坐在导演的身边,摇着扇子,说:“是不是我的错觉, 谢舟和席洛澹两人是不是越来越腻歪?他们俩是来拍电影, 还是来度蜜月的。”

    罗导演现在也有这种感觉。

    罗导演说:“人家本来就是夫妻,恩爱不是挺正常的嘛?难道你和向雨就不这样?”

    “我和向雨……”吕学彦愣了一下,往后弹出能有一米, “你怎么知道的?”

    罗导演哈哈笑了起来,“看都看出来了,你瞅谢舟他们, 再看你和向雨, 我又不是瞎子。”

    吕学彦和向雨的事,没有刻意隐瞒, 也没有故意宣传,而且吕家并不怎么接受向雨, 所以周围朋友里知道他们俩关系的,也没几个。

    吕学彦看了眼罗导演, 不敢再多待在她身边, 赶紧去找谢舟和席洛澹。

    谢舟这次又跟进投了五千万,让有点紧张的资金顿时充裕不少。

    吕学彦也是因此才来探班, 感谢谢舟。

    然而谢舟一看到吕学彦, 就按住他的肩膀,微微摇头。

    吕学彦心领神会,没说谢舟后来追加投资的事。

    直到席洛澹被罗导演叫过去站位。

    吕学彦这时候真要喊一声谢舟为“哥”了。

    谢舟摇摇头, “是我父亲追加的。”

    吕学彦想到自己的父亲,顿时心里颇为羡慕。

    谢舟瞥了他一眼,“所以你别说。”

    吕学彦把那些羡慕嫉妒往旁边放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也有你的难处啊!之前罗导演还跟我说,席洛澹之前好像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应该是你帮着调整好的?”

    谢舟:“没有,是他自己。”

    吕学彦拍了拍手,“不愧是被你看中的人,我也越来越期待这部电影了。不是我自吹自擂啊!当时看到你争取到这个角色,我就知道这部电影已经稳了。你说等上映后,能不能冲刺一下国内三大电影金奖?”

    谢舟又瞥了他一眼,“有梦想就好。”

    吕学彦捧腹大笑,“万一实现了。”

