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 > 正文 三部镜头长短不一的单反相机对着他们。 (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三部镜头长短不一的单反相机对着他们。 (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万条转发和评论,数量已经让他讶异。

    平日里哪里来这么多喜欢他的观众群体。

    再一看,是谢舟转发的微博。

    「都给我夸」

    尽管同样只是短短四个字,可比起谢舟其他的微博,那些都是默认的“转发微博”,这也是话多了。

    评论里,转发里,有些彩虹屁吹得席洛澹心里都非常羞愧。

    可他就是这样被谢舟护着,甚至捧着。

    有的人只有在逆境中,才能成长壮大。

    而有的就得小心翼翼地护着,才好鼓足勇气面对风浪。

    席洛澹以前可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一种类型的人。

    现在他知道了,不仅是被谢舟保护着,而且在他这样的庇护下,自己就能面对接下来所有的压力。

    后来他还是刷到了一些不和谐的言论。

    却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谁让他每天一睁眼都能看到谢舟,这是他全部的动力和支柱。

    还有一大清早谢舟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

    席洛澹看到谢舟的脸上仿佛是说,你不起床,我就吻你。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是小席席我就不起!

    下一个整点,还有更新!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ny89 3个;狸夫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京灵 7瓶;37944728 5瓶;Agony、蔚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35、吃醋这件事

    席洛澹第一次参加影视剧的开机仪式, 对他来说都很新鲜。

    上午的仪式声势浩大,请来不少媒体记者拍照。

    席洛澹以为下午开始拍摄后, 有媒体拿到资格拍到剧照, 很多剧组都会拿这个来宣传。

    然而剧组实施全封闭拍摄,拒绝任何人和任何形式的探班。

    下午, 席洛澹坐在片场, 听到刘绛和另外一个男配角, 在他面前讨论这件事。

    今天拍摄他们三人相遇的镜头,道具组正在布景。

    席洛澹听他们聊了好半天,终于等来场记喊他们去站位。

    之前开过讨论会,理解戏份不难。

    但是演出来要让导演满意,还是得靠悟性。

    席洛澹和刘绛还好,另一位男配角就有点困扰。

    他不是演不好,但导演要求太高,耳提面命手把手教着,得这样走那样动,演了半天才让导演满意。

    席洛澹看到男配角苦愁着脸, 暗自庆幸自己的表现还不错。

    一下午的拍摄, 磕磕绊绊。

    结果收工的时间,比计划中的晚了一个小时。

    等卸了妆的席洛澹,再看到谢舟给他发来的消息时,一抬头,也看到谢舟本人朝他走过来。

    然而谢舟的身边多了女主角,池瑶瑶。

    池瑶瑶对席洛澹微笑道:“不好意思呀, 今天想跟你一起蹭一顿饭。”

    再看到谢舟的神情,席洛澹顿时猜到,她一定有什么事要找他们俩商量。

    同时收工的刘绛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见状想跟着他们一起吃饭。

    谢舟皱着眉抬手挡住他,“抱歉,有约了。”

    刘绛再没眼力见,到这个时候也该懂了。

    见他没有执着地跟来,池瑶瑶松了口气,带他们俩去到已经预定好的饭店。

    总是跟在谢舟身边的林阳曜,把守在正对包厢大门的,另一间包厢里,带着其他一干助理吃晚饭。

    这边的包厢里只有三个人。

    在见到菜都上齐后,不等席洛澹先吃一口填饱肚子,池瑶瑶就开口了。

    池瑶瑶说:“那个,席哥,你看了剧本,你知道吗?我和谢哥,有一场吻戏。”

    筷子上的红烧肉滑落到碗里。

    就在这一瞬间,席洛澹想得倒是挺多。

    他想,是不是池瑶瑶怕自己吃醋,所以专门来请他吃饭啊?

    其实这件事,他听谢舟说过。

    剧本上的吻戏,就只有一场,而且在场角色也就他们俩。

    要是谢舟不给自己看呢,他也不会知道。

    所以,如果谢舟不说,他们俩在片场拍也就拍了。

    就算当天让席洛澹知道了,也不会专门跑去现场看。

    席洛澹抬头微笑,“我知道呀,谢舟没有跟你说过,这一幕戏的剧本,我都看过了。我不介意,真不介意呀!不然,我在讨论会上就向编剧提出这件事了。”

    事实上他不会提,也没那么大的胆子提。

    况且,他们都是专业演员,如果剧本中真有这个需求,他们也要服从剧本的安排。

    再退一万步,谢舟很会借位,外人根本看不出来,当然是不用介意的。

    席洛澹转过脸来看着谢舟,“是你怕我介意吗?上次我就说过,我们是演员嘛……”

    谁知道在谢舟的脸上露出委屈冤枉的模样。

    池瑶瑶笑声清脆,忙说:“是我介意啊!”

    席洛澹又去看着她。

    “我谈了个男朋友嘛,是圈外人士,噢!别误会,也不是他介意。”池瑶瑶咬字很清晰,说话听来让人觉得舒服,“真的是我介意,我……个人比较传统,就算是拍戏,也要有原则要求,我不是什么戏份都能拍的。这次我也对剧组的人说过,如果可以的话,就找替身来拍。我知道想当这个替身的人肯定有很多很多,但是,我有一个想法……”

    席洛澹一愣,心想这也可以吗?

    就算是砍戏或是改戏,也要先去询问导演和编剧,乃至总制片的意思,怎么跑来问他了。

    池瑶瑶说:“这个想法呢,有点麻烦,不过谢哥已经答应了,现在就看你的意思。”

    席洛澹笑了,“这个……我哪儿来那么大的权力啊。”

    池瑶瑶轻轻一笑,“我是想,由你来做替身,怎么样啊?”

    席洛澹想了想,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开玩笑?”席洛澹又朝谢舟看过去。

    谢舟则说:“我没意见。”

    席洛澹喷笑出来,“这不是有没有意见,是我怎么当你的替身呀?我和你的身高就差了不少,身形更加不像了,肯定会穿帮的呀!”

    池瑶瑶哈哈一笑,“席哥,你放心好啦!本来感情戏在这部剧里,就不是重点,到时候拍,也是拍各种侧脸啦背后啦借位啦……而且我看过你的女装设定,很棒噢!”

    提到这个,席洛澹有点不好意思。

    池瑶瑶:“而且,真正的主角是‘姚大哥’啊!我露一下正脸就行了!万一导演需求太高,还想要拍其他角度的特写,我会把我男友叫来,给谢舟当替身的!嘿嘿。”

    席洛澹听她这么说,心里更加觉得,这么麻烦的话,想让导演他们答应的可能性,就太低了?

    池瑶瑶说:“谢哥的意思,只要你愿意的话,我就去找导演谈,势必要让剧组答应!”

    席洛澹:“那你……加油?”

    池瑶瑶打包票道:“我知道导演编剧他们,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们的导演名气那么大,以前拍的剧更是不少,肯定见过比我们这还要麻烦的问题,不怕!”

    席洛澹面上含笑,可心里却想,这件事剧组方面真的能答应啊?

    当然,席洛澹也比较崇拜这位大导演,从内心来说,也是不想找麻烦的。

    这么一想,席洛澹赶紧去看谢舟,很想问他,这件事里,他是不是也有点推波助澜,有这个意思?

    池瑶瑶追着问他,“席哥?你答应吗?”

    席洛澹往谢舟的脸上看过去,嘴上却说着:“你谢哥已经答应了?”

