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 > 正文 作品相关 (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作品相关 (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送到家,也是笑着点头。

    好像直到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属于他们俩的时间。

    谢舟从身后抱住席洛澹。

    席洛澹轻柔地转过身,也抬手拥抱着谢舟。

    这个拥抱好昂迟到了很久很久。

    席洛澹忍不住慢慢摇摆着身体。

    看得出,他很高兴。

    席洛澹的手在谢舟的背后上下摩挲。

    “你可以放心。”席洛澹温柔地说着,告诉他张映冬母亲的事情,“他能这么说,一定是拿出所有诚意来。”

    谢舟在他的肩膀上点点头,“我相信你。”

    席洛澹笑了,“不仅是要相信我,就算当时你会生气,我也会理解的。”

    谢舟顿了顿,“不至于。”

    不至于生气吗?席洛澹想着,果然谢舟的脾气还是很好,不像张映冬说得那么夸张。

    他们怎么可能会要灭口呢?最多让他封嘴而已。

    谢舟抬起头来看着他。

    席洛澹笑得眯眼,“怎么?猜你会生气,就不高兴啦?”

    谢舟连忙摇头,“那个……白天的时候……”

    席洛澹歪着脑袋看他,“嗯?”

    谢舟低头亲了下席洛澹的嘴角,“可以继续吗?”

    席洛澹这才反应过来,等等?下午那个不算吗?那明明也是……

    看到谢舟投来殷切的目光,席洛澹有点不好意思。

    也不是不……席洛澹说:“可以。”

    谢舟不着急,他慢慢低下头,双唇很轻地覆下来。

    和白天的那个一样,席洛澹心想,总是很温柔很儒雅的样子。

    甚至连席洛澹都有一点耐不住性子,用力地回吻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席洛澹发现谢舟抬手扶着他的后脑勺时,传来一声很轻的闷哼。

    在他不注意时,谢舟低下头,一瞬间侵占了过来。

    席洛澹只觉自己脑子轰然一炸,耳边嗡嗡地吵闹着。

    陌生的酥麻的感觉,瞬间从后脑勺传到心里。

    随着心里那座火山的迸发,又马上传到了手指脚尖。

    席洛澹紧紧拽着谢舟棉质居家服,想要推开他,却舍不得这尽管陌生,又令他迷恋的感觉。

    他闭上眼后,所有的注意力瞬间只来到同一个地方。

    曾有人说,爱人的亲吻是麻醉剂,很有效,会上瘾。

    席洛澹不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上瘾,但是他全身所有的触感仿佛都只落在这一点上。

    他发现谢舟才是很用力地吻着自己。

    他甚至快要不能呼吸了。

    此时,谢舟柔柔地松开了他。

    席洛澹好像还听到一记,让他面红耳赤的声音。

    “唔……”席洛澹低下头。

    微张着的嘴悠悠地喘着气。

    他的双唇有点泛着殷红,覆着一层很淡的水色。

    看得谢舟有点心跳加快。

    两人还拥抱着对方。

    席洛澹笑了起来,“你也很紧张啊……刚才还那么用力,哼。”

    谢舟笑着又想来亲他。

    席洛澹故意般的撇过头,“那你、嗯……怎么说,满足吗?”

    谢舟点了点头。

    他低下头,在席洛澹的耳边说:“这次,满足的。”

    席洛澹浅浅地笑着。

    他也很满意,没想到初吻还有这样的体验,更别说对象是谢舟。

    “对了。”席洛澹松开谢舟,指了指不远处柜子上,谢舟的手机。

    席洛澹:“刚才就看到你的手机一直在亮。”

    那是谢舟的私人电话,来找他的不是家人,就是朋友。

    谢舟连头都没回,“不管它。”

    谢舟的目光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从席洛澹的身上离开过。

    席洛澹听得直笑,拍着他的胳膊,“快去看一下,万一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找你呢?你朋友都快说你重色轻友了?”

    谢舟想了想,摇头说:“他们不敢。”

    但席洛澹已经拉着谢舟走了过去。

    他无意去看谢舟的信息,转身去找自己的手机。

    安安静静的,除了父母和两位姐姐外,能找他的也只有经纪人和张映冬。

    席洛澹收起手机,倒是听到谢舟那边,从短信提醒声跳到了电话。

    他挑了挑眉,想到昨晚很多人给他发来“元旦快乐”的消息,也见怪不怪。

    今天家政不在,他去厨房给自己和谢舟打上一杯柚子汁。

    也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偏方”。

    说喝完酒后,多补充维生素C,对身体总是好的。

    至少比吃药好。

    等席洛澹两杯柚子汁里倒完蜂蜜,走出来看到谢舟还在打电话。

    他侧着身,脸上的神情看得不算完全。

    席洛澹弯腰,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他捧着自己的那杯坐下,耳边有意无意地能听到谢舟讲电话的声音。

    “不了。”谢舟看起来像是在拒绝。

    “他喜静,不合适。”谢舟这是在说谁?

    “就这样。”谢舟挂掉了电话。

    席洛澹抬头,看到谢舟一声不吭地走来坐在他身边,也没喝柚子汁,而是转身搂住他的腰。

    席洛澹小心地放下杯子,“怎么啦?难道是公司重新安排工作了?没关系嘛,反正新年第一天我们已经……”

    谢舟亲了下他的耳垂,“不是公司。”

    肉眼可见的是,席洛澹的皮肤,从脖子根开始泛红,一直红到耳朵尖。

    席洛澹努力强装镇定。

    他想,以前倒是没看出谢舟小动作一套套的。

    席洛澹心里胡思乱想,嘴上倒是格外淡定,“怎么回事?你不太高兴。”

    谢舟迟疑了一会儿,问:“喜欢派对吗?”

    席洛澹“啊”了声,“谈不上,是不是有人邀请你去啊?想去就去嘛!不用考虑我!我猜你朋友肯定说你,说你……你结了婚,就被我管住了,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

    谢舟松开他的怀抱,皱着眉头,小声说:“不是我,是你。”

    席洛澹扭头看他,“邀我?谁啊?”

    谢舟没有什么感情地念出名字,“杜檀杉。”

    席洛澹愣住,自从上次在电视台见过一面后,他们根本就没有联系过。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其实很好理解。

    说是邀请自己,其实是邀请谢舟。

    直接请谢舟,要是谢舟不想去,就直接拒了,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

    要是邀请席洛澹,就算是结了婚的爱人,也不太好越俎代庖替他回绝。

    就在此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谢舟看着屏幕上的名字皱眉。

    摁掉,又响,再摁,对方锲而不舍。

    电话接通,杜檀杉的声音传来,“谢哥——!!我们是不是朋友!你和嫂子结婚,嫂子也是我们的朋友!朋友就是要一起玩!你干嘛把人藏起来——嫂子在不在电话那边啊!元旦快乐——”

    他撕心裂肺地吼着,席洛澹要不听见也难。

    杜檀杉还说:“谢哥!你这样搞的好像我们排挤你们!昨晚跨年就要你们来,但你要和嫂子单独跨年,那也就算了,凭什么今天也不来跟我玩!谢哥!以后我们还能当朋友吗——”

    杜檀杉像是一个想要玩具的孩子那样,在电话撒泼打滚撒娇起来。

    谢舟听他说完,直接给电话关机。

    谢舟认真地看着席洛澹,“你想去吗?”

    席洛澹反问:“你呢?”

    谢舟:“他邀请你。”

    席洛澹心想,他是不是吃醋了啊?

