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 > 正文 作品相关 (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作品相关 (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系很好。”

    得亏席洛澹这些天与谢舟接触比较多,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席洛澹笑道:“说张映冬呢?还好,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他睡在我对铺。四年里我和他关系最好,一起拍过广告,毕业大戏也是一起排的,再过两年,算认识十年了。”

    他觉得自己腰上那双手,加重了点力道。

    席洛澹有些恍惚,不会?谢舟吃醋了?入戏这么深?而且这有什么好吃的!

    谢舟:“他聊天有点意思。”

    席洛澹按住谢舟的双手,“你是说他会抬杠?他这个人就这样,表面看起来成熟稳重,但有时候说话没遮没拦,挺毒的。”

    话音刚落,他们俩看到林阳曜气吼吼地走来。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林阳曜都收拾得干净,胡子剃了,梳了个大背头。

    住在谢舟家大半个月,席洛澹与他也算是混得熟络。

    林阳曜对谢舟说:“少夫人那个朋友,说我这样像混黑社会的,会吓着小孩子。”

    席洛澹喷笑,碍于情面,他不好笑得太过分,只能憋着,肩膀微微耸动。

    连林阳曜的错误称呼都没发现。

    说来这几天住在谢舟家,席洛澹与林阳曜相处得不错,关系熟稔。

    林阳曜倒是很快意识到错误,又赶紧喊了声:“席少。”

    席洛澹赶紧向林阳曜打招呼,“抱歉抱歉,我替他向你道歉。”

    林阳曜摇头,“没关系……就、就我这真的……那么吓人吗?”

    席洛澹转过头来,看向身边的谢舟,他稍作一愣。

    原来谢舟会笑得这么开心,他想。

    谢舟稍稍迟疑了下,“呃……”

    然后他对林阳曜诚恳地点了点头。

    林阳曜有点抓狂,不至于生气,只是抓了抓头发,把大背头抓成三七开。

    席洛澹倒是觉得,现在林阳曜看起来顺眼多了。

    姗姗来迟的最后一家宾客,在夕阳的余晖下,与二位新人拍了照。

    距离婚礼正式开始还有10分钟。

    谢舟赶忙拉着席洛澹去休息,看着他一边补妆的时候,一边投喂了根香蕉。

    席洛澹知道,香蕉糖分高,补充能量。

    他没在意,剥了皮的香蕉递过来,伸着脖子吃。

    给他补妆的小姑娘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后,席洛澹站在走入礼堂的红毯前,挽住谢舟的胳膊。

    这一瞬,他没有感觉到紧张。

    仿佛昨晚紧张到睡不着的人,不是他。

    席洛澹觉得,只要身边站着谢舟,就没什么问题。

    谢舟会带他入戏。

    这与演戏有什么不同呢,就是不能cut重新再来。

    但他们都是专业表演学院毕业,都站在舞台上演过剧,根本不用慌张。

    宾客们都羡慕他们俩的恩爱,只有席洛澹知道是他和谢舟演技一流。

    唬住这么多人,牛·逼·轰轰。

    婚礼中期,新郎亲吻新郎的环节,谢舟借位借到毫无破绽,将气氛推向高·潮。

    两家家长明知道是协议结婚,却依然演出一个娶媳妇,一个嫁儿子的模样,也给这场戏增添不少色彩。

    恩爱可以演,但敬酒是要实打实地举着酒杯亲自上。

    两人结婚仓促,找来的伴郎分别是自家堂兄。

    挡酒是不可能挡酒,站在旁边没帮着起哄架秧子,都算兄弟情深。

    每到一桌,堂兄哐哐给他俩的酒杯里倒酒。

    席洛澹的酒量尚算不错,但也禁不住别人灌。

    一开始有人拿他隐瞒恋爱这件事来劝酒,他都圆滑地蒙混过去。

    后来的都是老油条,油盐不进,谢舟站了出来,替他挡酒。

    今天一整天,谢舟的话总是很少。

    来来回回的几句,是“你好”、“谢谢”、“好久不见”。

    现在谢舟还多说一句。

    “我来喝。”

    两家在生意场上有不少亲戚朋友,各个都是能喝酒的。

    在谢家亲戚这边喝酒,谢舟喝出了地主之谊的姿态,来者不拒。

    等到了席家亲戚这边,谢舟摆出“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别针对我媳妇”的护犊子心理,一杯续一杯。

    每个来敬酒的都说谢舟真是好男人,实在叫人羡慕。

    席洛澹却看不下去,羡慕就要来灌醉他们吗!你看看谢舟都喝多少了!

    但众人用“哟!这就护上了啊!别小气嘛,让我们跟影帝喝两杯怎么了”的起哄,让席洛澹根本没办法替谢舟蒙混过去。

    就很气。

    倒是谢舟喝了那么多酒,依然岿然不动脚步不乱,对着每个人都能露出和善又帅气的笑容。

    就算不是他的影迷观众,都要被他迷得五迷三道。

    席洛澹忍不住问他,“真的没事?”

    谢舟眼神坚定,搂着他的腰,小声在耳边说:“别担心。”

    席洛澹发现别人看他们俩的眼神,满是暧昧,便不再问了。

    喝完酒,他们又被一群年轻人的拥簇下去洞房。

    席洛澹本以为等着他的是一场恶战,但年轻人们象征性地闹一闹,就放过他们。

    好像谢舟提早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不准他们闹。

    别墅里依旧热闹,有留下来的宾客聚在一起喝酒,或是打麻将。

    而洞房里与之相反的安静。

    席洛澹转过身,看到谢舟皱眉站在原地,还走了神。

    “是不是难受了?”席洛澹迎上去,“你喝了那么多酒。”

    谢舟瞬间恢复平日里的风轻云淡。

    席洛澹:“别硬撑啊,真不舒服就说出来,就算只剩我们俩,我关心你也不是装的,而且……也要谢谢你替我挡酒。”

    谢舟笑着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没事,我去下洗手间。”

    席洛澹则抱着自己的睡衣,到隔壁淋浴间洗澡,认真吹干头发后,躺在房间正中的大床上。

    倒不是席洛澹心大,洞房是无可避免的部分。

    之前谢舟和他说好,大家各睡各的,彼此不要有影响。

    席洛澹躺下拉上被子,感觉到谢舟洗完澡躺在床的另一边,很是规矩。

    但模模糊糊中,他感觉到谢舟很快又下了床。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莫名的再也睡不着。

    之后,他感觉到谢舟来来回回去了三次洗手间。

    席洛澹躺不住了,起身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

    洗手间前,隔着半掩的门后,席洛澹好像听到了,干呕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影帝,保重身体。(。

    (要收藏!要评论哟~)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喵的糖窝窝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朱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洞房的夜

    席洛澹慌了。

    他知道谢舟干呕一定是因为喝太多酒,喝那么多酒是因为要替他挡酒,替他挡酒这怎么都是他的错。

    谢舟打开门,看到席洛澹站在那里,也愣住了。

    “呃。”谢舟拖了个长音,“没事,睡。”

    席洛澹不走,“你就是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觉得我没用吗?帮不了你?至少我能帮你把林阳曜叫来?他可以……”

    谢舟拽住他的手,“别担心,我只——”

    他又突然松开,猛地转身冲进洗手间,抱着台盆干吐。

    席洛澹快步跟过去,轻拍谢舟的后背。

    谢舟实在吐不出什么,但生理反应还在继续,眼泪流了下来。

    席洛澹赶紧给他接了杯水。

    谢舟漱完口后直起身,一脸可怜的样子,“抱歉。”