    谢哥表示:“答应了。”

    两票对一票,三局两胜。

    席洛澹知道这件事板上钉钉,甚至,心里还觉得有点开心。

    他后知后觉地想,毕竟谢舟就不会与池瑶瑶拍吻戏了!哪怕是借位。

    其实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会不答应嘛!

    谢舟点点头,对席洛澹说:“先吃饭?”

    碗里的红烧肉都已经凉了。

    席洛澹笑说:“好。”

    三个人里,池瑶瑶看起来最高兴。

    她像是解决了一桩心事,只是吃得不多。

    最后他们三人在饭店侧门分开,各自坐车回自己的酒店。

    夜晚的影视城依然很热闹,他们俩的轿车在马路上缓缓前行,总有人行道上刚吃完饭的游客逛到机动车道上,挡在他们的前面,又不能鸣笛驱赶。

    席洛澹按着谢舟的手,笑说:“其实这件事,你们俩商量好了就行,怎么还郑重其事地跑来请我吃饭。”

    谢舟却觉得这本来就是应该要做的。

    比如,他本就要找席洛澹一起吃饭。比如,池瑶瑶本来就要拜托席洛澹一件事。

    而且……

    谢舟说:“当然要征求你的意见。”

    席洛澹噗嗤一下,“难道我还会不答应啊?”

    “你不会。”谢舟舒展眉头,笑说:“但你的话,很重要。”

    他是什么意思呢?席洛澹瞬间就明白了。

    谢舟是在告诉自己,不管这件事里有多少人觉得理所当然,也不管答案是唯一的这一个选项,只有从席洛澹嘴巴里亲口说出来的,那才叫答案,其他的人来说,都不作数。

    因为席洛澹不是谁的附属品,就算他和谢舟结婚了,被冠上谢嫂或者影帝爱人之类五花八门的头衔,但席洛澹永远都是席洛澹。

    谢舟也永远只听席洛澹一个人的话,他答应就答应,他不答应,那就再另想办法。

    席洛澹感觉鼻尖酸酸的,而心头暖暖的。

    这种感觉,是直到现在与谢舟在一起后,才体会到的。

    谢舟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视他。

    席洛澹想了想自己,如果谢舟和池瑶瑶不告诉他,而是导演和编剧来找他,他也自然而然会答应下来。

    但那个时候,他可能心里会有点疙瘩,又会对这个心里起疙瘩的自己有些鄙夷。

    谁让他对自己的期许总是放在很低的地方。

    他总是觉得,如果他没有价值的话,别人又怎么会对他好,把他放在眼里?

    然而现在,谢舟告诉他,他是很重要的,不管他有没有价值。

    他的想法很重要,他的决定很重要。

    哪怕是一桩他理所当然会答应的事情,也要这样正儿八经地来问他。

    席洛澹想到这里,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

    他紧紧牵着谢舟的手,“就希望导演和编剧,还有总制片他们会答应!”

    谢舟却说:“他们没有理由拒绝。”

    席洛澹对谢舟的自信满满,感到习以为常。

    他想了想,笑问:“其实你是不是真的挺担心的,我对你的吻戏会颇有微词?就算不会说出来,也要藏在心里难受纠结一阵子?不会?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

    谢舟沉思一会儿,“我只是在想我。”

    席洛澹挑眉,“噢?”

    谢舟:“我会非常非常吃醋。”

    啊呀……这个答案倒是让席洛澹有点意外。

    谢舟:“我们是专业的演员。”

    席洛澹“啊”了一声。

    谢舟:“但我本人,极度自私。”

    席洛澹一时分不清这是夸还是贬。

    谢舟:“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席洛澹歪着脑袋看向他。

    谢舟笑了起来,“吃醋只是我自己的事。”

    席洛澹听到他这么说,忽然十分触动。

    是,谢舟平时说得话的确很少,可他就是很会说话。

    席洛澹觉得自己可能考过了谢言谢语十级等级考试。

    从他简单明了的话语里,顿时领悟出完整的正确答案。

    谢舟会吃醋会难受,可只要是席洛澹做的决定,他会拿出百分之百的支持。

    因为席洛澹是自由的。

    在这份自由上,谢舟还会给予他所有的信任。

    他不管在这件事上,席洛澹会不会吃醋,但他会吃醋。

    设身处地去为席洛澹想,他都要尽可能的避免。

    啊呀……席洛澹想,这个谢舟。

    别人吃醋的意思,是你不要干这种事了,因为我会不开心。

    而谢舟吃醋的意思,是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反正我只会因为你吃醋。

    席洛澹描着谢舟的脸看了一圈,突然转过身来,扶着谢舟的肩膀,起脚跨过身,面对谢舟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的双手撑在椅背,低头看向谢舟。

    本来正坐着还挺宽敞的车后排,现在显得有点逼仄。

    黑色的车窗,从外面根本看不见任何画面。

    更别说,林阳曜非常配合地落下位于前后两排中间的黑色挡幕。

    只是席洛澹背对着前排,也不知道这回事。

    谢舟被迫抬起头,脸上满是笑意。

    席洛澹说:“我这个人呢,比较……迟钝。有些事情,还没有发生到我的身上,我也不知道结果出来后,自己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这次,我想等看到你和池瑶瑶拍吻戏,就算是借位,我想也会很吃醋的……这次的替身,我答应了,我肯定要做。你也要努力努力,劝服剧组,好吗?”

    他不等谢舟的回答,低头吻了下去。

    不就是吻戏嘛,席洛澹心想,我也会拍啊。

    作者有话要说:林阳曜:我这辆车要开多久才能回到酒店我也不知道了。

    下一个整点~还有更新哟!!

    要多留言鸭!嘎嘎~

    36、戏外看戏

    电视剧《应天长令》的总导演姓陈, 全程只拍男女主角的戏份。

    其他配角戏份,则是交给两位他非常信任的副导演。

    副导演当天拍完了镜头, 送到陈导手里, 陈导连夜看完镜头,要是有不满意, 就打回去重新拍, 还会附上分镜图。

    席洛澹一直没有被要求重拍过。

    其他配角演员提到此事, 都会感叹一句,原来席洛澹的演技这么好啊!

    也会再跟一句,难怪谢舟这么喜欢他呢!

    问题来了,为什么有实力的席洛澹,就一直不红呢?

    席洛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也可能是他以前的经纪公司规模太小,也可能是他不争不抢过于佛系。

    可让他高兴的是,他的演技还是得到认可的。

    至于池瑶瑶说的事,一直没有传来好消息。

    这几天的晚上,席洛澹见到谢舟一脸疲倦的样子, 也不想问。

    配角们的镜头就这样拍了一个星期。

    这天席洛澹来到片场, 场记急急忙忙跑过来,说上午两个镜头结束后,去隔壁棚见陈导。

    席洛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完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是拍戏的事情吗?”

    场记看着他,“啊,是啊!”

    每个被陈导点名的演员, 回头都会被副导演狠狠骂一顿。

    现在席洛澹是被陈导专门点名,他也纳闷,戏……不是拍得挺好的吗?

    片场里没有秘密,刘绛听闻这件事,趁着休息的空隙,过来安慰他。

    刘绛:“是拍戏的事?呃,也可能没那么糟糕。万一是他觉得你拍戏拍得好,专门提点你呢?”

    席洛澹微笑着说谢谢,心想,又不是你去见陈导。

    当然,紧张也没有用,该去总是要去。

    而且他终于能见到陈导了。

    席洛澹之前就对经纪人说过,要是这部电视剧真请来陈导,他就算是不拍戏也都行。

    还好这句话只是开玩笑,以后要是真的不拍电视剧,那怎么行!总不能让谢舟来养自己?