    “说实话,我不爱这种活动,也不习惯这种场合。”席洛澹看着他,“但人家的邀请,不大好拒绝。听起来,他是希望我们去,尤其是你,不然怕对方不高兴。”

    谢舟仿佛只听了前半句话,忽然微笑起来,“那就不去。”

    谢舟仰头喝完柚子汁,开机给对方回拨电话。

    席洛澹去洗杯子,再走回来,谢舟的电话也打完了。

    “对方怎么说?”席洛澹有点忧心。

    他怕谢舟的朋友会不高兴,毕竟杜檀杉有地位和人脉,不好得罪。

    谢舟却笑着揉揉席洛澹的头发,“没事。”

    席洛澹松了口气。

    谢舟拦着他的肩膀,“今晚早点休息。”

    席洛澹看他一眼,虽然自己不是个主动的人,但总会想到,现在他和谢舟……

    他乖乖听谢舟的话,早睡早起。

    然而第二天,席洛澹看到林阳曜带着助理,来给他们收拾行李。

    席洛澹茫然地问:“这是在干嘛?”

    谢舟:“我们去度假。”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你!五一假期快落!!

    劳动人民也在更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鬼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7、早有准备

    席洛澹一大早是懵的。

    他不知道谢舟怎么会心血来潮去度假。

    席洛澹惝恍迷离地跟着谢舟来到机场,惝恍迷离地登上一架小型飞机。

    更是茫然地看着包机内不是一排排座位,而是摆着高档皮质沙发,升降式茶几,一张供以十人就坐的酒式餐厅。中间一道镂空隔墙后面,挂着一台五十寸液晶电视,正对着一张固定在地上的双人床位。

    私人飞机的容量不大,配备两位机长和三位机组人员。

    席洛澹在座位上出神,直到谢舟坐到他身边,他抬头又问了一遍,“我们是去度假?”

    谢舟牵住他的手,“是啊。”

    席洛澹愣住,“怎么那么突然……”

    他想起昨晚谢舟的忙忙碌碌。

    且不管他看起来根本就没关照过什么事,但他有着顶尖的助理团,能处理所有他想要做的事情。

    还有这林阳曜,撇开他在张映冬的态度上有点失手,除此之外,林阳曜依然是个非常得力的管家。

    他们用一晚上的时间安排好了一切。

    谢舟说:“我一直想带你出来。”

    飞机翱翔在万米高空,窗外是蔚蓝的天空。

    机舱内,只有引擎声嗡嗡地响着。

    空少也好助理也好,全都识相地坐在前门那边的餐厅。

    并体贴地给他们拉上了槅门。

    席洛澹这才知道,原来谢舟计划好了。

    谢舟告诉他,以后但凡是节假日,不管节日意味,他都准备了一番。

    一顿烛光晚餐,或是一次旅行。

    这次假期,他计划用晚餐来培养感情,用陪伴来换取信任,再提出度假相邀,并且在度假的最后一天,再表白一次,会否能换来席洛澹的真心。

    但没有想到,一切计划都反了过来。

    席洛澹从谢舟的只言片语中,搞清楚这件事后,他坐在沙发上笑了。

    席洛澹:“唔,想不到这是我抢先了。”

    谢舟牵着他的手,点点头。

    席洛澹:“我只是憋不下去,看到你对我这么好,我心里一直都七上八下的。总觉得像是在吊着你的爱意,这样我就太自私了。”

    谢舟:“可我不介意。”

    我介意呀!席洛澹这么想。

    席洛澹:“你的胆子也很大,万一我就是不喜欢你呢?万一我……我这人很自私,就是想要占有你对我的温柔。甚至,我才是那个只会玩弄感情的家伙,你怎么办?”

    谢舟仔细地盯着看他,“不会,你不是。”

    “你就这么自信呀?”席洛澹心里却很开心,“算你走运,遇上我这个好人。哎呀,我这么说是不是显得我太自负。”

    谢舟摇头,“因为你很好。”

    席洛澹也转过头来看着他,心想,谢舟你真的很会哄人诶。

    席洛澹:“在感情这件事上,我一定不会玩弄你。”

    谢舟盯着席洛澹看了一会儿。

    他想,这件事他是不怕的,亦或者说,就算真的被玩弄,他也无所谓。

    他更想说,我了解你,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他从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席洛澹了。

    可惜,席洛澹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把他认出来。

    而现在,他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已经换来席洛澹的喜欢,他才是最走运的。

    谢舟紧紧拽着他的手,一时间有很多话想说,不知从何说起。

    “你不会。”谢舟摇了摇头,“我知道的。”

    席洛澹垂下眼笑了,“怎么回事,好像你从很久以前就认识我了一样。”

    “其实……”谢舟想了一下,拿出手机来。

    席洛澹不明其意地看着他。

    谢舟从微博收藏里翻出一个视频。

    是粉丝制作的同人视频。

    席洛澹倒是先看到了作者的视频简介。

    「大家有所不知,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关注席洛澹小哥了!他长着一张非常让我动心的脸,不似流水线整出来的审美,他就像是青山中的一缕春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我只要看到他,身心都会得到治愈。跑题了,正回来。这次听说他与谢影帝结婚,我剪刀手的心蠢蠢欲动起来,把席洛澹以前拍过的电视剧,都拿出来翻了一遍。不翻不知道,一翻,发现他们俩竟然悄咪咪地合作过好多电视剧!!!!!震撼我社区!于是,我就剪了这部MAD,不管逻辑,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席洛澹看完,也深受震撼。

    他与谢舟合作过很多部电视剧吗?怎么连他这个正主都不知道?!

    点开视频,一开始的画面略显模糊。

    席洛澹入行也快十年了。

    但是他的确非常惊讶,在当年他拍的第二部戏里,就有谢舟。

    更别说往后再算,林林总总,还合作过八部戏。

    然而席洛澹演得都是小配角,与谢舟同框的机会很少。

    席洛澹捏着手机,震惊地说:“真厉害,很多戏连我都不太记得了。”

    换言之,难道谢舟都记得?

    谢舟伸手指着画面里,在他们有同框出现的第三部电视剧,“我认识了你。”

    席洛澹开动他引以为傲的小脑瓜,记忆中却是模模糊糊。

    这部戏里,他与谢舟有对手戏,但台词只有两三句。

    席洛澹有点感动地看向谢舟,“我自己都不太记得了,唔……可能我的记忆力,只是短时间的比较强。”

    谢舟揉了揉他的头发,“没关系,我记得。”

    席洛澹带着一点愧疚,看完了同人MAD。

    “做的真好。”席洛澹很想拿自己的账号给他点赞。

    谢舟也点了点头。

    席洛澹把手机递回去。

    他想,原来谢舟很早就知道他,也算是了解他?所以知道协议结婚的对象是他,才答应得比较爽快?

    是了,他努力回想起,那天他来谢舟父母家里,谢舟怎么说来着?