    席洛澹气道:“对我道什么歉呀?见外!来,我扶你去床上休息,一会儿问下林阳曜……”

    他又一次被谢舟拉住手。

    他看看手,再看看谢舟,这举动,看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别墅里人太多,如果把林阳曜叫来,一定会被别人看到。别人看到就要想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他们圆房的时候,圆不圆是一回事,但叫去林阳曜,就是另一回事。总之肯定会让人觉得,是出事了。

    一旦模棱两可的消息流出去,明天娱乐版块头条必然是——“突发!影帝谢舟新婚当晚发生意外,助理闯入婚房久久未出……”,再是一套春秋笔法的报道,看得人抓耳挠腮。

    当下娱乐圈,以营销号自媒体跑得最快,不等反应过来,全世界都会以为他们的二人世界其实是三人行,口味极重。

    这么一想,席洛澹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

    他见识过营销号怎么颠倒是非,立即消去找林阳曜的念头。

    他默不作声地扶着谢舟坐回床上。

    “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他问。

    谢舟依旧拽着他的手,“陪我。”

    席洛澹这人,就很容易心软。

    他正以一种不怎么习惯的姿势坐在床边,手依然被人紧紧拽着。

    席洛澹笑了:“陪你倒是没问题,问题是你现在到底是睡,还是不睡?总不能让我坐在这里,跟你大眼瞪小眼。”

    谢舟看到他的微笑,嘴角也跟着上扬。

    “睡。”谢舟这么说着,整个人滑进被窝。

    他本来是不想睡,保不齐一会儿又要反胃干呕。

    但是席洛澹说要陪他。

    谢舟选择听话。

    而席洛澹一直看着他。

    在看到谢舟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席洛澹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他想抽回手,才动那么一下,那只手又被攥紧,用了大力。

    谢舟猛然抬起头盯着他看。

    席洛澹的手被捏得白里发红。

    谢舟晕晕乎乎地松开手,“抱歉……”

    席洛澹忙问:“是不是想吐啊?我搀你去——”

    谢舟摇头,胳膊肘支撑着自己,平静了会儿,他突然转了个身,伸手搂住席洛澹的腰,脑袋挨着他的肚子。

    席洛澹整个人一惊,抬起双手作投降状,等回过神,看到谢舟已经垫着他的双腿,闭上眼睛躺下了。

    难道这样睡觉舒服吗?!

    席洛澹缓过神,心想,啊……怕是谢舟喝醉了?

    还好,还好谢舟不是耍酒疯那一挂,就挺好弄。

    而且……看在刚才在婚礼上,谢舟为他挡酒的份上,被他膝枕有什么关系。

    席洛澹不记得自己在床边坐了多久。

    他终于感觉到腿上的人睡沉了,手也终于能抽出来,他小心地扶着谢舟的肩膀,好好地让他躺在床上。

    席洛澹小心翼翼地躺到床的另一边,中间的距离可以装下一道银河。

    有了这道安全距离,席洛澹定心钻进被子里,沉沉地睡了一觉。

    按理来说,从现在开始,席洛澹在全世界眼里,是正正式式成为谢舟的爱人。

    现在他要面临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当天他跟着谢舟从回到公寓,谢舟站在他的面前欲言又止。

    席洛澹以为他想为昨晚的酒醉道歉。

    他想好回应的话,没关系,多大事……噢,原来不是说昨晚的事啊。

    谢舟终于开口,说既然他们已经结婚,现在席洛澹应该与他一起睡在主卧。当然,如果席洛澹不愿意,他们可以继续分房睡,传闻不少影视圈的艺人夫妻,都是分房睡的。

    谢舟不是一口气说这么多,但席洛澹能理解。

    席洛澹想到昨晚他们睡了一张床,全程谢舟很规矩,什么都没做。早上席洛澹先行醒来,看到谢舟一副要从床上睡下去的样子……总之,席洛澹微笑着答应了。

    指挥家政人员一起整理行李,席洛澹省了不少力气。

    他对晚上要与谢舟同床共枕,扪心自问,也不紧张。

    他知道自己迟钝,可能害羞也好、羞愧也好,这些情绪还没有抵达他的心里。

    当晚,他大咧咧地往那张大床上一趟,大咧咧地点开手机。

    早猜到他们俩结婚的事情会上热搜。

    那张在婚礼上的亲吻照果然在全网转疯了。

    席洛澹看着那些顶着“谢舟真爱粉”头衔的粉丝,嗷嗷地发出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哼,还真爱粉呢,借位都看不出来。

    宙海公司的公关团队比较厉害,自从他们公开后,一直控制网络舆论。

    如今过去二十来天,看不见负·面·信·息。

    肯定有羡慕嫉妒的粉丝,大多数则是送上了祝福。

    可借位的亲吻照放出,像是推波助澜,让本来还淡定点的粉丝,都不淡定了。

    席洛澹翻了翻微博下的评论。

    似乎是为了体现谢舟粉丝的高素质,骂人倒是没骂,但颇具阴阳怪气地表示席洛澹的长相和地位,实在配不上谢舟,也想不通谢舟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之类云云。

    席洛澹叹气,没办法,父母的包办婚姻,万恶的封建势力。

    余光看到盥洗室的门开了,席洛澹切换到短视频App,看一只大闸蟹钳住水果刀,正在往拍摄者的方向缓缓而行。

    席洛澹嘴角挂笑,根本看不出刚才观赏过别人对他从头到尾的评头论足。

    再去看,谢舟神情是轻松的,心情不错的样子。

    谢舟坐在床的另一边,也拿出手机。

    一时之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席洛澹忽而觉得,他们俩就像是人家已经结婚N年,痒了两三回,早已褪去婚姻刚开始的激情,步入中年危机,躺在床上相顾无话,只能凑活着过,还能离婚咋的,那种夫妻。

    可他们才刚结婚啊。

    席洛澹放下手机,撇过脑袋对躺在另一边有点远的谢舟说:“我先睡了,晚安。”

    谢舟转过头来,直视他的双眼,认真道:“晚安。”

    席洛澹觉得耳朵莫名有点烫,心道一句晚安而已,怎么如此煞有其事。

    他翻身,拉过被子蒙脸。

    淡定,要淡定,他想,虽然谢舟很帅,但是不可以被迷惑,万一……万一以后谢舟喜欢上别人,他得多难过啊,像那些粉丝一样,是……

    席洛澹带着一丝忧伤的心情,将自己抛给梦乡。

    这是与谢舟同床而眠的第二个早晨。

    席洛澹发现,今天的谢舟很睡相不错,直挺挺地躺在那里,像是沉睡得吸血鬼。

    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不敢吵醒谢舟半分。

    去盥洗室洗脸,发现箍刘海的齿梳发卡没拿。

    他听家政说过,之前他在客房里的东西怎么放,到了主卧依然会怎么放。

    席洛澹深吸一口气,只能再轻手轻脚地回来找。

    他动作很小心,甚至放慢了呼吸。

    齿梳发卡的确在床头柜,可席洛澹找错了柜子。

    他翻到了谢舟的床头柜。

    打开柜门后的那一刻,席洛澹想迅速把门关上,但是他不敢吵醒谢舟,理性让他没有闹出很大响声。

    他的视线无法扼制地落在柜子里。

    这是谢舟的柜子。

    原来昨晚席洛澹压根没注意,选了一边的床就躺下,谢舟什么都没说。

    而柜子的最上层,叠了几只药盒。

    席洛澹闭住呼吸,拿起药盒,是专门治疗胃病的药。

    谢舟有胃病?