    谢舟觉得,他的梦想倒是已经实现了。

    一会儿,剧务又跑来请谢舟去站位。

    谢舟对吕学彦点了点头,忙不迭地去找席洛澹。

    吕学彦见状,也拍了拍衣服,离开了片场。

    当天拍摄的镜头不多,可气候实在不给面子,地表温度曾一度突破四十度。

    席洛澹最近因为拍摄而被太阳晒得有点黑,而他一出汗,透着红的地方就显得白。

    加上顺着脸颊淌下来的汗水,导演还特地在脖子以上捕捉了好几个特写镜头。

    而在电影的后半程,发展成季小渝和姜槐之间感情的纠葛。

    季小渝发现喜欢姜槐,主动跟在他的身边,就算姜槐只是去一趟超市,他也要跟过去,好像连一秒钟都不愿意分开。

    而姜槐对季小渝的感情,一开始说来复杂,可能刚见面时,就他产生了些保护欲,到后来听闻他的身世,就更加放不开他。

    还有,姜槐当年的成绩也算不错,如果努力一点,以后也是能考大学的好料子。可惜和朋友反目,被老师误解,还有家人的责备,让他心灰意冷,这才放弃继续读书深造的机会。

    姜槐知道,季小渝不一样,他还有机会的,而自己会给他这个机会。

    剧情里,姜槐把他们俩一起跑长途赚到的钱,一部分攒了起来,现在已经攒够了一万多,至少可以保证季小渝一年的学费。

    他藏银行卡的时候被季小渝发现,在季小渝的追问下,他坦白了这件事。

    季小渝很感动,却又不想与姜槐分开。

    他说自己已经把学校的知识忘得差不多,而且也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

    这是他们俩的第一次争执,各自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才是真正的道理。

    但是两人都小心翼翼,生怕在对方的心里留下糟糕的回忆。

    所以,季小渝没有完全拒绝,姜槐也没有强行要求他去上学。

    可也因为这样,季小渝变得更加黏着姜槐。

    直到被季小渝发现,晚上姜槐睡觉时,会小声喊他的名字,季小渝这才确定,姜槐对他抱有相同的心思。

    电影拍摄直到现在,一直没出过什么茬子。

    只是,导演把最难的几个镜头,放在了最后。

    其中有一个,是姜槐和季小渝的床·戏。

    早看过剧本的两位主演,对这一幕戏有心理准备。

    况且剧本里写得不多,拍成镜头画面,大概在电影里只会闪现几秒钟。

    而且拍对手戏的对象,又是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人。

    所以,当听导演说要拍到这部分剧情,找他们俩去开会的时候,席洛澹心如止水,和任何一次被叫去开会时没什么不同。

    罗导演拿出她画好的分镜图,放在两人的面前。

    罗导演:“这次会多拍几个镜头,我给你们三天时间做准备,回去研究一下画面,我希望到时候这一幕也能像拍摄其他镜头一样,顺利完成。”

    罗导演还给分镜图上了色,这对灯光组的要求特别高。

    而良久不说话的谢舟,突然伸手指着分镜图,问:“拍摄时,有多少人。”

    席洛澹没想到谢舟会介意这种事。

    罗导演:“除了你们俩,我、摄影和两位灯光老师,我连打板的都不要,你们放心。”

    谢舟收回手。

    席洛澹笑着按住谢舟的手背,像是在安慰他。

    等当天收工后,两人回到酒店,席洛澹看到谢舟拿出从导演那里得到的分镜图。

    席洛澹笑着问:“我还以为你听介意这幕戏的……”

    谢舟神色深沉,说:“别人会看到你。”

    席洛澹走到谢舟面前,仰起头看向他,“觉得这算是在为艺术牺牲吗?我觉得还好呀,不过你要是非常介意,我也可以不拍这幕戏。反正你是老板,你说话应该有点分量……”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舟抱在怀里。

    谢舟温柔地问:“你不介意吗?”

    席洛澹说:“我不介意,而且作为演员,敬职敬业是首要的职业操守,而且已经签了片约……难道我真会让你以老板的身份,拒绝导演拍这部戏呀?要是让罗导演对你的印象,彻底落实你是带资进组的,这样不太好。”

    席洛澹说着摇了摇头,小声嘟囔着“我才不要这样”的话。

    谢舟说:“那我们开始?”

    席洛澹还以为是要先去看分镜图,可谢舟一把抱住他,就往床边走。

    席洛澹指着桌上的剧本,“嗳!谢舟舟,所以你说的开始是什么?难道不是看剧本吗?”

    “有经验,就能拍好戏。”谢舟还找了个理由。

    “喂,还没洗澡……”席洛澹已经被他压在床·上,拽着衣服哈哈笑道:“怎么其他的,就不见你说要经验啊?”

    谢舟:“其他的要过经验。”

    席洛澹:“比如呢?”

    谢舟:“开了一个月的车。”

    好……席洛澹承认,那一个月的确是经验。

    但是现在这经验,难道他们还少吗?还要特地再多做一次吗?

    做到一半,席洛澹才反应过来,才不是什么经验,根本就是谢舟想做而已。

    之前为了拍戏,两人每天很晚才回来,累得要命,都是早早洗完了澡睡觉。

    今天罗导演给了他们分镜图,说要他们准备一下,罕见地提前收工。

    席洛澹不由得怀疑,难道真是谢舟仗着带资进组,向导演提出,拍这场戏需要提前回来,私底下单独研究吗?

    席洛澹抬手摸了摸谢舟的脸,忽然想到了什么。

    “如果……”席洛澹喘着气问他,“如果真和我一起……拍戏的人,是沙文磊……怎么办?”

    谢舟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就变了。

    最近听说警·方对他的调查,还占了不少男男女女年轻人的便宜。他甚至曾在片场里,对那些与他对戏的演员,伸咸猪手。要是这次真让沙文磊与席洛澹一起,拍这场床·戏,指不定他还会仗着自己是主演,要与席洛澹假戏真做呢?