    他提起精神,好好拍完上午预定计划中的两场镜头,连NG都控制在了个位数里。

    中午,他连午饭都没吃,紧紧张张地来到隔壁主角们的拍摄棚。

    剧务带他来到陈导面前。

    地上,两张半米地小桌子拼成的长桌。

    长桌旁,谢舟和池瑶瑶坐在小凳子,手里捧着饭盒。

    陈导坐在另一边,眉头深锁抽着烟,正在看手机。

    那张小凳子太矮了,显得谢舟的大长腿完全不知道该往哪里搁。

    席洛澹走过去,规规矩矩地喊了声“陈导”。

    埋头吃饭的谢舟猛地抬起头,嘴角还沾着一粒白米饭。

    他们都穿着武侠剧的服装,看惯了倒也觉得挺正常。

    谢舟起身将他拉到身边,从凳子上拿起饭盒,“先吃饭。”

    席洛澹心里七上八下,乖乖在谢舟身边坐下。

    但饭没怎么扒拉,是紧张的。

    陈导终于抬起头,扭头看向席洛澹,“来了啊!”

    他说话的口吻就像在说“你吃了吗”。

    陈导说:“你们一边吃,我一边跟你们说哈!”

    他把烟头碾在地上。

    陈导:“你们之前的提议,我考虑过了。”

    原来说的是这件事!席洛澹松一口气后,又重新紧张起来。

    陈导慢条斯理地说:“没什么问题,可以拍,咱们的投资管够,还是能腾出一天的时间,就专门拍你们的吻戏镜头。”

    没想到陈导竟然就这样风轻云淡地答应了!

    至于陈导这个人,履历也有点意思。因为家庭的关系,他从小就在各大片场里玩耍,见过很多人,甚至是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十四岁在片场打杂工,十八岁借钱拍了一部短片,放上网络一炮而红。后来专注于拍电视剧,是文化输出的主·力·军。

    席洛澹没跟他合作过,可从小看过他的电视剧。

    如今是五十出头的人,熬起夜来却个顶个比年轻人还厉害。

    陈导顶着眼窝下一层层黑眼圈,对席洛澹笑道:“我们明天开始拍摄,先主要拍个镜头看效果,没问题的话就这么拍下去,好?你们回去都把这一幕剧本给熟悉一下。”

    席洛澹连忙咽下午饭,“嗯、好,好的。”

    陈导叼着烟,眯起眼,收拾一桌子的材料,让给他们吃午饭。

    席洛澹哪儿吃得下,回头对他们俩说:“你们真厉害。”

    池瑶瑶比了个剪刀手,“一来呢是谢哥站在我这边,二来呢是陈导人太好了。陈导非常重视演员的,我记得以前也有演员对他提过要求,只要是在合理范围内,他都会答应演员。可能就是因为从小在片场,见过的事情太多,所以才会比别的导演,更愿意站在演员的角度!”

    席洛澹的目光一直随着陈导走出片场。

    “其实……”席洛澹终于回过头来,对他们俩说:“我从小就爱看陈导的电视剧。”

    池瑶瑶对着谢舟露出赞赏的神情。

    但是席洛澹知道自己没有对谢舟说过这件事。

    谢舟坐在他身边微笑,“现在可以演了。”

    席洛澹心里有些鼓噪,这毕竟也是谢舟带给他的啊。

    那边池瑶瑶捧着饭盒站起身,“哎呀,我吃饱了,不能再吃了,你们慢慢吃呀!”

    说完,她连蹦带跳地跑了。

    谢舟再往席洛澹的身边靠了靠,“明天就要拍了。”

    席洛澹点头,“是啊!想不到竟然能这么顺利!也算是满足了池瑶瑶的愿望,她不用勉勉强强委委屈屈跟你拍吻戏了。”

    谢舟问他:“你紧张吗?”

    席洛澹朝他笑了一下,“这有什么好紧张的,赶紧吃饭,下午还要拍戏呢!”

    谢舟:“噢。”

    席洛澹一扫上午的焦虑,下午状态上佳,甚至提前收工,令副导演十分感动。

    当天晚上,他却想起谢舟问他的话,紧张吗?

    在自己崇拜的导演面前拍戏,有激动,也有紧张的。

    这层紧张甚至盖过他要拍的内容,还是吻戏。

    隔天,席洛澹天没亮就起床了。

    昨晚谢舟对他说过,要和他一起早起去片场陪他。

    但席洛澹却没有叫醒谢舟,只是偷偷摸摸亲了下他的额头,然后他只身去到了片场。

    陈导好像睡在片场似的,已经在催道具灯光赶紧布景。

    看到席洛澹,陈导拿出分镜图,给他讲戏。

    陈导说完,拍着席洛澹的肩膀,“我以前也没试过找个男人来当吻替,现在社会进步风气开放,也不错,挺好的,我看着也新鲜。大概在服装上回让你辛苦一点,你要是有不舒服就说,先去换服装。”

    席洛澹这才知道,服装师这两天刚接到通知,连通宵两晚赶出女主角的服装。

    服装老师抱歉地说:“可能不太合身,哪里有问题你赶紧跟我说啊。”

    席洛澹换上后发现肩膀两边有点紧。

    服装老师也是个能人,直接把里头衬衣的袖子剪了,绑在席洛澹的手臂上。

    这下席洛澹穿得舒服了,效果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又花了半个小时上妆,等席洛澹睁开眼睛,刚好看到镜子里,已经换好装的谢舟,急急忙忙走进来,抓着一个人问:“席洛澹呢?”

    站在他身边化妆老师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声道:“看来我化妆化得不错?”

    席洛澹微笑着转过身,冲谢舟摆摆手,“我在这儿呢。”

    他看到谢舟好像被震撼到了。

    谢舟大步流星走到席洛澹的面前,一把抓住席洛澹的双手,半跪下身。

    席洛澹一愣:“干嘛呀?”

    谢舟闭上眼,额头抵着他的手背,“忏悔。”

    席洛澹吓一跳,“为什么呀?”

    谢舟抬起头,道:“刚才没认出来。”

    化妆老师笑得十分乐呵,哼着调走了。

    所有看过席洛澹装扮的人,都说上身效果很好。

    只是站在池瑶瑶的身边,感觉就是放大了一圈的女主角。

    男人的身型摆在那里,根本不可能变成女人。

    然而席洛澹的身形比例却非常好,一入眼,给人一种相当协调的感觉。

    片场先拍了席洛澹和池瑶瑶在吻戏前的戏份。

    两人没花很多时间,就换来陈导非常满意地打了板子。

    接下来要席洛澹上场,他们要重新站位。

    这下,就要委屈谢舟了。

    因为池瑶瑶身高只到谢舟的眼睛下,换成席洛澹,那么谢舟就要踩在一张小板凳上。

    他头一次遇到自身条件不足的情况。

    换成其他大牌一点的演员,肯定会要求与他搭戏的人,要么双腿迈开些,要么曲着腿,做出点牺牲。

    但谢舟宁可麻烦自己。

    席洛澹也扶着谢舟的腰,抬头对他说:“你小心一点啊,可别摔着。”

    谢舟笑了,“到时候,你救我?”

    席洛澹顿时扬起眉毛,“英雄救美嘛,当然没问题啦!”