    难怪前天晚上谢舟并没那么醉,却会一次次吐成那样。

    不……是谢舟明知道自己有胃病,竟然还一次次地替他挡酒!

    席洛澹懵了,如果他和谢舟是真的眷侣……他早该知道谢舟有胃病,肯定不会放任让他这样挡酒!

    然而他住在谢舟家里这么多天,竟一次都没有发现谢舟胃不好。

    他摸了摸心脏,有点难过,更多的是愧疚。

    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像是……像是害怕。

    他捏着药盒,一抬头,发现谢舟睡醒了坐起身,正朝他看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换我就以身相许。

    ☆、新婚伊始

    “对不起。”席洛澹蹲在地上,小声说道。

    谢舟一眨眼坐在他身旁的床边,伸手去拉他。

    席洛澹看了眼谢舟,不好意思地挪过目光。

    “你先把衣服穿上。”

    谢舟睡觉不爱穿睡衣,现在甚至是穿着一条平角裤,坐在席洛澹的身边。

    席洛澹身上单薄的长袖单衣,都隔不了谢舟身上的温度。

    谢舟听话,乖乖穿上他成套的睡衣睡裤,重新坐回席洛澹的身边。

    然而单薄的衣料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席洛澹一边感受到体温,一边捏着药盒如坐针毡。

    “对不起。”他小声道,“是我找错柜子了。”

    谢舟若无其事地拿过药盒,丢回柜子里,“没事。”

    席洛澹在心里叹气,怎么没事?你都……

    席洛澹:“干嘛不告诉我。”

    谢舟:“只是小毛病。”

    席洛澹看看他,“可那天你替我喝了那么多酒。”

    谢舟淡然:“问题不大。”

    席洛澹:“晚上你还吐了。”

    谢舟微笑道:“是心疼我吗?”

    席洛澹点头,怎么会不心疼,就算是朋友,帮自己挡酒而喝到吐,正常人都会心疼的呀。

    谢舟说话声听来雀跃,“偶尔犯病,药备着以防万一。”

    席洛澹歪着脑袋看他,“真的只是偶尔?”

    谢舟重重地点头,“当然。”

    席洛澹叹气,“那为什么那天晚上,你拦着我不让我去找林阳曜给你拿药?”

    谢舟:“呃……是别墅里没准备。”

    席洛澹一愣,倒是合理。

    别墅只是因为结婚而难得利用上,他们又不住。

    席洛澹心里乱乱的。

    想关心一句罢,看谢舟无所谓的态度,怕自己多说了矫情。

    又想到刚才蹲在地上的情绪罢,觉得还挺自作多情。

    谢舟看他不说话,突然抱住席洛澹的腰,“抱歉,吓到你了。”

    “咳……”席洛澹浑身一僵,“没、不至于,怎么要你道歉……我是说,你放心,我不会四处去嚷这件事。就是……你知道自己胃不好,以后不要这样喝酒。”

    忽然听到谢舟的一记笑声,让席洛澹的耳朵炸开红晕。

    谢舟牵着他的手,两人的手指虚虚地十指相扣。

    “嗯,我听你的。”他说。

    席洛澹听到自己的心脏处有着轰然一声。

    他感觉手心滚烫,手不知道往哪儿放。

    他更想问谢舟,干嘛说话要用这么深情的腔调啦!

    耳朵都受不了了……

    席洛澹慌忙起身,从谢舟的怀里落荒而逃,“我……我还没洗漱呢。”

    他抛下谢舟就躲进盥洗室。

    他在镜子前站定,揉了把脸。

    果然谢舟没有接纳他在婚前提出来的说法。

    好,既然谢舟非得在平时表现成恩爱伴侣,席洛澹也拦不住。

    席洛澹弯腰洗脸的时候,忽然想到,会不会是谢舟不擅长感情戏啊?平时不找点感觉入不了戏?

    想到那天见经纪人,还是谢舟先提出排练。

    可能就是这样。

    哎,不去想了。

    趁此时谢舟还在拾掇自己,席洛澹不管刘海上还沾着水滴,下楼找到林阳曜,询问关于谢舟胃病的事。

    “你能告诉我实话吗?当然如果你觉得为难,可以不说。”席洛澹将林阳曜堵在过道里。

    林阳曜的神情混着震惊、疑惑和勉为其难,“少夫——咳,席少爷怎么想知道这件事?是谢少犯病了吗?他已经很久没有犯病了……”

    席洛澹摇头,“我看到药了。”

    林阳曜反应过来,“谢少是有胃病,药是备着以防万一,席少不用担心。”

    两人说法倒是一致。

    席洛澹坦白从宽,说婚礼那天晚上谢舟闹胃病,吐得厉害,只是他以为是酒喝多了。

    林阳曜一听,道:“噢,其实席少爷你不用担心,谢少后来睡着了?睡着了就没事了。”

    席洛澹看他把这件事说得风轻云淡,心里有点不悦,也有点担心。

    他想,你是谢舟的管家,还是从小一起玩到大关系深厚的那种,怎么态度比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内人实际上的外人,还要无所谓?

    林阳曜可能意识到什么,忙说:“呃,席少爷你要是不放心,我会给谢少安排体检。”

    席洛澹清清嗓子,“看谢舟需要。”

    林阳曜低下头,“知道了。”

    席洛澹转身抱着双臂坐在餐桌边。

    胃病可大可小,他想为什么谢舟和林阳曜会无所谓,以为只要有药就行了吗?

    刚才席洛澹悄咪咪地记下药品名字,为了避免将来谢舟犯胃病但没有药的情况,他要为谢舟备着。

    吃完早饭,席洛澹就躲起来网购买药。

    而谢舟也回避席洛澹,找到林阳曜。

    林阳曜说:“对,吃饭前少夫人来找我,问的就是这件事。”

    谢舟一脸雀跃。

    林阳曜替他高兴,“谢少,看来有戏啊!少夫人问的时候,语气和神情上的担忧,你信我,我肯定不会看错。”

    谢舟认真地点了点头。

    林阳曜同时露出忧虑,“要不要根据少夫人的意思,去做个体检?听他说的话,前天晚上谢少你是不是疼得很厉害?”

    谢舟却摆了下手。

    林阳曜挠头,“哎,少爷你也要保重身体!这么多年都没犯胃病,这次突然犯了,看来少夫人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

    谢舟又点头,心里很明白。

    林阳曜毕恭毕敬地说:“少爷,没事的话我先去忙了,有吩咐再喊我。”

    谢舟微笑道:“去。”

    屋里就剩下谢舟,他靠在写字台边上,一脸微笑。

    他高兴,像是突然迎来三月里的阳春,温暖惬意。

    此时,席洛澹背着谢舟完成网购下单。

    还未关机,微信就叮叮当当跳出鲜红的“1”。

    席洛澹有一种做坏事被发现的感觉,吓了一跳。

    是席妈妈发来的五秒微信语音,“澹澹啊,明天和小舟回来吃饭伐?”

    席洛澹头顶问号,“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席妈妈迅速语音回复,弧了将近二十秒,“哎呀,家里还能有什么事啊!你问你爸爸的事?现在企业有谢氏集团托底,问题都在慢慢解决,我和你爸爸都不担心,你也不用担心呀。”

    席洛澹想了想,“是想感谢谢舟吗?是不是请他的父母一起来吃饭啊?”