    谢舟用力地抓住被单,“我给他找替身。”

    席洛澹喷笑出来,他浑身打颤,抖得谢舟都松开了他。

    席洛澹的手臂低着额头,“把替身换成你吗?”

    谢舟哼了一声,“我当替身,很贵的。”

    席洛澹一把搂着谢舟的脖子,“那你……到时候来不来当替身?”

    谢舟咬牙:“当然要来。”

    他重新抱紧了席洛澹,席洛澹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

    其实回想起来,还是挺后怕的。

    他有些不寒而栗,抱着谢舟的脖子也不敢松开。

    席洛澹小声说:“但还是你符合姜槐这个角色……我要是季小渝,我也只会喜欢你呀……”

    谢舟听到他的话,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本想要结束的,又继续下去了。

    席洛澹只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主动吻着谢舟,小声地求他能不能结束了,明天还要拍戏呢。

    谢舟看他这个样子,其实从内心来说,还是非常兴奋。

    但看到席洛澹眼眶泛红,双眼透着湿气,神情还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谢舟可没那么禽·兽,还是答应了席洛澹的要求。

    距离拍摄床·戏还有两天。

    结果第二天拍完戏回酒店,又被谢舟抱着坐在床上。

    席洛澹眨眨眼,心里慌慌张张,难道今天还要继续积攒经验吗?昨天明明才刚……

    他看到谢舟一脸无辜的模样,心软了。

    没办法,他对着谢舟,总是容易心软的。

    好,他想,就算今天也……

    然后他看到谢舟拿来了分镜图。

    席洛澹沉默了下,是自己替谢舟想太多了。

    分镜图里从拍摄角度,到展现的姿势动作,全都画得十分详细。

    谢舟直接扶着席洛澹的腿,“一开始要这样。”

    席洛澹被放倒仰面躺在床上,有点懵。

    他们这是打架吗?

    谢舟微笑,指了指一旁他刚才摆好的梳妆镜,“可以参考。”

    席洛澹端正态度,与谢舟排练起他们要拍的床·戏。

    可能面对的是自己喜欢的人,两人才刚过了一遍所有要拍的镜头,可能接触的地方过于亲密,结果两人都来了点感觉。

    谢舟学着分镜图里的样子,又把席洛澹给按倒在床上。

    席洛澹真的沉默了一会儿。

    他抬起脚,轻轻抵在谢舟的小·腹部处,像是在堵他。

    席洛澹:“嗳,你的精力是不是用不完呀?以后我不准你健身了噢。”

    谢舟一把握住席洛澹的脚·踝,“你舍不得。”

    席洛澹心想,还真是有点。

    走神之际,谢舟已经靠了过来,他居高临下,笑道:“这是经验,你想要吗?”

    席洛澹动了动身体,发现动不了,索性放弃矜持,“要呀。”

    两人连续排练了两天,几乎没有那一处镜头,能让他们对这一出戏如此上心,看得如此重要。

    最主要是,所谓的“床·戏”,是两个主角躲在驾驶座后面的空位上,偷偷摸摸做了第一次。

    剧情中是季小渝抓到姜槐,拿他当发泄对象,于是主动去吻姜槐,被姜槐按在驾驶座后的空位上,有点恼羞成怒,也有点失去理性地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季小渝喜欢着姜槐,自然是什么都顾不上,告诉他自己明白,自己也喜欢,就是想和他在一起。

    姜槐向他承认,自己当年就是喜欢男人,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动了感情,结果对方把他当成变态,他才从学校退学离开。