    挺好的。

    席洛澹想了想自己的看法,当初他就没敢想。

    后来谢舟才开始对他这么好,原来不是真的演戏,而是渐渐喜欢上他。

    谢舟凑在他耳边说:“而且,表白是我抢先的。”

    席洛澹的脸上轰然一热,不敢去看谢舟。

    谢舟反而很喜欢他害羞的样子,轻轻抱住了他。

    航程很短,飞机终于开始降落。

    小机场好像首次迎来三辆豪车,停在接机口的高架上,还挺拉风。

    他们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坐落于两座山丘中间的度假村。

    公路拐进去,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

    席洛澹看到度假村的名字后上网查了下,资料不多,是吕氏集团的产业,有点神秘。

    来接待的总经理一脸笑眯眯,热诚坦诚,随叫随到。

    也从他的话中确定,谢舟果然是早准备好,只是这次提前了。

    一栋位处半山腰上的别墅,虽是冬天,但山坡上成片的针叶林,颇有韵味。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鸟儿,躲在山中,莺声呖呖。

    助理们收拾完行李,就在林阳曜的带领下离开,住到隔了一百米远的屋子里。

    席洛澹洗完澡,换了一身短打。

    系上腰间绑带,席洛澹觉得自己像是古代的侠客。

    他走下楼,另一位“侠客”已经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手机。

    席洛澹笑着走了过去。

    他往这位穿着深蓝短打的侠客身边一坐,“度假为什么突然提前了?我看经理还是有点手忙脚乱。”

    谢舟把手机丢到一边,捞着席洛澹入怀。

    谢舟:“不想被人打扰。”

    席洛澹想了想,“张映冬这件事算是意外。”

    谢舟摇头,“不是说他。”

    席洛澹笑道:“总不能说是杜檀杉他们?他……他也是好心嘛,想要叫上我们一起去庆祝节日。”

    谢舟看着他,“就我们俩过。”

    好好好,席洛澹承认地点点头,他也不爱闹腾。

    因为赶了路程,席洛澹本身有点累,也没有安排其他节目。

    席洛澹看着床上的两床薄被,心里忐忐忑忑。

    他和谢舟刚确定关系,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才刚开始恋爱,但已经一跃处在同居……更是同床的关系。

    那……席洛澹心想,自己不该扭捏的,要是谢舟想的话……

    谢舟走了过来。

    席洛澹心里莫名开始紧张。

    谢舟拍着他的被子,“不睡?”

    席洛澹顿了顿,“要睡了。”

    谢舟微笑,“哄你,要不要?”

    席洛澹捂着被子笑了,“好啊,你怎么哄。”

    谢舟像是哄孩子那样拍着被面。

    席洛澹闭上眼睛,他一直感觉到谢舟没有走。

    嗳?他想,这个时候谢舟会不会像电视剧里拍的那样,偷偷亲他一下?

    席洛澹努力保持清醒。

    他好像感觉到谢舟的呼吸就在咫尺。

    但好像只是错觉。

    直到他模模糊糊都快要睡着的时候。

    他感觉到亲吻落在了他的眼角。

    席洛澹心里笑了,不经意间从眼尾和嘴角流露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噫——美妙的初恋——

    28、特别崇拜你

    席洛澹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醒来时天光大亮。

    身边不见谢舟,应该是早早就起了床。

    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像昨晚那样,在晨间偷偷吻他。

    席洛澹坐在床头,迟钝如他,直到现在还在想,他和谢舟在一起了。

    就像他之前对谢舟说的,他感觉自己被人安置在一列火车上,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何时被赶下火车。

    他一直都担心,怕自己在什么地方惹得谢舟不高兴,要么表现不好被别人发现端倪。

    可担心有点多余,从头到尾,谢舟一直对他很好,就算他不演,别人也根本看不出来。

    现在,谢舟冲动地对他说,特别特别喜欢他。

    席洛澹也觉得自己好冲动,他答应了表白。

    唔……席洛澹揉了揉额头,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爸妈呢?

    以他们的态度,如果自己真与谢舟在一起,说不定家人会比他还要高兴。

    果然还是不要说了。

    连张映冬知道他们是协议结婚的事情,也不要说,免得徒增他们的烦恼。

    席洛澹恋恋不舍地,从柔软的床上下来。

    窗帘自动移开,尽管是冬天,天气却很不错,而且没有风。

    从卧室的落地窗眺望,山上针叶林安静地静地矗立远方。

    山坳中那一片湖面,似乎有人在泛舟。

    谢舟自然没有带着他去泛舟。

    他们登上山顶的会馆,坐在顶楼的包厢内,透着落地窗,能望见那整片湖水。

    室外湖光山色,室内温暖如春。

    谢舟请了按摩师,给他们俩揉肩捶腿,好好放松了一番。

    还有吃晚餐时,更是请来了三名小提琴手,当场演奏交响乐。

    更别说晚上看到,还有专门为他准备的烟火时,已经说不出话来。

    烟火噼里啪啦地在别墅前的广场上,蹿上天空,绚烂夺目,心旷神怡。

    席洛澹心花怒放,又受宠若惊。

    他想,嗳,这都是谢舟准备的,在他都没有表白的时候,就这么准备着。

    现在的起点这么高,以后谢舟给他准备地惊喜,岂不是比这还要夸张?

    席洛澹觉得自己消受不起呀。

    谢舟告诉他,这是度假村的项目,他觉得席洛澹可能会喜欢,所以就点了试试。

    “所以。”谢舟看着他,“你喜欢吗?”

    席洛澹瞧见谢舟脸上那么认真的表情。

    他点点头,“嗯,喜欢。”

    谢舟拿出度假村专供平板电脑,上面可以选择服务项目,“还想要什么?”

    席洛澹连忙拒绝道:“足够了,已经很到位了……要不然,你喜欢什么?我给你点呀?唔,你看这个就……”

    谢舟按下平板,“不用为我花钱。”

    席洛澹抬头看他,“噢,为我就可以呀?”

    谢舟点头,理直气壮道:“我想花钱。”

    席洛澹笑了,“哼!我也想花,你不选的话,我就盲选了啊!”

    不等谢舟做出选择,席洛澹已经闭着眼睛随便在平板电脑上一点。

    选上了室内攀岩。

    “呃……”席洛澹不会攀岩,点完当场后悔。

    谢舟十分淡定,“想学吗?我教你。”

    席洛澹震惊,“你还会这个吗?”

    谢舟:“健身项目,兴趣。”

    谢舟爱健身,常规健身房里的项目,无需专业指导,他全都能玩得转。

    但室内攀岩,这就牵扯到更专业的领域。

    想不到谢舟也会!

    席洛澹:“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大概是除了飞去宇宙,没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谢舟摇头,“我不会开飞机。”

    席洛澹沉默了一下,这个我也不会!!

    “唔。”席洛澹说,“点了就点了,服务费用我出!你不准跟我抢!听到没!”

    席洛澹这次也为谢舟豪气了一笔,心里很爽,晚上睡觉都睡得分外踏实。

    山顶会馆二楼中央的室内岩壁,直通七楼楼顶,高嵩而震撼。

    席洛澹看着谢舟穿好装备,站在岩壁前,十分的后悔。

    席洛澹拉了拉谢舟的袖子,悄悄地说:“那个,你稍微爬一下就好,可别逞强弄伤自己啊!”

    谢舟揉着他的头发,“担心我?”

    废话!席洛澹鼻翼翕动,点头道:“嗯,我是不心疼服务费,但是我们还有工作在身,可别搞出什么意外来……”

    谢舟点头,“你放心。”

    谢舟转过身,面朝着岩壁。

    两旁配备了五位教练,每一个都一脸谨慎,他们知道面前要服务的对象有多重要。

    谢舟当然不是逞强。

    好像刚才在说话间,他已经计算好攀爬路线。

    无需教练多提点,他已然登上第三个攀爬点,身手矫健。

    席洛澹有些看傻了眼,他只是没想到……

    他瞧见谢舟手臂上的肌肉线条,还有他敏捷的身姿。

    羡慕不来啊!