    他想着谢妈妈好像已经退休了,每天在家里打麻将听小曲儿,应该是有时间的。

    席妈妈再弧了五秒,“哎呀,想不到澹澹还害羞了。”

    席洛澹扶额,什么他就害羞了?明天到底什么日子?

    席妈妈发来答案,“明天三朝回门呀。”

    席洛澹听了都要沉默。

    席洛澹回消息:“妈,你这……这什么封……古老思想。”

    席妈妈半天没说话,一发发了半分钟长语音。

    席妈妈:“我思想怎么啦?你说说我的思想怎么啦!我能给你记得这件事,你还要谢谢我咧。万一人家男方有准备呢?现在整只金猪带不了,整只烤乳猪凭谢舟的能力还准备不了?别你自己不知道,被人家小谢一问又三不知,会闹笑话的好伐?你晓得伐啦……”

    听到母亲都要气出家乡话,席洛澹马上说:“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我觉得……”

    席洛澹觉得谢舟压根就没想过这一点。

    席妈妈:“哎呀,你去问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谢这人话少,你要去问的呀。”

    席洛澹挠头,也不是说问不出口。

    席妈妈:“我做你最喜欢吃的松鼠桂鱼。”

    吃人嘴软,席洛澹只能说:“行,我先问,确定了给你发消息。”

    席妈妈:“好的,澹澹。”

    席洛澹捏着手机犹犹豫豫。

    他们正在婚假假期中,有时间。

    向谢舟提出要一起回家吃饭,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

    但他们不是……不是协议结婚吗?!

    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真情实感,好像他们俩真的结婚了一样?

    难道是他失忆了?其实他与谢舟早已许定终身,半途却遭逢意外,两家为了顾全他的情感,上演这出戏……

    席洛澹赶紧停止自己的脑补。

    就在此时。

    “在想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谢舟的声音。

    还未来得及回神,一双手撑在身边两旁的窗台上。

    谢舟贴着他的后背,低下头问:“神情挺凝重。”

    席洛澹吓得手机差点飞出去。

    他回过头,看见谢舟近在咫尺的脸。

    最近总觉得谢舟有点得寸进尺,比起办婚礼前,亲密搂抱好歹还保持一点距离。

    “咳。”席洛澹勉强转身,“是这样,我妈妈打来电话,希望明天我和你一起回家吃顿饭,说是什么习俗,嗯……人去就好了,不用带什么东西。”

    他顺势说起母亲的话,总不能说自己在怀疑世界。

    谢舟答应得极快,“好。”

    席洛澹拿出手机,“可以吗?那我回复我妈说答应了啊。”

    谢舟笑着点头,“不用带份烤炉猪吗?”

    一瞬间,席洛澹的脸上爬满红晕。

    席洛澹还在强装淡定,“噢,你知道啊。”

    谢舟认真道:“我懂规矩。”。

    他说完,就去找林阳曜买烤乳猪。

    席洛澹一边给母亲发消息,一边想,好,你懂,你就知道自己是女婿,而不是儿媳妇了?你信不信有一天,我会翻身的?

    他想着想着,嘴角挂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他为什么要翻身?他和谢舟是假的呀!

    这一定是周围人都演得跟真的似的,的错。

    作者有话要说: 潜移默化,小席,你不要挣扎了。

    ☆、三朝回门

    席洛澹看着谢舟,想到一句诗。

    什么春风得意什么马蹄急。

    长得帅连提烤乳猪外卖盒都提出了气势。

    席洛澹领着人刚入家门,最先来迎接的便是席妈妈,比管家还快。

    她看到谢舟手上的烤乳猪,笑得格外灿烂。

    被冷落一旁的席洛澹想,我才是你的儿子?

    谢舟倒是没有忘记席洛澹。

    一路拉着席洛澹的手走进客厅。

    力道大,甩不开。

    当然席洛澹也舍不得,他不想让谢舟不高兴。

    叫他妈妈和两位姐姐看到,全都露出和善的笑容。

    席洛澹假装无辜。

    今天席爸爸本会在家,但早上被一通电话叫去企业。

    席妈妈说:“没什么大事,走流程需要他签字,下午就能回来。”

    席洛澹点头,他看向谢舟,“反正我们还在假期里没什么事,要不留下来吃个晚饭。”

    谢舟十分配合地点头。

    席洛澹看到妈妈疑惑的目光,“难道没有给我们准备晚饭吗?”

    席妈妈不着痕迹地滑过一丝忧虑。

    席妈妈:“哎呀,不就是一顿晚饭嘛,就要准备也不麻烦。早上你爸爸还说没能和你们吃上饭,现在倒是不可惜了。”

    席洛澹却察觉母亲那一抹神情。

    等两位姐姐带着家人赶来,席洛澹找了个借口出来,去厨房找妈。

    一条开膛破肚的桂花鱼,躺在厨房中岛上的青瓷餐盘里。

    “妈,怎么回事。”席洛澹冷静开口,“姐夫和小外甥都叫来?这么郑重?”

    席妈妈转过身抱着双臂,“哎呀,想不到澹澹挺护短,怕谢舟应付不过来?”

    席洛澹:“妈,别转移话题。”

    “才没有。”席妈妈被他盯得手臂上都冒出鸡皮疙瘩,“这两天,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

    席洛澹抬抬下巴。

    席妈妈:“之前呢,觉得你和谢舟结婚,好好过日子就行。这两天越想越担心,你和谢舟终归没什么基础。谢家现在是冲着只要儿子喜欢就好,什么都可以不计较。那以后呢?谢舟是个乖小囡,可会不会被外界影响呢?”

    席洛澹听得云里雾里,“受什么影响?”

    席妈妈看了他一眼,“你看,你们俩也不会有孩子,是……有也是领养。万一、万一以后小舟突然……突然就不喜欢了,纵然不会伤害你,但选择的结果可能还是会……所以,所以今天想要他一个态度,至少让他以后在做任何决定前,会想到今天,再考虑要不要这么做。”

    听到这里,席洛澹心里一半是震惊,一半是心酸。

    他很想借着脾气吐槽,都已经结婚了,现在再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

    他更想说一句,如果他与谢舟没能走下去,那就好聚好散罢,反正他准备好要离婚的。

    可这话他终归说不出口。

    这是父母的心意,晚归晚,并非没有。

    席洛澹沉默半天,久久回味,才说:“你打算怎么跟谢舟说?”

    席妈妈笑得满含意味,“急啥,我们又不会欺负他。”

    席洛澹摊手:“就怕你们聊不到一起去。”

    席妈妈却得意地说:“算了,他今天提着烤乳猪过来,一看就不是你的主意。”

    还真不是,席洛澹心虚地挪开目光。

    知子莫如母,席妈妈呵呵一笑,“所以呢,我和你爸爸就想,是不是应该再做点什么。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矣!说来你也要给我提点心弦,知道吗?有些规矩该做还是要做,就像今天,回门还要让妈妈提醒你。”

    席洛澹歪着脑袋,“说好的不要封建思想?”