    陈导:“咳咳。”

    他们俩都看过陈导的分镜图,不需要导演花多少时间和精力,再细细去讲戏,他们俩已经知道要给导演呈现的是什么。

    池瑶瑶的确没有骗他,这段镜头都是各种后脑勺的近景远景,根本不拍席洛澹的正脸。

    吻戏并非真正的亲吻,陈导的要求又特别高。

    两人多涂了两次润唇膏,被陈导来去摆弄了好几回,才成功拍完既定的镜头。

    这时候竟然已经快到了傍晚。

    陈导叫来他们几个,站在监视器前面看画面。

    几乎完美呈现了陈导分镜图上的效果。

    但席洛澹还是做好可能会被挨骂的心理准备。

    毕竟他也是看到过,那些来见陈导的副导演们,回去后一个个沮丧无奈的脸。

    席洛澹藏在长袖子里的手,不由自主地捏成了拳头。

    下一秒,谢舟的手伸了过来。

    他将席洛澹的手指一一从手心挪开,然后被他捏在手里。

    仿佛在说,不要紧张,我们俩拍得很好。

    终于等到陈导舒了口气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导的身上。

    “可以,可以说非常好。”陈导指了指池瑶瑶,“一会儿拍你单独的近景镜头,小舟你站在那里配合一下就行,亲吻的镜头就用现在拍的,足够了。”

    连池瑶瑶都瞪大了眼,她还想让自己的男友来过把拍戏的瘾呢!

    陈导对席洛澹微笑:“你不错,表现力很好,去把衣服换了!”

    席洛澹诚惶诚恐地点了点头。

    他们从放着好几台监视器的帐篷里走出来。

    池瑶瑶惊叹道:“哇,你们俩太厉害了,竟然连该是我的几个镜头都拍过去!我会不会被减片酬啊?我有点慌张!”

    谢舟则对席洛澹说:“等我拍完,一起吃饭。”

    席洛澹笑着说好。

    剧务来请两位男女主角演员。

    席洛澹目送他们两人走回到片场里。

    等回到化妆间,席洛澹先花了好一会儿时间卸妆。

    再找到服装师,在老师的帮助下,费了半天劲,总算换掉服装。

    他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谢舟抱着双臂,靠在门口,真真像是一代武林盟主的样子。

    席洛澹吓了一跳,“你拍完了?!这么快啊?”

    谢舟点点头,“很简单的镜头。”

    席洛澹:“先换衣服?”

    谢舟却说:“先吃饭,饿了。”

    席洛澹拿出手机,“好啊,吃什么?今天这顿我来请!毕竟我被陈导表扬了!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被导演表扬,而且还是陈导,我……”

    谢舟也替他高兴,但是他突然拉着席洛澹的手,回到了更衣室里。

    空荡的更衣间里,席洛澹被他摁在墙边。

    席洛澹眨眨眼,笑道:“这位大侠,想要干嘛呢?”

    谢舟摸了摸席洛澹的脸,“这场戏,你拍的好。”

    席洛澹又问:“唔,所以?”

    谢舟抱住他,“表扬你。”

    席洛澹靠在他的肩头笑了。

    “还有。”谢舟低下头来亲他,说:“早安吻,你忘记领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舟,一个非常计较的美男纸。

    明天就每晚九点更新,依然的日更,可能时不时地会来加更!

    我被榨干了——

    37、高处不胜寒

    经过半个月紧锣密鼓的拍摄, 配角们各自的戏份,基本拍完。

    席洛澹终于要和谢舟来到同一个片场。

    主角团们就像剧情中写的那样聚首。

    眼下, 几个人坐在一起, 等待拍摄第一个镜头。

    刘绛坐在那里开玩笑地说:“这种群像戏,就像是在放羊。”

    另一位男配角搭话, 问:“怎么个说法?”

    刘绛:“坐在监控器前面的陈导, 是主人。两位在现场的副导演和场记, 是牧羊犬。而我们就是被放的羊,让你朝东你绝对不能朝西。”

    男配角哈哈笑了。

    席洛澹听到坐在身边的谢舟,用很轻的只有他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瞎扯。”

    他低头轻轻一笑。

    刘绛看到席洛澹笑了,也跟着露出一个拽拽的笑容,对周围人的反应感到满意。

    这头,池瑶瑶正在咔咔吃着零食,瞪了双圆眼睛在几人身上转来转去。

    终于等来场记喊他们去站位,席洛澹先站起身, 回头向谢舟伸出手。

    谢舟握着他的手, 就算站定了也依然不松开。

    席洛澹晃了晃,小声道:“咳,干嘛……马上要拍戏了,你还不找找状态……”

    谢舟抿着嘴,显得有点委委屈屈。

    席洛澹见他这样,像是之前他安抚自己那样, 挠了挠他的掌心。

    谢舟这才算是被哄过了。

    今天拍摄的剧情比较复杂。

    也是这部剧里唯一一个要拍摄五个人的长镜头。

    剧情里,主角姚筱墨决定只身潜入曾经参与灭门的家族,想要探听真相。然而包括女主在内的四个伙伴,都担心他更想直接手刃凶手,再造一起灭门事故。不希望他的余生,在被追杀中度过。

    这也是一场男主角舌战群儒的剧情。

    按照导演的想法,长镜头只固定在男主角的侧前方,需要走位把每个人都带入镜头内。而其他人在说完台词后,又要赶紧走到下一个站位,给别人让位,也要给自己的下一句台词做准备。

    不仅非常考验摄像师,更考验镜头内的几位演员。

    席洛澹兢兢业业,也不小心失误了三次。

    反倒是谢舟从头到尾都没有犯过错,每一次表现都能单独拎出来当成正式镜头拍摄。

    席洛澹一边走位一边往男主角的身上瞟。

    站在那里的不是他的谢舟,是背负深仇大恨的姚筱墨。

    他想到之前谢舟说过他们都是专业演员。

    专业是专业,可是席洛澹愈发感觉自己与谢舟的差距。

    他当然不会觉得自己与谢舟结婚后,就能一跃与他肩并肩,相提并论。

    席洛澹看到陈导骂着男配,骂到刘绛,再轮到自己和池瑶瑶的身上。

    每个人都压力重重,唯独谢舟,从头到尾在表演上完美得像是个机器人,不会出现bug,不会弹出任何错误。

    席洛澹心里,产生一丝难受的疏离感。

    原来不是感情上两情相悦,他们之间就能触手可及一衣带水。

    之前席洛澹没能与谢舟待在同一个片场,他还挺想见谢舟的,看看他的工作状态,最好再多学一点。

    现在他发现,这根本就是他很难企及的高度。

    席洛澹明明比所有人都清楚,谢舟这个人有多么优秀。

    可他的心里还是会控制不住地冒出这个想法。

    这是他和谢舟相互表白两情相悦后,第一次一起共事。

    以前席洛澹见到谢舟,就像是现在他见到陈导那样,是仰望,是憧憬,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情绪。

    而现在,席洛澹看着谢舟,这样的落差感,让他感觉谢舟有点陌生。

    可能等以后他们合作得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心里一点点习惯谢舟带给他震撼,他也会慢慢消磨谢舟带给他的生疏。

    毕竟……算算他们真正开始恋爱的时间,其实也不过区区两个多月。

    席洛澹在一次休息时对自己说,他是专业的,要好好专注于拍戏。

    那些儿女私情应该放一放,放下……

    他抬头看到隔了几个人身位的另一边,谢舟盯着自己,冲着自己笑。

    他就觉得私情这玩意儿根本好难放下啊……

    陈导带着他们又排练了三遍,直到没有任何一个人出差错后,这才正式开拍。

    就连陈导都做好可能会多拍几次的准备,而这一场他们竟然是一遍成功。

    陈导在监视器前面起身,给他们几位鼓掌。

    拍完这场戏,五个人都有些虚脱。

    挨骂次数最多的男配演员,坐在他的位子上仰面沉默。

    剧务担心地过去关系那他,他只说自己是累的,休息一下。

    席洛澹也觉得自己很累。

    毕竟除了在拍戏的时候,还分神想着别的事情。

    现在拍完了,他都不免佩服自己,胡思乱想还能把戏拍得让陈导满意。

    谢舟走到他身边,小声问他:“怎么了?”