    “哟,在这儿呢。”

    席洛澹回头,意外看到李琤走来。

    他穿着件白衬衫,袖子挽上胳膊肘。

    席洛澹很惊讶,可目光不想从谢舟的身上挪开。

    席洛澹歪着脑袋,“你怎么在这里?”

    李琤双手抱臂,抬头看着快要攀爬到半程点的谢舟。

    “说来话长。”李琤笑道,“嚯哟,想不到谢哥挺有兴致的啊,多少年没攀过岩,突然干起老本行?”

    席洛澹:“我只是没想到他还会这个。”

    李琤看他一眼,“是不是在崇拜他?”

    席洛澹噗嗤笑了,“嗯?你很好奇?”

    李琤:“我姑妄一问,你姑妄一答呗。”

    席洛澹紧盯着谢舟看去,“等他下来再说。”

    谢舟成功攀到半程,在休息点的时候回头看了眼,发现李琤来了,便松手滑了下来。

    他解开身上的保险绳,将装备交还给教练。

    李琤朝着谢舟抬了抬下巴,“你是顺风耳吗?刚才听到嫂子说什么了吗?你这就下来了?”

    听是没听见,但是看到了。

    谢舟身上浮了一层汗,不好靠近席洛澹,只是朝另一边的咖啡厅指了指,“我马上来找你们。”

    席洛澹点头说好。

    度假村的员工比游客多,咖啡厅里空荡荡的。

    一边透着窗户能看到攀岩岩壁,另一边则是会馆外的山景。

    李琤点了三杯摩卡,送到席洛澹面前的咖啡上,有一朵玫瑰的拉花。

    李琤说:“我算是劳碌命!整天闲不下来,也不敢闲,感觉有一天我没事情做,地球都要毁灭了。”

    席洛澹浅浅笑着,“偶尔也要给自己放个假嘛!不然你来度假村,总不能是忙事情?”

    看李琤的表情,好像还真被说中了。

    李琤:“算是,反正也是些举手之劳的事情。”

    比如呢,本来谢舟的计划,是要两天后带席洛澹过来,那么不管是烛光晚餐的交响乐,还是夜晚的烟花,起先都还没有准备。所以呢,为了能让服务计划进行,不管是小提琴手,还是那些烟花,都是李琤专门派人送过来,他本人也亲自来验收。

    席洛澹心里腾地难以为情,小声道:“麻烦你了。”

    李琤摆摆手,“这都是小事,真要说的话,得感谢谢舟!这都是他在花心思呢!”

    “在说我?”谢舟走了过来,坐在席洛澹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

    李琤干咳两声。

    席洛澹往谢舟身边靠过去,“嗯。”

    李琤:“也没什么,说你俩恩爱。千里躲到这里来,就为了过你们的二人世界。”

    谢舟挑眉,“有话要说?”

    李琤哈哈笑了,“这次你让我做这么多事,回头带你去见两个人,可别像拒绝杜檀杉那样拒绝我。”

    谢舟:“没问题。”

    席洛澹却听得紧紧张张,“杜檀杉怎么了?生气了吗?‘

    李琤:“他啊?当然没有,他不是小气的人。就是爱玩,人越多越热闹,他就越高兴而已。本来嘛,你们俩结婚,没来得及叫上他,他就一直想着找你们俩闹一闹,就跟闹洞房似的。然而谢哥没给他机会,你也不想再被闹一次?”

    席洛澹心想,原来是这事。

    说来当初他们也没有闹,到了现在,也不太愿意被闹。

    本来因为拒绝杜檀杉,让席洛澹心里有一丢丢的愧疚,现在随之消逝。

    而为了感谢李琤的帮忙,他们晚上请他吃了顿大餐。

    其实席洛澹心里更感激谢舟。

    连烛光晚餐也准备了,连烟花也准备了,还为了他攀了一次岩。

    他看到谢舟坐在沙发上,心里想,自己也该做点什么?

    他走过去,趴在沙发背上,假装不经意地说:“谢舟,其实我也有一技之长。”

    谢舟笑着回头,轻轻搂住他的肩膀,“什么?”

    席洛澹:“我会捏肩捶背,以前回家就给我妈捏,你要不要感受一下呀?”

    谢舟点头,“好。”

    席洛澹刚上手,感觉到谢舟斜方肌的紧致,不由得加重了点力道。

    谢舟突然握住他的手腕。

    席洛澹:“是我捏疼你了?”

    谢舟摇头,道:“是我看不到你。”

    手上用了点力,席洛澹被拉到谢舟面前。

    这要怎么捏?

    谢舟:“手臂酸。”

    席洛澹心领神会地坐在他身边,从手臂捏到手腕,最后到那只总是主动来牵他的手。

    谢舟的手指一曲,与席洛澹十指紧扣。

    席洛澹笑着看他,“怎么?”

    谢舟:“攀岩时,你和李琤说了什么?”

    席洛澹回忆起来,笑了。

    席洛澹紧牵着谢舟的手,在他的耳边说:“我说呀……”

    “我特别特别特别崇拜你。”

    他抬起头,对上谢舟近在咫尺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 小席席你造你在撩人家吗?

    以及这里放上李琤的澄清:没有,不知道,我没听说!

    下一章入v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下一本会更新《我家A,毛茸茸》,幻耽ABO甜文,大家都收藏一下!(*^▽^*)

    29、迟到的洞房

    席洛澹早该对谢舟说这句话。

    他对上谢舟近在咫尺的脸, 微笑起来。

    他的眼眸里,有着谢舟的惊讶, 还有喜悦。

    席洛澹重新端起谢舟的手臂, 温柔地捏着。

    他说:“干嘛?我也是会夸人的好?”

    谢舟直接将他拥入怀中。

    这次的拥抱,不像是白天见到李琤时, 轻轻地搂着他, 也不是平时走在外面, 温柔地让他靠着自己。

    这次是很用力很用力地抱住他。

    席洛澹抬头笑了下。

    谢舟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扫了一圈。

    最终吻了下来。

    上一次亲吻好像就在眼前。

    而这次谢舟压根没有给席洛澹主动的机会。

    席洛澹几乎是一瞬间的缴械投降,要不是被谢舟搂着,他几乎要倒在沙发上。

    等谢舟吻得满足,席洛澹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谢舟的手臂,“胳膊不酸了?”

    谢舟声音闷闷地传来,“也酸,但是我高兴。”

    席洛澹看到谢舟这么高兴,想着自己以后也要像他一样,学会哄人, 多哄哄他。

    而且, 谢舟看起来挺好哄的样子。

    可能攀岩的关系,到了晚上,谢舟看起来有些疲惫。

    席洛澹看着心疼,想想也要怪自己,瞎点什么服务呢!

    他还记得谢舟怎么哄得他。

    于是看到谢舟也躺上床,席洛澹立马转过身来, 跪坐在他的身边。

    看席洛澹端端正正的样子,让谢舟一愣。

    席洛澹动动手指,“这位先生,需不需我提供的捏腿服务呀?仅限今天,过期不候哟?”

    谢舟笑了,“好。”

    席洛澹规规矩矩地挪到另一边,温柔地从腿肚子开始捏起。

    席洛澹笑道:“舒不舒服呀?需要加大力道吗?”

    谢舟很轻地说了声,“不用。”

    席洛澹又说:“捏完腿还有哄睡服务哟,要不要呀?”