    席妈妈哼了声,推着儿子让他回客厅,“陪你的小舟去。”

    有些话不好拆穿,席洛澹只能笑着离开厨房。

    所谓的三朝回门,是父母要他把谢舟带回来的理由;仿佛给予耳提面命的训话,也不过是为这仓促婚姻做出弥补。

    这顿午饭吃得简单而温馨。

    席洛澹全程竖起耳朵倾听,迟迟没有听到她提起今日的目的,势必要等他爸爸回来。

    吃完饭后没多久,席爸爸风尘仆仆赶回来,见到谢舟眉开眼笑。

    席洛澹却被两位姐姐叫去,帮忙哄外甥睡午觉。

    走上去二楼卧室的楼梯,席洛澹才意识到,今天这顿哪儿是回门饭,根本是鸿门宴。

    有两位姐姐打配合,席洛澹一时半会儿走不开。

    他坐在床边,等两个小外甥进入梦乡,转过身来,审视两位姐姐。

    席洛澹清清嗓子,“有什么阴谋?”

    大姐坦然自若抬头,“哄孩子睡觉还有阴谋?”

    席洛澹:“爸妈打算怎么盘问谢舟?”

    二姐笑了,“你还真护——”

    席洛澹:“护短嘛。”

    大姐:“这是爸妈的意思,我们不好不听话。”

    席洛澹:“所以你们知道什么?说说呗。”

    二姐笑道:“总之害不了你家谢舟的。”

    大姐则认真地问:“爸妈虽然利用你的婚姻,但心里真的有愧。”

    席洛澹:“就不觉得我面对谢舟,不会心里有愧?”

    大姐反问:“你会吗?别告诉我,你没有想过,等爸爸的企业恢复过来,就准备离婚?”

    席洛澹假装四处看风景,较真起来,还得再加一条,等谢舟遇到真爱。

    席洛澹被两位姐姐盯着假装不下去,“别瞎剧透我的剧本哈。”

    二姐打了个响指,“果然啊,弟弟,爸妈了解你,也担心你。其实,婚姻并不是非要爱得惊天动地才行。”

    大姐接着说:“爸妈,包括我们,都希望你会在现有的基础上,能获得幸福。”

    席洛澹无言以对,坐在床上发呆。

    他心里莫名冒出一丝不安。

    楼下谢舟要面对的,是他的父母和两位姐夫,算是四英战吕布。

    而那个“吕布”还是不会说话的,怕要被生吞活剥。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大姐收到指令,对弟弟比划了个手势。

    席洛澹在两位姐姐殷切的目光中,不算疾步地走下楼。

    他看到父母脸上挂笑,姐夫们在谈笑风生。

    谢舟端坐在沙发,他是第一个向席洛澹投来目光的人。

    席洛澹不由自主地坐到谢舟的身边。

    气氛很好,席洛澹张嘴动了动,很想问他们聊了什么。

    他想谢舟话那么少,却能让父母满意……是了,多半拿谢氏集团开条件。

    席家的企业全靠谢氏才转危为安,他爸爸又那么会谈生意。

    席洛澹心里叹气,还是不问了,万一问出来,全是生意经,没意思的。

    晚上一顿饭,全家吃得其乐融融。

    席爸爸心情大好,拿出珍藏的老白干。

    两个姐夫顿时叫了代驾,表示不醉不归。

    席洛澹看得头大,才过去几天,谢舟胃疼的模样他记得清清楚楚。

    于是,只要有人向谢舟劝酒,出来挡的都是席洛澹。

    他可不能让这场鸿门宴继续下去。

    最主要,网购的胃药没送来。

    席洛澹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午宴,就没去拿谢舟的药。

    这是他的失误,他要负责。

    结果看到席洛澹积极,父亲和姐夫们更积极。

    等散席时,两位姐夫已经脚步不稳。

    连席洛澹都觉得自己反应有点慢。

    倒是谢舟一脸微笑,神智清晰,离开时对席爸爸席妈妈再三保证,回去后会照顾好席洛澹。

    席洛澹心说,我哪里要你照顾?明明是我在照顾你,你看,要不是我替你喝酒,你晚上肯定又要胃疼了,哼。

    他想着想着,发现已经到家了。

    直到席洛澹洗完澡坐在床边,才清醒些。

    他听到有人敲门,迟疑了会儿去开门。

    是林阳曜,他说:“席少,你的快递。按理来说,送到这里的快递都必须拆箱检查。但这是你的隐私,我就不拆了。不过,你拆完后,请把外包装交给我处理。”

    席洛澹看到快递,瞬间清醒了。

    是他买的胃药。

    席洛澹演技爆发,淡定地接过快递,若无其事走到写字桌旁,快速拆了快递塞进抽屉里,再淡定地交上外包装。

    林阳曜前脚刚走,后脚谢舟洗完澡出来。

    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往往少了些神秘感和隐私。

    谢舟倒是没问他在干嘛,可席洛澹暗叫不好。

    谢舟的写字桌,谢舟的抽屉,他不好当着主人的面,翻人家的抽屉!

    这下席洛澹略尴尬地坐在床边,只能等谢舟睡着后,他再……

    他倒在床上,努力保持清醒。

    倒不是非要隐瞒,这种事本来也不适合大张旗鼓。

    而且,他想等将来有这个需要,林阳曜没这个准备,而他——锵锵锵——像个救世主拿出了药,就了不起。

    看着有点中二,但现在流行什么霸总人设,尽管他不是撒钱,但能拿出别人拿不出的东西,也算是。

    想到这里,席洛澹惊醒过来。

    屋子里的灯已经暗了下来,说明谢舟睡觉了。

    他小心地回头看了眼,谢舟背对着躺着。

    席洛澹强忍着巨大睡意,蹑手蹑脚下床走到写字桌边。

    他从抽屉里拿出药盒,一转身,发现谢舟站在床边看着他。

    席洛澹一声不吭。

    “你、你怎么没、没睡啊……”

    席洛澹低头,看到谢舟手里捏着手机。

    谢舟走上前,把手机放在写字桌上,也不抽回手,像是半搂着席洛澹。

    席洛澹捏着药盒,快忘记呼吸。

    “药?”谢舟垂下眼帘,笑了,“为我买的?”

    席洛澹心态爆炸。

    谢舟抱住他,“我很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要不然还是别挣扎了))

    ☆、配合演出

    喝酒误事!!

    席洛澹满脑子只有这一句话。

    如果没有喝酒,他一定会选择明天起个大早,趁谢舟还在睡觉,再去收起他网购的胃药。

    届时他想往哪里藏,就往哪里藏,谢舟根本不会知道。

    酒精害得他脑子都不清楚了!

    席洛澹靠在谢舟的怀里,紧紧捏着药盒,心脏狂跳。

    他暴露了!以后不能装霸总了!

    席洛澹被抱了半天,张口结舌。

    还被出了名不爱说话的谢舟抢先开口,“今天胃不疼。”

    席洛澹当然知道,他还说:“还不是因为我帮你挡酒呀!你的胃怎么还能喝酒呢?药都没有送来,而且你看起来又无所谓。我要为你准备着,万一呢?万一遇上不能拒绝的场合,我不就可以来保护你了?”

    天呐!席洛澹一边说,一边想,他在干什么?

    他怎么把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了?!

    他还自诩酒量好?

    好在哪里?嘴都管不住!

    席洛澹看起来快哭了。

    谢舟想笑,可他看到这样的席洛澹,当然不敢笑。

    谢舟回味了下席洛澹的话。

    他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席洛澹又哭笑不得。

    你这双大眼睛明亮又闪烁,怎么可能看不到!