    席洛澹笑着对他摇了摇头。

    不等谢舟说下一句,副导演跑来叫他,说下一幕戏的服装送来了,服装老师想让他先去试穿。

    席洛澹拍着他的胳膊,赶紧让他配合剧组工作。

    而席洛澹独自坐回到休息区。

    刚才还见到刘绛和男配演员坐着说小话,这时候只剩下池瑶瑶一个人。

    池瑶瑶的目光从手机上抬起,对着席洛澹笑了下。

    “感觉怎么样?”池瑶瑶问他。

    席洛澹叹了声气,“好累,我第一次拍长镜头。”

    池瑶瑶点头,“我第一次拍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直到今天我还是被陈导骂了好几回。”

    席洛澹不得不感慨,“谢舟就没有挨骂。”

    池瑶瑶也说:“那可是谢舟啊!他四岁还是八岁就入行了来着?”

    席洛澹:“六岁。”

    池瑶瑶:“噢,六岁就当了童星,全国几亿观众看着他长大,从来没有□□,他就是那么完美,那么优秀,所以要是挨骂才不对劲啊!”

    席洛澹笑了:“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谢吹呢。”

    池瑶瑶赶忙说:“随便吹吹彩虹屁嘛,要我说我肯定吹不过你,很想听一听真正的谢吹是怎么吹谢舟大大的,让我学习一下先进吹法。”

    这也是天界没管住的小仙女?这嘴上一套套的真能说!难怪陈导都能被说她说动,答应让自己替她拍吻戏。

    席洛澹只是一脸微笑摇摇头。

    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吹谢舟。

    现在的他心里被那股陌生感占得满满当当。

    要是吹一下的话,那就是,他觉得谢舟变得高不可攀。

    可能是结婚后,谢舟几乎与他寸步不离,让他慢慢以为,自己和谢舟的距离很近很近。

    这种感受,打个很简单的比方,就好像是你知道学校里有个学霸,成绩名列前茅。然后呢,暑假第一天,他突然搬到你家隔壁,和你成了邻居。每天你们一起玩一起闹,性格活泼言语投机。暑假结束前对方向你表白,你答应了,并且加入了他的学习兴趣小组。结果进入小组头一天,你发现他能像老师一样教学,还能随口解答很多你根本看不懂的问题。你就会觉得,这个小伙伴与你的距离真是好遥远……根本不是暑假里跟你一起玩闹的那个沙雕小男孩!

    他也是这么看着谢舟。

    刚才他们俩站得很近,自己看得到他,他也能看到自己。

    可是,他们好像说得不是同一个世界的语言……

    席洛澹不承认自己只是入戏太深,更何况剧本里,巫岳对姚筱墨的态度,就是想要帮助他找出灭门真相,并没有其他私情啊!

    在池瑶瑶殷切的目光中,席洛澹笑着叹气,说:“其实,也没什么吹的……就是,他让我感觉……仰之弥高。是我这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呀。”

    池瑶瑶困惑地朝他看了一眼,“唔,这个吹得好!但是,谢舟那个高度,本来就不是平常人能摸到的。”

    席洛澹一听,忽而也就想开了。

    也是,他和谢舟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客观上差距就大,再冒出这个念头,也算是正常。

    席洛澹顿时觉得自己还蛮矫情,显而易见的事,他非得绕这么一大圈才能想明白。

    所以他才会这么迟钝。

    席洛澹对池瑶瑶说:“是啊,但也还好。在拍戏这方面,我对谢舟呀,就是那句诗怎么说来着,算是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池瑶瑶愣住,呱唧呱唧地鼓掌,“你也别流照君了,你都已经九天揽月把人给揽怀里了,还那么谦虚啊。”

    席洛澹蛮不好意思地说:“人家那是影帝,我这算什么,现在这部戏还是我接的戏份最多的一部了,在您面前我也要谦虚的呀!”

    池瑶瑶还想说,你怎么不算什么,刚才你挨得骂比我还少呢!

    “你算影帝爱人。”谢舟突然出现在他们俩的身后。

    准确来说,是出现在席洛澹的身后。

    他还穿着原来的戏服,直接在席洛澹身边坐下,一手搂着他的肩膀。

    谢舟:“聊什么?”

    池瑶瑶见状嘿嘿地笑了,“聊您呢。”

    谢舟皱眉,“说什么了?”

    池瑶瑶:“九天揽月。”

    言罢,她笑着站起身,拍了拍戏服,说要去活动筋骨。

    而席洛澹被谢舟搂着,有点不敢动弹。

    他感觉自己像是背后说人坏话被当场抓包,心有一点点虚。

    席洛澹转过头,瞧见谢舟一脸认真地看向自己。

    席洛澹小声道:“就随便聊聊。”

    谢舟微微摇头,“拍戏的时候,看你走神。”

    席洛澹心里咯噔一下,惊讶地想这你也能发现吗?你不是在认真地拍戏吗?为什么还能分出一点精力发现我?你……

    席洛澹笑着说:“陈导都没发现呢,你竟然看到了。”

    谢舟靠过来,在他耳边说:“我爱你呀。”

    席洛澹说得怪不好意思,声音越来越小:“在片场谈恋爱,不合适……”

    谢舟点了点头,“回去谈。”

    席洛澹不知道他口中说的回去谈,是谈分神这件事,还是谈恋爱。

    等他们俩晚上收工回到酒店套房的卧室里,席洛澹才脱下外套,就被谢舟紧紧抱紧怀中。

    唔……看样子是要谈恋爱?

    谢舟说:“和池瑶瑶说了什么?”

    席洛澹别别扭扭地转过身,面对谢舟,把外套随手丢向沙发。

    席洛澹道:“你不能是吃她的醋?”

    “不。”谢舟语气坚定,“我在意你。”

    席洛澹笑了,“我怎么了?”

    谢舟:“片场上,你的变化,很明显。”

    开什么玩笑!席洛澹根本不信!他当时连一句带着私人情感的话都没有说过,谢舟怎么可能……

    谢舟:“你的眼神,我看到了。”

    席洛澹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感动。

    他竟然被谢舟一眼看穿了,哪怕是自己那一点点细微的情绪变化。

    席洛澹带着点矫情地开了口,说出那一点心路历程。

    说完他害羞不已,藏在谢舟的怀里不想抬头。

    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只有在谢舟的事情上,他觉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谢舟没有笑话他,反而将他抱得更紧。

    谢舟:“你不用追逐我。”

    席洛澹微微点头,又想,你这个高度,我想追也追不上啊。

    谢舟:“我可以下凡。”

    席洛澹愣住,忍不住笑出了声。

    谢舟松开怀抱,“我只是普通男人。”

    你哪里普通了!席洛澹刚想开口,却被谢舟吻了下嘴角。

    他发现,今天谢舟好像有很多话要说。

    谢舟:“我忍着没有表示。”

    席洛澹奇怪:“什么?”