    他等了一会儿,没想到谢舟竟然没理他。

    他一抬头,得到一只略微歪过头,已经睡着的谢舟。

    席洛澹顿时心疼无比。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谢舟。

    怎么说呢,在他与谢舟结婚同居至今,印象中所有与谢舟的画面,他总是容光焕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就连自己晚上睡不着,想要喝一杯牛奶,这等小事,他都会准备好。

    而现在,席洛澹却看到他这副卸下所有外表的样子。

    像是,人畜无害,安静……可爱。

    席洛澹很轻很小心地挪到谢舟面前。

    他也只敢在这个时候盯着谢舟看。

    平日里,只要他去看谢舟,那么一定会换来谢舟认真的凝望。

    反倒是能看得他首先不好意思,要挪开目光才是。

    他自然不是第一次意识到谢舟的帅气。

    可这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要发出如此感慨。

    谢舟长得真是令人……令人百看不厌,令人赏心悦目。

    席洛澹差点没忍住,伸手去摸谢舟的脸。

    但他转而还是小心地扶住谢舟,让他更舒服地躺在床上。

    饶是这样,谢舟都没醒!

    看来今天真是让他累得够呛。

    席洛澹心里五味杂陈,他就这样跪坐在床上,低头看着谢舟。

    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竟然是他的对象,是两情相悦的那种。

    席洛澹转过身,躺在自己睡惯了的那一边。

    他调暗了屋内的灯光,进入夜间睡眠模式。

    昏暗的夜灯只能看清屋内家具的轮廓。

    席洛澹扭过头去,看到谢舟呼吸平缓地睡着。

    他悄悄侧过身,面向谢舟。

    他突然想到自己有一件事没有做。

    反正……昨晚谢舟肯定也不知道他其实没有睡着。

    那么,现在谢舟肯定是睡着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于是,席洛澹支起身,慢吞吞地靠近谢舟。

    他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那天晚上,谢舟会犹豫了。

    不是不敢,而是不想打破这一刻的平静。

    就好像一潭平静的湖水,哪怕只是一片树叶,都不忍心落下时搅起涟漪。

    心中的冲动还是战胜了一切,催促着他赶紧吻下去。

    而且,不是额头不是眼角。

    席洛澹觉得自己身上装了一万个胆子,主动吻上了谢舟的唇。

    还比蜻蜓点水稍微长那么一点。

    席洛澹低头去看,谢舟没有醒,只是睫毛微微颤动。

    他这时候才感到紧张,心脏突突狂跳。

    席洛澹躲回被窝里,拉起被子蒙住嘴。

    大胆!他竟然敢趁着谢舟睡着,偷偷摸摸亲他。

    这是多少谢舟的万千少男少女粉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结果他的反应居然是紧张。

    席洛澹知道,万一真把谢舟给闹醒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定然不会是看到谢舟生气,可能也只是换来谢舟的笑,当更有可能,会是……

    席洛澹想着想着,脸红起来。

    要是真那样,也并非不好。

    席洛澹连忙转过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心里嘀嘀咕咕,也不知自己是胆大,还是胆小。

    当晚席洛澹做了个梦,梦得光怪陆离。

    醒来时也不太记得,只觉得心里有点乱。

    他抻了抻手和脚,睡麻了,不太舒服。

    再一转身,感觉今天的谢舟并未比他早起,看来昨天真的让他累着了。

    席洛澹眯着眼看过去,他愣住。

    谢舟虽然没起床,但醒了,而且面向着他躺着。

    这就好像……好像两人是相拥入眠,一同睡醒。

    此前因为两人的身份关系,可以说是教科书式的同床异梦。

    谢舟又很规矩,从来没有逾越过一步。

    每天醒来,不是谢舟早早起床,就是躺在十万八千里之外。

    而现在,他们俩之间就差一床被子。

    再近一点,鼻尖都要对上鼻尖。

    席洛澹腾地脸上发热,挪开了目光。

    “早。”谢舟的声音像是跳跃在水面上的鱼,有点活泼。

    要不是已经过去一夜,不然席洛澹真怀疑,谢舟是不是知道什么。

    “早呀。”席洛澹往后靠了靠,“昨天……很累?我看你一下子就睡着了。”

    谢舟倒是一点都没动,“抱歉。”

    席洛澹哈哈一笑,“干嘛道歉呀?”

    谢舟:“昨晚,我直接睡着了。”

    听到“昨晚”这两个字,席洛澹心里咯噔一下,差点以为他要说,昨晚他是装睡,其实什么都知道。

    还好不是……

    席洛澹心虚,忙说:“哎!这有什么!你这是累的,是我不好,随便瞎点了服务,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谢舟单手支起脑袋,看着他,“你开心吗?”

    原来是我开不开心才重要吗?

    这么想着,席洛澹当然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说:“何止是开心,更是惊讶了!哪里知道你简直是十项全能,这么厉害。”

    谢舟却无所谓,“只是会,不算精。”

    席洛澹:“那得花多少工夫才能精通,这些我都不会。”

    谢舟朝他面前靠了靠,“我说过,你想学,我教你。”

    席洛澹噗嗤一笑,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你现在呢?肌肉酸不酸啊?我知道运动后,第二天肌肉会特别酸,要不要我继续给你按摩啊?我昨天可是专门看过那些专业人士的手法,你也感受过,虽然时间不长,但应该还不错?嗯?”

    没想到谢舟说,“不酸了。”

    席洛澹挑眉,“真的假的……”

    谢舟:“不信吗?”

    席洛澹小声嘟囔,“不是不信……我也不是你,没办法替你感受。”

    谢舟抬起手,揉了揉席洛澹的头发,还凑过来亲了下他的眼角,“你放心。”

    他既然这么说,席洛澹也就真的放心了。

    当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席洛澹坐在会管楼顶,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晒太阳的时候,心里免不了的感慨。

    要是以前,他哪里敢放着那么多天,不去跑影视城,不去跑电视台,不去找制片人。哪怕是给自己放假,想要闲也不敢连着闲三天以上,就生怕自己接下来没有工作。

    而现在,上半年的工作都安排好,根本无需他操心。

    他完全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大把好时光。

    当晚,再度假村有一场宴会,同样也是主办方。

    席洛澹这才知道,本来也该是今天,谢舟带他过来度假。

    正好能赶上这场庆贺新年的宴会。

    他们俩都被要求换上正装。

    席洛澹看到走出衣帽间的谢舟,看着他西装革履器宇不凡。

    他心想,这场宴会上有谢舟,简直是蓬荜生辉。

    他更没想到,最近几天都不见度假村有什么人气,宴会厅里却人头攒动。

    经过谢舟介绍,这次宴会来的是度假村背后的大老板,吕氏集团的人。

    而且,席洛澹还知道吕氏集团旗下,有一家非常出名的影视制作公司,叫火烽影业,是行业内的龙头老大。

    尽管他在行业内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然而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行业巨头。

    不说老板,就是该影业公司的制片,他也没见过。

    为了掩饰心中的震惊,席洛澹揶揄道:“所以这场,算不算是应酬呀?”

    谢舟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摇摇头:“走过路过,蹭个饭。”

    说得也太轻巧了?要不是你影帝的头衔和名气摆着,这顿饭哪儿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来蹭的!