    席洛澹:“你快把药盒压扁了。”

    药盒被席洛澹抔在怀里,他又被谢舟抱在怀里,被挤得变了形。

    谢舟松开他。

    并马上捂住眼睛。

    谢舟:“我没看到。”

    席洛澹怕是酒喝多了,喝得还是假酒,神志不清,跟着谢舟瞎闹。

    “那你捂好了啊!”席洛澹指着他,“不准偷看!”

    谢舟很听话地点头。

    席洛澹赶紧把药盒塞进他的包里。

    他蹦跳地回到谢舟的面前。

    “好啦!”他说,“把手放下来。”

    谢舟的眼睛周围一圈有点红,看起来是用力捂的。

    席洛澹很满意,点点头,严肃地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谢舟微笑着回答:“什么都不知道。”

    “好。”席洛澹拍怕他的胳膊,“早点睡,晚安。”

    他转身往被窝里钻,脑袋才挨上枕头立即睡着了。

    谢舟没有走回自己那一边的床旁。

    他等了一会儿,走到席洛澹的床边,突然半跪下来。

    他看着席洛澹睡熟,和刚才感觉不一样。

    他总能感觉得到。

    那在席洛澹身上的情绪变化,像一颗豌豆,就算隔着十七八层鹅绒垫,也照样能硌着谢舟。

    腿跪得麻了,谢舟轻手轻脚地盘坐在地。

    他的脑袋刚好比床垫高一点,正好看到已经睡熟的席洛澹的脸。

    想到席洛澹为他买了药,他欣喜若狂。

    又想到席洛澹的话,更是让他想要低头在面前的人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谢舟忍住了。

    席洛澹与他约法三章,除了在人前演戏,不能再进一步。

    不然席洛澹也不会大咧咧地往他的床上躺,只隔一条被子。

    虽然用林阳曜的话来说,他们都已经结婚,谢舟想怎么都行,传出去也不会有人奇怪。

    但是不行,谢舟轻轻摇头,他是要刷席洛澹好感度的。

    谢舟难得享受到这么长时间,近距离观察席洛澹的机会。

    他心里冒出许多不舍,最后还是驱动自己回到床上睡觉。

    而睡熟的席洛澹对此一无所知。

    在第二天早上醒来,席洛澹感觉到一丝头疼。

    起得比谢舟还晚,他有点意外。

    从洗漱到下楼吃早饭,席洛澹都没见到谢舟。

    等吃饱喝足,整个人舒坦地坐在沙发上面对城市美丽江景,想起来昨晚回家都没有给父母发道平安。

    虽然是第二天……

    席洛澹拿起手机,看到母亲发来好几条语音聊天。

    他想总不见得爸妈以为他昨晚没能安全到家?

    席妈妈:接到小舟的消息啦,安全到家就好。

    席妈妈:不是你给妈妈发消息呢,是不是喝得太多不舒服了啊?小舟会不会要受累照顾你哦?

    席妈妈:你现在跟小舟住在一起,也要知道照顾小舟,别忘了昨天妈妈对你说的话。

    席妈妈:自己要多提点心弦。还有,睡醒了给妈妈回条消息。

    他一边回消息,一边想到昨天妈妈对他说的话,想到他不知道谢舟和父母说了什么把他们说得那么开心,又想到晚上他爸爸高兴得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白酒,那白酒是以前过年都不舍得拿出来的。

    还有晚上怕谢舟闹胃病,给他挡酒,还给他买胃药呢……

    席洛澹渐渐想起昨晚的事情。

    羞耻感从脖颈爬到眉心。

    要是面前有镜子,一定能看到面红耳赤的自己。

    席洛澹心想,自己喝醉酒也就算了,谢舟也喝醉了吗?

    他居然还配合自己表演。

    席洛澹难为情地想,谢舟的演技真好啊。

    总之,为他挡酒的意图完全暴露,为他买药的心思也根本没藏住。

    席洛澹捂脸。

    脑海中浮现谢舟捂脸的样子。

    还……还是挺可爱的。

    看来早上谢舟不在,是给他们俩空间,消化昨晚的事……

    他花了十来分钟平复心情,再收到母亲发来的消息。

    一来一去回复几句,答应她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谢舟,这才结束对话。

    但手机还是响个不停,是经纪人发消息说,明天会上门给他交代工作安排。

    以前经纪人潘池是不会这么郑重其事上门。

    绝大多数都是通过邮件发过来,时间地点工作内容,再打电话提醒他接收。

    至今只有两次,是潘池亲自找上门来。

    一次是他正好路过,还有一次,是通知他将要参与拍摄电视剧《为独一无二的你》,主角正是谢舟。

    无外乎就是很重要。

    席洛澹起身去找谢舟,想必自己有工作,肯定不会少谢舟一份,就是不知道袁曼青会不会来,潘池没说。

    才转身,谢舟不知道从哪个旮旯角落里跳出来。

    要不是席洛澹赶紧刹车,怕会直接撞上。

    席洛澹倏地想到昨晚的事情,脸又不可遏制地泛红。

    他赶紧提醒自己,人家谢舟都没说什么,他兀自难为情什么。

    “咳咳。”席洛澹清清嗓子。

    谢舟一脸的洗耳恭听。

    席洛澹:“明天经纪人来,知道吗?”

    谢舟点头,“收到通知了。”

    席洛澹又扫了一圈谢舟的脸,看不出任何想对昨晚的事发表态度的样子。

    他说:“看来接下来有的忙了。”

    谢舟:“嗯,婚假要结束了。”

    这话让席洛澹稍微一噎。

    他还是很难像谢舟这样,可以时时刻刻入戏,好像已经把设定嵌入到身体里。

    但面对经纪人,席洛澹就必须得这么做。

    有婚礼的经验摆在前面,席洛澹没有第一次见经纪人时的压力。

    两位经纪人果然是一起来的。

    潘池微微笑着看了两眼席洛澹,说结了婚的人感觉是不一样。

    席洛澹觉得自己没什么不同啊?

    尽管一头雾水,还是温温和和微笑承下。

    袁曼青开门见山,连同席洛澹的工作安排,都由她说来。

    席洛澹也基本确定,接下来的工作活动,自己都会与谢舟捆在一起。

    他看得出袁曼青的神情,意思是如果不是谢舟,他根本就不会接到这些工作。

    所以潘池坐在旁边,也没什么话语权的样子。

    谢舟说:“很好啊,一份工作,双倍收入。”

    潘池在桌子底下竖起大拇指。

    席洛澹微笑,心想你那么大个影帝,还计较收入啊。

    袁曼青瞥了眼席洛澹。

    剩下还有一些工作,双方得分开来谈。

    像是酬劳合约,谢舟在行业内的身价是个谜,有人说他一部电影八位数,也有人说一集电视剧六位数起跳。除了他的经纪人和公司高层,真没几个人知道。

    席洛澹作为他人尽皆知的枕边人,是真的不知道。

    他倒是很欣赏袁曼青的公事公办。

    目送袁曼青消失在书房的门后,潘池松了口气似的推了推眼镜,“气场太强了,有时候让人挺难打交道的。但业务水平一流,心里实在很佩服。”

    他推着几份合同到席洛澹的面前。

    席洛澹从善如流地签了字。

    席洛澹开玩笑道:“婚假才刚结束,就已经忙着要我们出去工作了呀。”

    潘池收好合同:“已经算迟了,按照宙海公司一贯风格,只要有机会,才不管你放什么假。”

    席洛澹歪着脑袋,“唔,我就算了,怎么谢舟也会这么迟啊?”