    谢舟转身蹲在床头柜前,从里面拿出KY润滑剂放在床上。

    他抬头看向席洛澹,一脸无辜天真,“我非常普通的一面。”

    席洛澹顿时脸上又红又热,捂着脸蹲在床边。

    他明白谢舟话里的意思。

    不管谢舟在专业领域里,他是多么厉害多么高处不胜寒,让席洛澹看着是多么的遥远。

    但是,他就跟下了凡间来的仙男仙女一样,他是动了情的。

    只不过要拍戏,谢舟就忍着,摆出只有拍戏使他快乐的专业态度。

    其实不是的,每天他回来见到席洛澹,看着爱人在怀,他哪能那么孤高啊!

    席洛澹也很想说,他所想的和谢舟所想的,在本质上,还是有一点点的差别。

    不过呢,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在他面前,到底是影帝,还是普通男人,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感情上,他们俩的距离,其实是很近很近的。

    席洛澹伸手去拿KY,“今晚?”

    谢舟顿了顿,“明天要拍戏……”

    席洛澹笑着看他,“你不是个普通男人嘛?”

    谢舟突然起身一把将他抱坐在床上,郑重其辞道:“我是。”

    作者有话要说:老天爷,你什么时候放一个小仙男下凡到我面前来呀?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ny8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酥闹闹 2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38、谈个恋爱

    明天一早他们还要拍戏。

    席洛澹心里嗯嗯两声, 他知道的。

    可他还是乖乖地坐在谢舟的腿上。

    席洛澹看着面前的谢舟,咬了咬牙。

    他想, 就算明天腰疼得下不了床, 无所谓,谁让自己就这么喜欢这个普通男人。

    他低头吻着谢舟, 被温柔得回应着。

    看到那瓶KY就在不远处, 他伸手去够, 却被谢舟抓住了手腕。

    “唔?”席洛澹抬眼看去,轻轻一笑,“怎么……”

    谢舟说:“今天不用。”

    不用这个行不行啊?

    席洛澹想了想自己,可能明天起床后,就是一场硬仗。

    当然,只要不影响他走路,他还是能忍的。

    谢舟说:“今天不做到底。”

    席洛澹就有点不明所以,“啊?”

    谢舟:“不好影响你拍戏。”

    席洛澹低头看看,伸出一根手指抬起谢舟的下巴,“你不是普通男人嘛?普通男人会在这个时候忍住吗?”

    谢舟抓住他的手指, 笑了:“也不那么普通。”

    但谢舟却也没有要罢手的意思。

    他让席洛澹紧紧抱住自己, 可不要滑下去。

    而看到谢舟的动作,席洛澹甚至害羞得连头都不敢抬。

    他整个人靠在谢舟的身上,脸深深地埋在谢舟的脖颈处。

    谢舟只是用手握住了他们俩,而他那张温暖的手,张弛有度,不冷不热, 又温柔细腻,仔仔细细。

    席洛澹没想到谢舟会这么做。

    他渐渐收紧的手臂,勾起的脚趾,都让谢舟知道他的情绪。

    也许没有那么的爽,但陌生带来的新鲜感,让他们畅快淋漓。

    席洛澹靠在谢舟的怀里喘气。

    他也听到了谢舟的呼吸声。

    急促的,迅捷的,又很轻,钻进耳蜗里,会觉得很痒。

    席洛澹动了动脖子,“这样……就行了吗?”

    谢舟抽出纸巾,给他们俩擦了擦。

    “当然不行。”他亲着席洛澹的耳廓,说:“欠着,以后继续。”

    席洛澹笑出声,“怎么就欠着了,是你自己不要的。”

    谢舟:“你先撩我。”

    席洛澹反省,深刻反省,他没有撩,从主观上就没有撩的想法。

    但是效果看上去像是撩,这就不能怪他了嘛!

    谢舟也承认,这的确没办法,“因为我爱你。”

    毕竟,只有相爱的才会被撩起来。

    席洛澹笑着重新抱住谢舟的脖子,自己一双光溜溜的长腿,还在床边晃荡。

    席洛澹:“今天晚上你的话好像还挺多的。”

    谢舟想了想,觉得好像是这样。

    其实谢舟觉得,自己不是话少,而是对那些没兴趣的人,他不想说罢了。

    谢舟微笑说道:“我的话也只对你说。”

    他不过是发自内心又迫切万分地想让席洛澹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而已。

    席洛澹知道谢舟当初说“特别特别喜欢他”,就是这么特别。

    到了第二天,席洛澹依然在片场,看到表现堪称完美的谢舟。

    但他再也没有昨天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现在拍得还只是文戏部分,一天天的压力随之显现。

    陈导素来追求高标准,眼里揉不下沙子。

    除了谢舟,连席洛澹也成了挨骂大军一份子。

    有时候甚至是当着谢舟的面挨骂。

    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导的脾气变得有点大。

    剧组内有小道消息,说陈导之前被几位制片们叫去吃饭。

    面上是捧,实际是提醒他,成本太高了,得加快拍摄进度。

    陈导答应总制片等人,可回到片场,依然还是按部就班,一副你说的都对,但我坚决不改的态度。

    搞得两边剑拔弩张气氛焦灼,说陈导最近是吃了□□桶,一点就炸,稍微有点不顺就骂人,这是迁怒。

    作为从小就看陈导电视剧的席洛澹第一个不信。

    挨骂是因为他们拍的不好呀!你看谢舟就没有挨过骂!

    谢舟站在席洛澹这边,他还说:“都是扯,陈导没问题。”

    席洛澹听谢舟私底下对他讲,外界一直在看衰这部剧。

    可能是那些没有拉到三大影业投资的剧组,比较嫉妒他们。

    席洛澹知道,等这部剧播出,指不定就是当期收视冠军。

    其他剧组是同行也是竞争对手,在嫉妒中一定更多一分恨。

    哪怕撼动不了他们,也想使绊子让他们难受一下。

    席洛澹这算是头一回在剧组里待那么久,才感受到暗潮涌动。

    连池瑶瑶和刘绛都坐不住,跑来找他们吐槽。

    池瑶瑶坐在他们俩的对面,难受得连零食都不想吃了,“我不信陈导没受到影响,可撒气别撒咱们身上啊。”

    席洛澹笑了一下,“零食不吃了,小蛋糕吃不吃呀?”

    “吃!”池瑶瑶拿过小蛋糕,“哪儿来的?”

    席洛澹向谢舟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隔壁剧组有他的粉丝迷弟,特地托人送过来的。”

    池瑶瑶嘿嘿地笑了,“不吃醋吗?”

    席洛澹目光落在剧本上,“他的粉丝那么多,我哪儿吃得过来那么多醋啊!况且这也不是醋,我哪能瞎吃。”

    谢舟温习完一页台词,抬头笑了笑,又摇摇头,“我也不会让他吃。”

    池瑶瑶一想,也是。

    什么是吃醋,那是谢舟真和别人有点什么,引得席洛澹嫉妒,那才叫吃醋。这不过是粉丝正常的表达对偶像的崇拜,席洛澹分得清,所以不吃。谢舟更分得清,所以也不会给席洛澹吃。

    池瑶瑶一低头,看到蛋糕上还有用草莓酱写了小字,写着“祝恩爱美满”。

    她想,自己吃什么蛋糕,她这辈子都该告别蛋糕了。

    池瑶瑶闷头吃起蛋糕,身边又坐下来一人。

    也是刚从片场下来,愁眉苦脸的刘绛。

    池瑶瑶看他:“就你一个人?”

    刘绛是挨着席洛澹坐着,说可不是,另一位被陈导揪着骂呢。

    他说着抬头去看席洛澹,“你提点一下我,怎么做才能少挨一顿骂?”