    很快,席洛澹发现,还真是谢舟能随随便便就来蹭。

    看吕氏集团的态度,上到公司老总,下到制片总监,知道谢舟也在,都跑来敬酒。

    至于谢舟喝不喝随他心意,其他人是一定要一杯喝完为敬。

    席洛澹跟在谢舟身边,=免不了胡思乱想。

    他知道谢舟很厉害,人长的帅,粉丝又多,签的还是宙海公司。

    但是呢……但是就连吕氏集团的人,对他都这么尊重。

    他知道谢舟的厉害,却没想到,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了。

    席洛澹想到当初他跟着谢舟去做节目。

    除了头一次做的那当网络采访节目,只能说小节目固然有他的问题所在,而其他的活动,从来没有见过谁敢在谢舟头上动土。

    席洛澹跟在谢舟身边越久,见得越多,就越发现谢舟的高度,似乎是他无法比拟。

    他在认识谢舟以前,就是区区普通小演员,去到片场,根本没有任何人在乎。

    他就是这样站在谢舟的身边。

    席洛澹在心里摇了摇头,赶紧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知道不该给自己找来莫名的压力。

    可思想很难受控,展开又十分迅速。

    这一秒他想着,自己是不是没有彻底查清楚谢氏集团的地位。

    下一秒他就开始想,自己是不是不够格成为谢舟的爱人。

    于是,他安静地跟在谢舟的身边,别人来敬酒的时候,他也跟着喝。

    而且,他不像谢舟那样,有资格随自己的心意。

    宴会既然是庆祝新年,半夜还搞了一场倒计时。

    席洛澹笑着听到身边的人,大多在欢笑,还有在大吼。

    他的手被谢舟牵住。

    他知道,谢舟又在看着他了。

    席洛澹心想,你怎么总是看着我呢?你明明才是主角。

    你看周围的所有人,都会对你露出崇拜的目光。

    你应该看着前方,看着这场宴会,看周围那么多……

    谢舟神情认真,“喝醉了?”

    席洛澹轻轻地摇了摇头,“别担心。”但他好像是真的喝醉了。

    他控制不住心里的想法,那些令他心酸的念头,噼里啪啦地往外冒。

    他……他只是发现,原来自己比想象中,还要喜欢谢舟。

    因为他开始害怕。

    怕他和谢舟不是因为感情出现问题,有了裂痕,自然而然的分手。而是他怕自己根本没资格站在谢舟身边,怎么努力都比不上他。到时候因此分开,真是会撕扯得伤筋动骨,撕心裂肺。

    那该怎么办呢?

    席洛澹只用一场宴会的时间,就下定一个仓促的决定。

    便就在他和谢舟恋爱的,这短暂时间里。

    用力地去爱他。

    等席洛澹回过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被谢舟牵着离开了会馆。

    他没看到谢舟向谁打过招呼,就这样直接带着人来,也直接带着人走。

    席洛澹被晚上的风吹了一个激灵。

    “嗳?”席洛澹问,“回去了?怎么?宴会还没结束?”

    走在他身边的谢舟说:“你累了。”

    席洛澹摸了摸脸,“我……我还好,不是很累,抱歉,是我走神了,我没关系……”

    谢舟的手上却抓得更紧,“那就是累了。”

    席洛澹深吸一口气。

    至少谢舟没有说他喝醉,不然显得他多不得体呀。

    他乖乖地听话,跟着谢舟回别墅。

    一路上,他看着面无表情的谢舟,也不说话。

    他慌里慌张地想,还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让谢舟不高兴了。

    因为他走神?因为他表现得不够活跃?

    席洛澹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本就不是那种积极主动的人。

    所以,他是不是应该学习一下,如何主动?

    酒精上头,他觉得自己想的很对。

    他要下定决心,积极主动!

    在踏进别墅的那一刻,席洛澹突然拉住谢舟,把他往楼上卧室拽。

    谢舟倒是有点懵了,反手拉住席洛澹的手腕,问:“怎么了?”

    席洛澹摇摇头,一声不吭。

    等回到卧室,原本不说话的席洛澹,更是抿紧了嘴唇,他盯着谢舟看了下。

    看得谢舟心里一紧。

    接着,席洛澹走上来双手捧着谢舟的脸颊,学着之前谢舟那样吻着他。

    谢舟没有推开他,而是顺着席洛澹的节奏跟着他,又仿佛是在安抚。

    席洛澹一边吻一边想,我这样的主动你会喜欢吗?以后我都这样主动来吻你好不好?

    他承认着自己喝了不少酒,也许是酒精在迷惑着他。

    但更有可能,是他此刻,他的内心中,非常想要做的事。

    当他松开谢舟时,看到谢舟朝自己投来的目光里,带着一点忧心。

    席洛澹低头浅笑,问他:“喜欢吗?”

    谢舟大概没明白席洛澹的意思,他拥抱席洛澹入怀中,“喜欢你。”

    席洛澹靠在他的肩头,“我以后都会这样主动点,好不好?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是我会努力的,好不好?你不要生气呀,我今天可能表现得是不太积极,我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反省过了……”

    他一边说一边揉了揉眼睛,看起来要掩饰什么。

    谢舟看着眼前自己那么喜欢的人,心里的担忧瞬间化作疼惜。

    难怪回来的路上情绪低落,牵着他的手也时不时地会颤抖。他以为只是夜里太冷,冻懵逼了!

    再想到倒计时那一刻,更难怪他没有看到席洛澹随之兴奋的脸庞,反而眼神中透着一点点哀愁。他也以为是席洛澹累的!

    谢舟有点庆幸,还好把席洛澹拉回来了。

    可席洛澹见谢舟不说话,相信他就是在考量自己的表现,果然是不够格?

    于是,席洛澹深吸一口气,去扯谢舟的领带。

    谢舟扶着他的肩膀,阻止他,“你不高兴了?”

    我是……席洛澹吸吸鼻子,“我只是不高兴我自己,没能摆出让你满意的样子。”

    谢舟微微蹙眉,但很快展开。

    他耐着性子,揉了下席洛澹的头发,“别瞎猜我心思。”

    席洛澹知道谢舟是为他说话,可心里随之一紧,这是真的不高兴了?

    谢舟将他拥入怀中,“其实我很高兴。”

    席洛澹:“你别安慰我了。”

    谢舟:“我说的是真的。”

    席洛澹闭上眼,“那我主动一点,你会喜欢吗?”

    岂料谢舟沉默下来。

    席洛澹以为谢舟会马上答应的。

    谢舟:“不管你什么样,都很好。”

    席洛澹笑了,“我这个人,毛病挺多的。就像你说的,我会瞎猜别人的心思,会用自己的想法来考虑别人。也会下意识地想躲起来,你知道吗?以前我去当演员,就是因为不想走我爸爸给我安排好的路。到了今天……今天我也只是一个平庸的普通的小演员,我和你差了一个天地的距离。但我既然已经答应和你在一起,我就要为我这一份冲动,做出改变……”

    很久以后,已经不再这么想的席洛澹,依然会回忆起今晚。

    他会给今晚的自己做一个评价,叫做醉酒的剖析者。

    但他不后悔,今晚对谢舟说出这一番话。

    席洛澹的额头抵在谢舟肩膀上,“可我知道,谢舟你这个人很好,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肯定都会非常大度的接受我。我还是要审视我自己,不知道该我为此做出的改变,你会不会喜欢。你会喜欢吗?”