    “咳。”潘池又推了推眼镜,“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席洛澹挑眉。

    潘池:“是谢舟的要求,希望能给他和你能争取到为期最长的假期,袁经纪为了他跟几位副总嘴皮子都磨平了。”

    不等席洛澹问出为什么。

    潘池接着道:“谢舟说你们之前都是背着别人恋爱,你没有压力。但现在你要面对公众的关注,还有他那么多粉丝,怕你受不了,想多给你点时间来适应。今天签完合约,距离你和谢舟一起出来工作,还有三天,你适应了吗?”

    “我……”

    席洛澹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很奇怪的是,好像谢舟总是这样,把什么都安排好,然后等着他一一去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 谢舟舟是不是有那么好呀!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狸夫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狸夫人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擦亮眼睛

    他现在适应环境了吗?

    席洛澹想起刚住到谢舟家的时候,谢舟每天都交代林阳曜,要盛宴款待。

    他连吃三天山珍海味,怕吃出三高,向谢舟提了提,第二天虽不至于清粥小菜,但口味果然清淡很多,比较符合席洛澹的胃口。

    剩下的衣住行里,席洛澹没要求。

    这么看来,挺适应的。

    “咳咳。”潘池提醒他,“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席洛澹点头,“我也知道。”

    潘池问的是,他没有做好,以影帝爱人的身份,站在镜头下面的准备。

    席洛澹想,他正享受着这个身份带来的舒适环境,没资格说还未准备好。

    席洛澹微笑:“没什么不能适应,我没问题。”

    潘池点头,“没问题就好,我之前在想,你敢和谢舟谈恋爱,而且还谈得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你们都有这种本事,肯定没问题。”

    席洛澹沉默不语,事实恰恰相反,他们没有恋爱,眼前这些都是装的。

    唯有结婚是真的。

    席洛澹只能说:“没本事也要上,毕竟跟谢舟结婚的是我,不是别人。”

    潘池:“有这个自信和觉悟,不错。”

    席洛澹挑眉,“怎么?”

    潘池慢条斯理地拿出眼镜布,来擦拭眼镜,语气也慢吞吞的。

    他说:“哎,现在的环境嘛,你也知道,就算是演员也逃不掉粉圈经济。谢舟又是童星出生,他那个微博账号,工作室团队没怎么花心思打理,现在已经坐拥亿万粉丝。听说每个月会清理一次僵尸粉,也就是说九成都是活粉。粉丝操·不上当老婆的心,但也能操·一·操当老妈的心……我这么说不是想让你有压力,而且以你的身份,我这么说也挺不合适。”

    席洛澹没有觉得不合适。

    潘池笑了笑,“我这个人嘛,比较爱操心。你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签了你,一直带你到今天,你和谁恋爱、结婚我都不干涉,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我手里每个演员都好好的。大家能一起赚钱,一起达成心里想要的目标。所以,要是你有什么不痛快,心里真憋不住了,有些话不好跟谢舟说,可以来跟我说,我努力开导你。”

    席洛澹也跟着笑,他知道潘池这个经纪人是爱操心的,今天给他逮着机会来说。

    席洛澹:“唔,你应该不会是在怕,万一我顶不住压力,从此退出江湖,只当影帝背后的男人,你痛失我这么一个好演员了是不是?”

    “是影视业从此失去了一个好演员。”潘池戴上眼镜纠正道,“人不要太聪明嘛,偶尔糊涂下也好。”

    席洛澹噗嗤笑了。

    一阵拖鞋声混进他的笑声里。

    袁曼青与谢舟谈完公事,从书房里走出来。

    谢舟脚步不停,径直走来坐到席洛澹的身边,像是一秒钟都离不开他。

    潘池觉得眼镜擦早了,应该再擦一擦。

    袁曼青干脆地问潘池,“谈完了?谈完了回公司开会”

    所以他们没有像上次,还留下来吃午饭。

    席洛澹照旧送人到门口,看着房门关上后才挪步子。

    做足了半个主人的姿态。

    接到工作安排后,一整天,谢舟都有点黏人。

    作为公众人物,出行方便却又有限制。

    尤其是现在的风口浪尖上。

    如非必要,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宅在家里。

    宅也是各自宅,谢舟健身,席洛澹看书。

    偶尔会玩会儿游戏。

    可惜席洛澹一个任天堂的粉,谢舟却是索尼粉,玩不到一起去。

    而今天的谢舟就很奇怪。

    不健身,也不玩游戏。

    他知道席洛澹看完书,会站在露台上眺望远处,放松双眼。

    谢舟推开门进来,站在他身边,也不说话。

    好一会儿,席洛澹才发现谢舟在身边,吓了他一跳。

    席洛澹:“咳咳,那个什么……”

    谢舟乖乖巧巧地看向他,“你还好吗?”

    席洛澹歪着脑袋,一脸茫然,像是一只困惑的小猫咪。

    接收到谢舟的目光,席洛澹才意识到,他是不是觉得我紧张啊?

    席洛澹微笑,“我不紧张。”

    谢舟点头,却也不走,依然与他站在一处。

    席洛澹想了想,“你是不是有点紧张啊?”

    想不到谢舟承认了。

    他们两天后要一起参加采访节目,制作方是国内某著名视频弹幕网站,拥有庞大的年轻用户观众,节目会在该网站上首播。

    当时席洛澹看到工作安排,觉得让谢舟上这节目,有点欺负人。

    可他知道,衡量自身身价,减掉他与谢舟的关系,节目组不会邀请他,谢舟也不会上。

    这是他们俩结婚后,第一次同框出镜。

    是公司认为对他们而言相对折中又温和的工作。

    席洛澹不紧张,他有经验,而且身边有谢舟。

    自己肯定不会成为焦点。

    但他没想到谢舟会紧张。

    席洛澹拍拍谢舟的胳膊,“是担心采访吗?我知道以前你不会专门上一个采访节目,这次有我和你一起上,终归能好一点。”

    谢舟:“我知道。”

    席洛澹的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圈,“你不会是觉得……我会拖你的后腿,你才紧张?”

    谢舟顿时脸就白了,连忙摆手,“我没有,我不是……”

    席洛澹率先一步笑出声,扶着腰笑道:“哈哈,对不起,我开玩笑的,抱歉,现在不紧张了?”

    谢舟的神色马上缓和过来,“不紧张了。”

    席洛澹也不再笑得那么放肆,嘀咕道:“想不到这方法挺有效的。”

    谢舟往前一步,“但是被吓到了。”

    席洛澹抬头,“诶?不好意思,以后不开这种玩笑——”

    话音未落,他被谢舟抱了个满怀。

    席洛澹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谢舟在耳边说:“其实是有点怕。”

    席洛澹站在那里,手悬在半空,推也不是抱也不是。

    谢舟说:“怕节目组针对你。”

    席洛澹感觉自己重新学会呼吸,他放下左手又抬起右手,拍拍谢舟的后背,“不怕,节目组会先提供台本,有什么问题,让工作室跟他们交涉。”

    这道理谢舟并非不懂,可总会发生计划外的状况。

    席洛澹心想,难道是谢舟觉得他连采访都应付不过来?

    谢舟说:“我嘴拙,唯恐帮不了你。”

    原来是这么回事!