    池瑶瑶开口:“瞎了,这里没被挨过骂的只有谢舟大大。”

    刘绛:“谢哥的等级太高,愿意教我我也学不会。而且席哥的话肯定说得比谢哥多,能学的就多了嘛。”

    席洛澹心想不是,他现在的拍戏成绩,放在几位面前根本不够看,而真要算圈子内的咖位,刘绛还比他高一线呢。

    席洛澹连连摇头,“别啊……我哪有什么能教,而且最近也挨陈导骂了。”

    刘绛凑过来,“至少比我好,我才被放出来,太惨了,以前在大学里都没有这样被导师骂过。”

    席洛澹给他拿了块蛋糕,“你吃不吃蛋糕?吃点甜的心情会好。”

    刘绛道了声谢谢,接过来,但没打开吃,又要对席洛澹说什么,看到谢舟突然站了起来。

    谢舟的手轻轻按在席洛澹的肩膀上,“你跟我过来。”

    席洛澹见状,想都没多想,赶紧起身走过去。

    刘绛见他们这样,一时十分困惑,搞不懂这是什么操作,总不能是排挤他。

    坐在对面的池瑶瑶举起蛋糕勺子,指了指他们俩离开的方向。

    池瑶瑶:“你看,他们还是教你了。”

    刘绛莫名其妙,“教什么了?”

    池瑶瑶老神在在地说:“教你想要提升自己的演技,就去谈一个圈内对象,和他签同一个剧组,能随时随地一起对戏。”

    刘绛这才反应过来,“那我们俩也能对戏。”

    池瑶瑶眯起眼睛对他呵呵一下,“吃你的蛋糕!”

    是拒绝,但也说得很明白,人家本身能力不差,加上影帝带着,表现自然会好。要是两个资质差不多的对戏,水平是提升不了的,你起先都拒绝了影帝,人家影帝还怕你拖累席洛澹呢。

    刘绛想了想,气呼呼地开始吃蛋糕,再看到蛋糕上写的字,更郁闷了。

    其实他们俩的话,没走远的席洛澹都听到了。

    席洛澹晃了晃被谢舟牵住的手,“嗳!这不能是吃醋?”

    谢舟一脸无辜,“当然不是。”

    席洛澹:“其实你和刘绛也是朋友?”

    谢舟皱眉:“算不上。”

    席洛澹想了想,那就是朋友的朋友这层关系了。

    他们俩找了个僻静处。

    席洛澹说:“想对哪一出的戏呀?今天好像我和你没多少对手戏噢?”

    谢舟把自己的剧本给他,“这段。”

    席洛澹扫了一眼,“这不是你跟女主角的吗?”

    谢舟点头:“你演女主角。”

    席洛澹微笑地看着他,“你干嘛不找池瑶瑶……”

    谢舟:“可我要你。”

    席洛澹脸上有点红红,“好了好了,我们开始。”

    他心里想着,真没办法呀,谢舟就是想要找他,别人都不行。

    剧本上的这段剧情,是男主角姚筱墨与女主角丘小小产生了误会,几个同行小伙伴催促他赶紧去把人追回来,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姚筱墨在竹林里找到丘小小,她坐在一块巨石上,不准姚筱墨靠近自己,不然就拿竹叶当暗器攻击他。

    这种攻击对姚筱墨来说,是隔靴搔痒,他很快躲开攻击,翻身站到巨石上,还伸手搂住没站稳的丘小小的腰。

    席洛澹的台词从这里开始。

    丘小小:“你……耍流氓!”

    姚筱墨:“要我松手吗?一旦我松开,你可就摔下去了。”

    丘小小:“你不准动!”

    姚筱墨:“好,我不动。”

    丘小小推开姚筱墨

    丘小小:“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弱!而且,方才我们好像才刚吵完架,本女侠还在气头上,你少来跟我套近乎。”

    姚筱墨皱眉

    姚筱墨:“我怕你出事。”

    丘小小:“哼!我能出什么事!你就是看低我!我、我更生气了!”

    丘小小生气,心里很高兴

    姚筱墨:“我不拦着你生气,只是夜深了,夜露重,先回屋去,到时候你想怎么生气,我必然不管你。”

    丘小小:“本女侠哪能听你的话,说回去就回去?不去,等气消了才行。”

    姚筱墨:“你要怎么才能消气?”

    丘小小:“唔……那你就夸我,说本姑娘气度不凡闭月羞花温润如玉……”

    姚筱墨:“本姑娘气度不凡闭月羞花温润如玉……”

    丘小小:“是不是故意气我!”

    丘小小脚底打滑摔下巨石

    姚筱墨伸手去拉,两人滚作一团

    演到这里,这一幕算是结束了。

    席洛澹给谢舟说完词,抬头要把剧本还给他,想夸赞他一番脱稿念词说得真顺溜,简直是姚筱墨上身。

    然而谢舟没有接过剧本,反而一把抱住席洛澹笑道:“滚作一团。”

    席洛澹哈哈一笑,“拉倒!我还真陪着你滚啊?”

    谢舟并不放手,“心情好点吗?”

    席洛澹心说,我又不是丘小小我没有生气呀。

    这才意识到谢舟问的不是生不生气,而是心情。

    席洛澹:“你是问蛋糕的事还是挨骂的事。”

    谢舟:“都是。”

    席洛澹笑了:“都不算是事儿,搞什么……我哪里看起来那么小气那么记仇。”

    谢舟:“但你终归不高兴。”

    毕竟……毕竟谢舟是看着他挨陈导的骂,也看到他当面收到了那份蛋糕。

    经历了这些事,就算席洛澹看起来并不生气……

    总之,不管他生不生气,谢舟就是想安慰他,哄他。

    席洛澹笑了:“那你就拉着我对戏啊?”

    谢舟:“对戏,是个理由。”

    席洛澹:“什么理由?”

    谢舟小声道:“单独在一起的理由。”

    这不就是嫌休息的地方人太多,口太杂嘛!

    席洛澹抬眼,瞧见自己面向着摄影棚的一个角落,谢舟从背后抱着他,若是其他人瞄过来一眼,还真看不清他们俩在做什么。

    席洛澹:“咳,你这会不会有点公私不分?”

    谢舟:“又没在拍戏。”

    席洛澹慢慢转过身来,笑着面向谢舟,“别担心,我既没有吃醋,也没有生气,而且……”

    谢舟期待地看着他。

    席洛澹:“我不会因为拍戏压力大工作太忙跟你没时间谈恋爱,就对你没有感情了,你不要怕。”

    谢舟很开心的样子,“再待一会儿?”

    席洛澹越过他的肩头,看着另一边片场,工作人员忙忙碌碌,也还没有开拍的样子。

    他觉得,身在片场,还是应该把拍戏放在首位,万一一会儿剧务来找他们,觉得他们俩不务正业怎么办?

    谢舟依旧抱着他。

    席洛澹点了点头,“好啊,再待一会儿。”

    没办法,谁让他拒绝不了谢舟,而且自己对谢舟的事情,总是双标和护短的嘛!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俩都结婚了还搁这儿谈恋爱合适吗?

    谢舟:非常合适。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ny8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琉梦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39、心有灵犀

    脾气很差的陈导, 最近突然改了性。

    骂人也不骂了,怼人也不怼了。

    每天看到人就笑眯眯的, 哪怕演员拍得不好, 他也只是拍着肩膀,鼓励对方下次加油。

    这回趁着道具布置背景, 陈导甚至还给几位主演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几位主演十分震惊, 面面相觑, 格外珍惜这难得的时光。

    席洛澹朝谢舟看过去,他想,谢舟肯定要找个地方,与他“对戏”?