    他抬起头,看到谢舟看着自己。

    他的手里还拽着谢舟的领带。

    谢舟说:“我喜欢你。”

    席洛澹笑了:“我知道呀。”

    “之前的你,之后的你。”谢舟说,“我都喜欢。”

    席洛澹:“那你真是……”真是好呀。

    “改,或是不改,我依然喜欢。”谢舟的话,清晰有力。

    谢舟:“我喜欢你。”

    谢舟:“但不是为了改变你。”

    席洛澹怔在那里。

    谢舟:“带你去宴会,想和你倒计时。”

    席洛澹想起去年最后一天晚上,他们还在参加公司的第三场年会。

    他心里对谢舟还揣着乱七八糟的心思,满脑子只想着找谢舟好好谈一谈。

    谢舟:“没想到让你不高兴。”

    谢舟:“对不起……”

    “我……”席洛澹竟无言以对,“我没怪你。”

    “总之。”谢舟捧起他的脸,“你不想干的事,我们就不干。”

    席洛澹感觉到鼻尖一下子酸了起来。

    别看谢舟话不多,就算说话也直接得要命,都不带一点好听的修辞,然而这一套,席洛澹还挺吃的。

    从来没有人跟他说,你不爱干的事,你就可以不干。

    他的父母总是告诉他,你要当个乖宝宝,你要有个男孩子的样子,你要考一百分,你以后要来接手我的企业,你要成为老板……

    于是,他就总想着什么样的场合,就要表现出该有的样子。

    席洛澹揉了揉鼻尖,终于会心笑了起来。

    “唔,外界都说你这人话很少。”席洛澹笑道,“现在话倒是挺多的,而且,还说得非常……直击人心。”

    谢舟看着他眨眨眼。

    席洛澹抬起头,对谢舟说:“但是,万一今后我做了什么地方,让你觉得不喜欢,你还是可以告诉我的。”

    谢舟依旧抱紧了他,“我从头到尾,都喜欢你。”

    哪怕以前没有表白过,甚至彼此还不熟悉的时候,我都一直喜欢着你。

    席洛澹听得心里一片柔软。

    他松开谢舟的怀抱,这时候感觉到酒精的作祟。

    他捂着脑袋,笑得迷迷糊糊,“嗳,你热不热啊?我都被你抱得有点热了,早点洗澡休息?”

    谢舟稍显遗憾地脱下外衣。

    席洛澹的话其实还没有说完,“只是可惜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一路回来……回来的时候,心里想了好多,也下了好大的决心。我甚至想……想你都这么喜欢我了,我就主动一点,跟你……跟你……”

    他说着,脸也红了,但他转过身来,面向谢舟,拿出当时下定的决心。

    席洛澹:“想跟你做。”

    谢舟的动作一顿,反问他:“你想做吗?”

    席洛澹不置可否,“如果你想的话。”

    谢舟大步走来,按住席洛澹的肩膀,低头吻了过来。

    席洛澹一时没站稳,往后踉跄两步坐在床上。

    席洛澹心里直笑,倒是挺着急呀。

    他被吻得有点缺氧,脑子里乱糟糟地想了很多。

    他心疼着他们俩的衬衫,平日里被好好地叠好收纳,现在却胡乱地堆成一团。

    他又开始心疼他们俩的西裤,那可是有着六位数的价值!

    还有皮带落地时的声音,大概是扣环把实木地板给砸出坑了?

    席洛澹仰面躺着,看到谢舟伸着手去够床头柜,从里面拿出来的东西摊在床上。

    谢舟:“我们慢慢来,做点准备。”

    席洛澹笑着想你刚才的着急劲儿呢?要不我主动一点?

    他变伸手去捞,裤沿往外翻了一下,他低头看了眼,又给他穿好。

    呃……那是什么呢?

    就是农民伯伯从良田里挖萝卜,挖出一根一瞧,欢天喜地高高兴兴,因为那是又长又圆又粗。

    席洛澹想了想,自己不是农民伯伯,他觉得不行。

    于是他撑起身体,扶着谢舟的肩膀,说:“不如这样,让我来……”

    谢舟看着他,眼神仿佛在说,你喝了不少酒,你行吗?

    席洛澹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谢舟也耐心地等了他一会儿。

    席洛澹感受到自己光是撑起身,就已经挺费劲了。

    于是他往床上一倒,“还是你来……”

    谢舟低下头,手轻轻扶着席洛澹的脸,很温柔地说:“别怕。”

    席洛澹还真没有怕过。

    除非他一开始就不想做,才会想方设法地逃离。

    现在他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他就会坚持下去。

    而且,席洛澹在谢舟的眼神里,看到的满满都是自己。

    席洛澹也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一开始总是很艰辛,他也没有经验,感觉不到舒服。

    但他相信谢舟,将一切都抛在脑后,任由谢舟摆布。

    后来变得眼花缭乱意乱情迷,来来回回深入浅出短兵相接。

    席洛澹只觉呼吸都好似锣鼓喧天,化入空中又仿佛变成漫天神佛的祝福。

    直到最后,是一张拉满弦弯弓,抬头望月射出一幅满天星来。

    这一战才算罢了。

    他被谢舟抱入怀中,用睡着前最后一点精神,说:“好累……”

    但也很爽。

    他是想告诉谢舟的,但是没有力气说话。

    于是,他努力往谢舟的怀里靠过去。

    他想如果这么做的话,谢舟一定会明白他的意思。

    而谢舟看着他睡着,还亲着他的额头,“我爱你,晚安。”

    两人的中间,终于不用再多一床被子。

    昏天黑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已不知日夜。

    席洛澹根本不想睁开眼睛,那万千根眼睫毛有如千斤坠,沉沉甸甸。

    最后他还是挣扎着眯开一条缝。

    他看到床边谢舟正弯腰收拾衣服。

    他嘴角含笑抱住薄被,想着原来谢舟也是会收拾东西。

    又想着得亏屋内空调温度刚刚好,不穿衣服也不怕。

    他也一眼瞄到窗外,今天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天好像还在刮风。

    可他躺在温暖的床上什么事都不用想,不用考虑。

    这多好啊,都是谢舟带给他的。

    他翻了个身,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回笼觉。

    结果他是被热醒的。

    他被谢舟紧紧抱在怀里。

    席洛澹笑着,用一大早没睡醒而软软的声音说:“早呀……怎么回事啦?我之前都看到你起床收拾衣服,现在怎么又躺上来?”

    谢舟抚摸他的头发,“陪你。”

    席洛澹枕在谢舟的手臂上,面前是谢舟漂亮的锁骨,和几乎直角的肩头。

    “不无聊吗?”席洛澹仰面伸了个懒腰,“我可是直到前一刻才睡醒诶。”

    谢舟微笑,“不无聊。”

    你都不知道你睡觉的样子,有多好看。

    谢舟当然不敢把这话说出口,不然席洛澹一定会面红耳赤,一溜烟从他的怀里逃走。

    就像现在,席洛澹因为累,因为腰上那一点点疼,也因为屋内的温度太舒服,让他有些犯懒。

    想要像现在这样躺着永远不要动弹。

    但席洛澹再怎么迟钝,也能意识到,他正躺在谢舟的怀里。

    而且,他们俩昨晚……

    席洛澹撑着床坐起身,目光内没有他的衣服,他抱紧被子,身体反馈的除了后遗症外,还有那一份欢·愉,依旧遗留在他的肌肤上。

    他感觉到耳朵尖开始发烫,“咳,那个,我起床了,我……我先去洗澡。”

    席洛澹抱着换洗的衣服躲进盥洗室里,才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他不太好意思看。

    他捂着自己的脖子,也不讨厌,只是有点害羞。

    他想着,要是昨晚没有喝那么多酒就好了。

    至少在过程中,还能清楚地记忆谢舟的表情。

    但如果没有喝醉酒,可能他们俩昨晚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席洛澹洗澡洗到一半,忽然想起来。

    他们这算不算是……

    洞房啊?