    他也告诉季小渝,可能季小渝一直在他身边,也没有接触过别人,所以可能对他产生的感情有点迷惑,未必是真的喜欢他。

    季小渝有点生气了,紧紧拽着姜槐说,只要做一次爱,他能接受,就说明他的感情就是喜欢,问姜槐敢不敢做。

    姜槐被成功激将,顶在杠上,红着眼让季小渝别后悔。

    他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确认了彼此的感情。

    当晚,罗导演先给两人拍了之前的这段文戏。

    然后她让其他工作人员先离开片场,就像她当初承诺过的那样,只剩下摄影和灯光组的员工。

    拍的画面很唯美,色却不淫,尤其是对灯光的要求。

    他们的货车是停在一条断头路的尽头,面前是一堵高墙,但高墙前放着不知道被谁丢弃的玻璃。

    横七竖八的玻璃反射着另一边不远处折射而来的光。

    有路灯光,也有一辆辆车行驶过的车灯光,霓虹光色,照在他们俩的身上。

    在镜头里,隐约间能看到他们上下起伏的身体,但一道道光影反射过来,每次能看到什么,却被光掩盖,最后又隐匿到了椅背后面。

    车厢的气氛变得甜腻又潮·润,两个演员默契得几乎眼前这一切不是演戏,而是真的。

    但只有他们俩知道,得满足导演的这几个姿势,他们俩别别扭扭地,在逼仄狭小的空间里辗转腾挪。

    直到罗导演喊停,席洛澹顿时松了口气,再不停,他的腿都要抽筋了。

    谢舟反应更快,迅速抽出放在椅子底下的毛巾,先将席洛澹上上下下裹紧,这才给自己披了条毛巾。

    现场连他们俩的助理都没留下来,只能自己动手。

    罗导演隔着货车窗户,把衣服丢给他们,“拍完!收工!我先带其他人出去,你们俩穿完了出来!回头我找吕学彦,让他给你们涨片酬!”

    谢舟小声道:“还不是我投资的钱。”

    席洛澹谢舟的肩头,哈哈大笑。

    他也没想到拍得这么顺利。

    刚开始席洛澹得知沙文磊的事情,觉得自己好像很倒霉,怎么好不容易当了回主角,却发生这种坎坷。

    现在他相信,这不是倒霉,而是幸运。

    不然他怎么能和谢舟一起拍戏呢?

    作者有话要说:小席席,相信自己~!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ny89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63、电影大结局

    就连剧组的人都很好奇这场床·戏是怎么拍的。

    听说这段戏拍得十分流畅, 让罗导演连着三天赞不绝口。

    当天,谢舟拍完后,对罗导演说, 这段戏的原带花絮不准外泄, 要是让他知道,除了电影原片外,还有其他地方有这段花絮, 他一定不会让罗导演好过。

    罗导演倒是真有点被吓住,用余下的职业人生起誓,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谢舟不想让别人看到电影原片以外的内容, 这才对罗导演放了狠话。

    所以, 就算剧组其他人都非常好奇,但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 知道当时拍摄的具体情况。

    他们只能等到电影正式上映后,才能看到这段剧情了。

    而这件事不胫而走, 剧组没有宣传,却已经在两人的粉丝圈里传开。

    有的人不信, 他们说:「谢大大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大尺度的戏!我不信!剧情肯定只有三秒, 用特效做出来,没有更多了!」

    「我甚至分不清这些人是粉还是黑, 谢大大怎么可能只有三秒!我赌有五秒, 毕竟我也不知道谢大大到底能有多久狗头」

    「以上全部开除粉籍!放一个我业内朋友的信息,大概率是真的,而且拍摄的时候还清过场, 好像说是为了保护席洛澹!总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深情了,给我们家谢大大点赞」

    「澹澹粉丝感动但不敢说话,到底有没有拍这个剧情我都能接受,反正他们本来就是伴侣」

    「呜哇,想到当时如果真的像传闻所说,是让沙文磊来当另一个男主角,我都不敢想象他们一起拍这个剧情的情境,我快吓哭了」

    「前面你提醒我了,我也要吓死了。」

    讨论方向就这样走歪,大家一边庆幸一边瑟瑟发抖,表示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后来剧组公关下场转移话题,放了一张谢舟和席洛澹在片场的花絮照,大家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

    照片上,两人大汗淋漓,席洛澹拧着毛巾地上一滩水泽。

    但是他的脸上是欢快地笑着,站在他身边的谢舟,也带着一脸温柔的神情。

    当地终于确定进入夏天。

您正在阅读《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的章节:三部镜头长短不一的单反相机对着他们。 (8)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89/13928162.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