    但不等谢舟来得及开口说句话,几位主演凑到他们身边,小声讨论陈导身上发生了什么。

    “别是被人下蛊了!”池瑶瑶危言耸听,狐疑地看着几位男演员。

    席洛澹听得笑了笑,他一抬头,对上谢舟的脸,果然看到他无奈的表情。

    哎呀, 在片场想要谈个恋爱, 真是辛苦。

    叽叽喳喳都没讨论出结果,谢舟见状,想这是个好时机。

    他刚要开口,忽而一大包奶茶“从天而降”,被小心地放在几位主演中间的小茶几上。

    几人抬头一看,是编剧向雨。

    此前向雨一直待在片场, 帮助导演们一起辅导演员讲戏,最近有小半个月没看到他了。

    池瑶瑶第一个去拿奶茶,笑着道了声谢谢,又问:“是导演让你去买给我们的?”

    向雨拿了把小凳子,坐在席洛澹和刘绛的中间,“算是。”

    席洛澹关心地问:“最近很忙吗?”

    向雨重重地点了点头,“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我听到说陈导了?”

    得知原由后,向雨疲惫的脸上透出一丝笑容,并且告诉他们,最近陈导心情转变的真相。

    “都是剧本闹的。”向雨说,“之前陈导对剧情设置不太满意。”

    刘绛:“哪里不满意啊?”

    而开口的人却是谢舟,他语气平静道:“白先生?”

    向雨打了个响指,“不愧是谢舟大大!就是聪明!”

    白先生,是剧情中男主角姚筱墨的师父,世外高人。真名不为人知,因为长得清秀白净,又爱穿一身白色,江湖人送白先生称号。同时,他也是整部剧的大反派。

    白先生曾有个初恋情人,被家人送进宫里。而还在闯荡江湖的白先生,收到一份巨额委托,要他暗杀将要临盆生产的妃子。待他潜入宫中,面对的却是难产离世的初恋。他难过不已,带走刚出世的小皇子,托付给武林中久负盛名的姚氏世家,也就是整部剧的男主角姚筱墨。

    故事再到十年后,白先生听闻皇室调查此事,托姚氏世家去寻皇子下落。他前来带走姚筱墨,在江湖散布谣言,说姚氏手里有武林至强秘籍,想借此阻碍姚氏的调查。岂料姚氏竟查出真相,白先生得知姚氏家主来找自己,怕受威胁,便怂恿武林其他家族围剿姚氏世家,致其灭门。

    白先生不想初恋的儿子,在仇恨中过完余生,当得知火烧姚氏的三大家族,从姚氏家主这里拿到一份神秘竹简,他相信这就是姚氏调查到的真相。只是因为文字内容加密,没人看得懂。白先生便假意引导姚筱墨调查,实际想找到竹简下落。

    故事最后,姚筱墨得到多方帮助,从竹简上得知身世真相,与师父反目成仇,决战紫荆之巅,为姚家报了灭门之仇,也与生父皇帝相认。但他拒绝入宫,继续与小伙伴们一起闯荡江湖,收获爱情,将姚氏的武功和白先生的绝学发扬光大。

    而这个剧情,有点俗,套路也简单了点。

    摆在纵览电视剧多年的观众面前,比较不够看。

    现在的观众,只要一看到超凡脱俗又神秘的师父,立马能猜到结局。

    他要么是主角的杀手锏,是主角惆怅低落时的指路明灯,是最后一定会为快要失败的男主挡刀,用自己的离世来激励主角的推进器。

    要么就是全局的大反派,躲在背后指点江山,是把男主角耍得团团转的罪魁祸首,会最后出场狠虐一波男主角,逼得他狠下心手刃师父,才能好好地全剧终。

    现在的观众都精得很,看电视剧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些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的哟。

    大家听到向雨这么说,对谢舟又是感慨又是崇拜。

    同时纷纷奇怪:“你怎么连这都知道?是不是陈导偷偷告诉你的?”

    谢舟摇摇头,“因为演员没确定。”

    这点大家都很清楚,只不过大家都以为,演员是定了,但因为还没轮得到拍摄,就没有公布。跟大反派最后才出现一样,白先生的演员也是最后才公布。

    池瑶瑶感慨:“噢,我懂了,难怪陈导心情好,原来是剧本改好了。”

    同时也证实了一件事,此前制片的确来找过陈导。

    投资方听闻剧情要改,生怕耽误拍摄,对制片逼得很紧。

    制片只能把压力落到陈导身上,其实就连电视剧开拍,也是他们催出来的。

    好在如今陈导和总编剧商量出满足要求的新剧情。

    最近,编剧们也是通宵熬夜,重新写好了剧本。

    向雨抱怨:“我连着熬了一个星期的夜,通了三天宵!”

    然而几位主演听得一脸担忧。

    席洛澹问:“不会要重拍?”

    向雨摇了摇头,“改动的地方都是没有拍,而且我听制片那边的意思,会提前先拍你们后面的武打戏份,最后再把改动的剧情拍完,这样就不会影响拍摄进度。”

    池瑶瑶来了兴趣,“改动了些什么地方啊?反正我们也要演,先给我们剧透一下呗。”

    向雨微笑道:“等剧本到手不就知道了?”

    池瑶瑶拽他,“那你今天来干嘛!不会就是通知我们改剧情这件事!”

    向雨调皮地打了个响指,“说的不错!”

    席洛澹听得笑了,其实……其实他也挺想知道的。

    但是呢,他知道谢舟还想跟自己谈恋爱呢!

    不然趁其他人拖住向雨的时候,自己先带谢舟离开?

    反正,等之后拿到剧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再好奇,也没有与谢舟在一起重要呀。

    于是,席洛澹拼命压抑中心中的好奇,酝酿言语,准备开口。

    可谢舟抢在他前面,开口道:“就说一点。”

    席洛澹一愣,这回他很快地转过脸去看谢舟。

    至少他以为……以为谢舟才不会管什么剧情,想拉他走的呢。

    谢舟看着他,“不想知道吗?”

    想……是真的想。

    席洛澹挺不好意思的,可能刚才自己脸上的神情,表露的太明显,让谢舟一眼看出来了?

    啊呀,谢舟真是……席洛澹感慨着,太厉害了。

    其他人的想法就没有席洛澹这么复杂,他们催着向雨赶紧说。

    向雨说:“白先生不是大反派。”

    池瑶瑶嘬了口奶茶,“改成谁了?!”

    向雨摇摇头,“没有所谓大反派的角色。”

    “啊?”不仅是池瑶瑶,其他人看起来也都很困惑,“这还怎么拍?主线不会被打散了!”

    向雨忙说:“主线当然还是复仇!至少到主角在成为武林盟主,揭开参与灭门的家族真面目的剧情,都没有改。”

    刘绛抬起手,提问:“家族灭门这算是中期反派?然后呢?主角应该是这个时候,拿到江湖上所谓姚氏世家手里的武功秘籍,那个写了真相的竹简?这不就还是要引出最后的大反派嘛!”

    向雨啧啧晃晃脑袋,一副少年你还是太年轻的样子。

    向雨说:“竹简上只有身世,而去找人解密竹简的路上,主角会被两拨势力追踪。注意,是追踪,不是追杀。而且白先生也会在暗中保护姚筱墨,直到最终主角被竹简上的

您正在阅读《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的章节:三部镜头长短不一的单反相机对着他们。 (2)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89/13928156.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