    席洛澹在盥洗室待了足够长的时间,觉得自己已经冷静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这才走出来。

    谢舟早已换好衣服等他。

    他看起来像是盥洗室门前走来走去了很久,甚至考虑要是席洛澹再不出来,他就要敲门。

    谢舟看到他,舒了口气,笑着迎来。

    席洛澹想,果然谢舟真是特别特别喜欢他。

    他们又在度假村里待了三天。

    谢舟总是关心询问席洛澹的身体,如果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他。

    席洛澹刚开始有些启齿,总是说着没关系。

    只过了半天就好的差不多,完全没当一回事。

    这时候,经纪人也来找他们了。

    席洛澹的经纪人主要是比较操心。

    在潘池听说席洛澹跟着谢舟一起,出现在吕氏集团的宴会上后,他打来电话,关心席洛澹有没有被人欺负,有没有遇到麻烦事。

    席洛澹习惯了潘池的操心,也赶紧让他放心,说自己与谢舟一起去的,怎么会遇到麻烦?

    倒是他给自己找了些麻烦事,好在一切顺利处理掉了。

    至于袁曼青,她对谢舟自然不会那么得客气。

    说好听了她是为了谢舟的切身利益,说直白了她就是要把艺人身上的价值最大化。

    她一边询问谢舟度假有没有拍照片要记得发微博,一边又问他在吕氏集团宴会上遇到了谁有没有聊些什么。

    谢舟也习惯自己经纪人的脾气。

    他一边露出疑惑的神情,微博?什么微博?出来度假也要发微博?

    一边又回应说:“去蹭个饭,不谈工作。”

    袁曼青听了也只能说:“以后这种事记得提早跟我知会一声,要让我知道,好吗?我绝不是要干涉你的私生活,但出现在这种隆重的场合,对方又是吕氏集团的高层,有些事还是要重视。”

    谢舟:“哦。”

    其实谢舟很清楚,袁曼青更想问的是席洛澹,想知道他在宴会上的表现。

    谢舟也知道她没有恶意,无非是想谨慎一些。

    对于席洛澹,他当然也是满口夸赞。

    袁曼青一听,就知道从谢舟这里再也打听不出什么,终于挂掉电话。

    谢舟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他压根没把吕氏的宴会放在心里。

    甚至有一点点后悔。

    要是让席洛澹因为一场宴会而不高兴,谢舟以后都不会再参加任何与吕氏有关的宴会。

    幸好席洛澹大人不记小人过,愿意主动敞开心怀。

    昨天甚至可以成为值得他们纪念的一天。

    谢舟一抬头,正好对上席洛澹的目光。

    席洛澹正坐在露台边的沙发上,微笑地问他:“袁姐安排工作了吗?我也想问你,这次度假准备度到什么时候呀?”

    席洛澹也怕自己放假给放懒了。

    谢舟在他身边坐下,要是能放到地老天荒,倒也好。

    谢舟说,“关心我们而已。”

    席洛澹手指点了点下巴,“我猜,是袁姐知道我们在度假,希望你拍点照片,发上微博,秀一下恩爱,赚一点流量?”

    谢舟亲了亲他的嘴角,“很聪明。”

    席洛澹笑了起来,“嗳,袁姐不会是真的不知道,粉丝不爱看正主秀恩爱的?不过你发两张只有你的照片,倒是没问题。要不要我帮你拍呀?你信不信我的审美?”

    谢舟想了想,“拍我们俩。”

    席洛澹瞥他一眼,这不就又绕回来了吗?

    看谢舟已经拿出手机,点出拍照App,席洛澹拒绝不了。

    谢舟依然是那么上镜,依然那么会找镜头感。

    连带着把席洛澹也拍得很好看。

    既然拍了照,席洛澹翻出有着谢舟的单人照,怂恿他赶紧发微博,满足一下粉丝们的眼球,也听一下袁曼青的话。

    谢舟拿过手机,说好。

    但谢舟删掉自己的照片,上传席洛澹的单人照,配以文字,“我爱你”,发表权限选择了仅对自己可见。

    在一条公开的微博上,连文字都没有写。

    而配图的照片,是谢舟自上而下拍过来的大头照,焦点在他的身后,是坐着的席洛澹垂眉微笑的侧颜。

    安静了很久的谢舟认证微博,突然发了这么一张照片,粉丝们先是傻了傻,才想到要去抢前排。

    十秒钟就刷出上百条微博,要是手机配置差一点,刷个微博都能强退。

    粉丝们自然是很给面子,除去一小部分唯粉,大家都表示羡慕两人的恩爱。

    更有粉丝隔空喊话,感谢席洛澹照顾他们的谢舟。

    仿佛从女友粉进化成妈妈粉再进化成了婆婆粉。

    唯有席洛澹的粉丝,看出了些不同以往的东西。

    以其中一位同人写手太太的话来说:

    “之前我看刚结婚时的洛洛,有点像是以前包办婚姻下,刚与丈夫见面的小媳妇,是内敛和害羞。现在我再看到洛洛,反而有点像处在蜜月之中的,是什么呢?是人·妻。”

    作者有话要说:谢大大,你开心吗?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本章留言发红包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梵音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30、我护着他

    令席洛澹彻底获得放松的度假, 结束了。

    回到暌违多日的公寓,再看到卧室床上铺整的被子。

    席洛澹亲自收拾了一床。

    谢舟看到了, 笑着什么也没说。

    他们回来后只休息两天, 一份工作就敲定下来。

    男装杂志《MAN先生》,请席洛澹和谢舟去拍封面照片。

    作为国内排行前三的杂志刊物, 想约谢舟也约了快三个月的时间。

    这次袁曼青答应对方, 回头对谢舟和席洛澹说, 要给他们俩找点工作感觉,不然心都放散了。

    席洛澹感觉像是在说自己。

    《MAN先生》很少邀请双人拍摄封面。

    可但凡是双人封面的杂志,当期必然能一售而空,销量能排进当年的前几名。

    拍摄前一晚,席洛澹看到谢舟端了杯牛奶上来。

    席洛澹粲然一笑,“咳,睡不着吗?”

    谢舟把牛奶杯放在保温杯垫上,“以防万一。”

    席洛澹想了想,走上去楼主谢舟的胳膊,“经过这次度假, 我晚上睡眠可好太多了, 你呢?有没有睡不着?还是因为明天开始工作而紧张?”

    谢舟说:“没有。不过……”

    席洛澹头一回见到谢舟欲言又止,挑着他下巴问他怎么了。

    谢舟微笑:“如果说紧张,你怎么做?”

    席洛澹抬起头,原来他早有想法。

    于是,席洛澹亲了下谢舟的嘴角,“那就, 这样咯?你可别紧张呀。”

    谢舟非常满意。

    席洛澹当晚的确不紧张,有那么一丝紧张的时候,是被谢舟突然抱在怀里。

    想他们连亲也亲过了,睡也睡过了,该有的亲密接触都未缺席。

    刚确定协议结婚的时候,谢舟也总有突如其来的举动。

    但那时候知道是假的,席洛澹就不会放在心上。

    现在嘛……真相是真,那就足以让他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也许等习惯了一睁开眼,就看到谢舟躺在身边,他就不会再紧张了?

    杂志方面这次好不容易约到谢舟,为了图他方便,特地在当地租下一间摄像棚,早早就等着谢舟抵达。

    谢舟名气大,但排场和架子是出了名的不大。

    他们提前抵达摄像棚时,从总编到摄像师,全都

您正在阅读《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的章节:作品相关 (5)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89/13928153.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