    席洛澹知道谢舟一向不爱说话。

    在家里对着他还好,出门就像被关闭了什么开关,真不爱开口。

    席洛澹又拍拍谢舟的背,“难道我还会怪你不成?要是节目组那么不给面子,以后我们就不上了。胆子太大了连你都敢得罪,咱们不惯着他们,你的经纪人肯定也不会再答应与他们合作了。”

    “嗯!”谢舟雀跃地说,“我不紧张了。”

    他说着松开怀抱,转而搂着席洛澹的肩膀,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席洛澹随口报了两个菜,也跟着他回屋。

    直到晚上坐在餐桌边,他才想起来下午被谢舟抱在怀里,还被他搂了肩。

    他想,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习惯与他的亲密接触?

    是不是潜移默化得太快了。

    席洛澹也不懂他自己。

    而很快到了录制节目当天。

    毕竟请来谢舟,毕竟是谢舟携手席洛澹一起出镜,毕竟是他们结婚后的首次亮相。

    节目组方面给予百分百的配合。

    录制地点摆在距离公寓不远的国际酒店套房;时间更是充裕,全天待机,只要不放鸽子就行。

    但他们俩还是按照约定的时间,甚至提前一刻钟抵达酒店。

    节目组从制片人到摄像师又感恩又感动,恨不能重新焚香净手沐浴更衣,再来招待他们。

    负责提问采访的主持人,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她声音甜甜,“今天,我们十分荣幸地请到了影帝谢舟,和与他刚结婚不满一个月的爱人席洛澹……”

    席洛澹没想到这个表面可爱的主持人,开口提问变得十分犀利。

    台本上写的问题是“已知二位拍戏时处在恋爱关系,请问是如何平衡工作和私人关系?”

    到了主持人口中变成“拍戏时两位正在谈恋爱,是怎么做到不被大家发现的?”

    不知道是天上哪路神仙遗忘在人间的小仙女,换个问法突然就不对味。

    席洛澹觉得面前有两个坑。

    一个写着“你们要么看起来不像在谈恋爱”。

    另一个又写着“你们要么努力隐瞒恋情而不认真拍戏”。

    席洛澹清清嗓子,端正坐姿,微笑道:“我们都是很敬业的演员,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我们在片场的发挥,大家完全可以期待这部谢舟主演的电视剧。”

    主持人继续挑拣问题。

    席洛澹见招拆招,每次都努力把话题拐上电视剧。

    主持人终于如狼似虎地去看谢舟。

    众所周知谢舟是不爱说话。

    主持人问:“谢哥主演的角色有亲热戏,在恋人面前会不会觉得尴尬,影响发挥?”

    席洛澹又想说了,他们是敬业的演员,除非山崩地裂,不然根本不可能影响他们……

    谢舟轻轻按住席洛澹的手背,手指慢慢摩挲。

    谢舟:“不会,因为我爱他。”

    谢舟抬眼去看席洛澹。

    席洛澹仿佛感觉到了视线,也扭头看他。

    什么是演技?席洛澹心想,就是无中生有。

    席洛澹心想,我也不能输。

    席洛澹微笑:“我也知道他爱我。”

    作者有话要说: 停一停,让我捂一下眼睛你们再说话。

    ☆、磕到真的

    席洛澹脱口而出,却差一点没能演下去。

    他没想到谢舟演得这么深情,也没想到自己被他带入了戏。

    谢舟的话没说话,他回头对主持人说了句罕见的长句。

    谢舟:“导演满意我们的表现,我也对我们的表现充满信心,所以这部即将播出的电视剧,一定不会让观众们失望。”

    录制拍摄的套房里,宛如被施了魔法,呼吸声都听不见。

    连席洛澹都觉得谢舟整个人都OOC了起来。

    节目组很满意,主持人也一副圆满的样子。

    渐渐冷静下来的席洛澹,看到节目组的反应,倒是有点生气。

    原来你们提出这么尖锐的问题,就是为逼谢舟说一句粗·长的话?好保证你们的收视率?

    席洛澹脑内都已经替节目组想好标题——“新婚影帝一夜改性,完美调·教·口·技超群!”

    骗一波粉丝点击,再骗一波吃瓜路人。

    大家点开一看,不就是出了名不爱说话的谢舟,说了一句长句嘛!

    哪怕被人说成标题党也无所谓,反正赚到了流量。

    席洛澹仿佛顿时领悟为什么谢舟不爱说话。

    还不是容易被节目拿来带节奏,或是断章取义!

    席洛澹心头发紧。

    他心疼谢舟。

    远处灯光一闪,席洛澹回过神,现在还在做节目。

    席洛澹提起所有注意力,彪上全部演技。

    他神色裹着亲密,眼神透着害羞,举止倾向谢舟,嘴上倒是一本正经:“嗯,就是这样的,大家喜欢谢舟,就一定要支持这部电视剧,一定一定要看。”

    谢舟附和着点头。

    主持人差点没能控制住,而倒抽一口气。

    席洛澹看这小姑娘的神情,现在倒是一副“我磕到真的了”,刚才明明咄咄逼人。

    主持人顺势接过话,给电视剧打上广告。

    接下来的采访是轻松愉快的。

    谢舟和席洛澹拿出十万分的敬业,但也不约而同地放下热情。

    录完节目,制作人邀请他们共进午餐。

    席洛澹心里还在为刚才的事不平,根本吃不下。

    席洛澹面带微笑,温和地说:“实在不巧,今天不方便,这样,中午这顿我请……”

    谢舟走上来,揽住他的肩,“我们请。”

    席洛澹看他一眼,笑中带着温和的语气,“嗯,是的,别跟我们客气。”

    制片人顺着台阶下,亲自送他们俩离开。

    席洛澹坐上车,板着脸。

    他是为节目的态度而不爽。

    席洛澹的余光里是谢舟的侧脸。

    眼中,谢舟很平静,是经历太多?已经习惯了吗?

    席洛澹忍不住想,凭什么呀!

    他的理智在说没必要,没必要为自己的揣测而生气。

    还有就是,有点后怕。

    他竟然在节目里有情绪了。

    而且这个情绪,甚至有点自作多情。

    席洛澹生自己的气。

    回到公寓里,他一声不吭地关进书房。

    他的情绪就这样慢吞吞地,从心头席卷至脑门。

    席洛澹在窗边发了会儿呆,又在躺椅上看了会儿天花板。

    直到把他这个难伺候的情绪给伺候好了,这才出门。

    但门一开,看到谢舟站在那里。

    席洛澹愣了一下。

    连谢舟也愣了一下。

    谢舟:“你还好吗?”

    情绪已经走了,席洛澹困惑地笑出声来,“怎么了?”

    谢舟垂下眼帘,“一回来你就躲进书房。”

    席洛澹忙说:“我还好啊,我……”

    他看着谢舟,想他会不会一直等到现在,好像蛮有可能的……

    这回席洛澹主动,捏了下谢舟的手心。

    席洛澹问:“你不会从我进书房开始,就一直站在门口?是、怕我出事?”

    谢舟:“怕你不开心。”

    席洛澹心里猛然冒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有点酸酸也有点甜甜。

    席洛澹小声问:“为什么怕我不开心啊……”

    谢舟眨眨眼,没说话。

    席洛澹一下子有点怕他说出什么实话,忙说:“我现在挺好的,你信不信我?”

    谢舟点头。

    他反手拉起席洛澹的手腕,一声不吭地拉着他下楼。

    谢舟拉着他来到厨房。

    席洛澹一扭头,看到谢舟穿上围裙。

    席洛澹大惊:“嗯?你做午饭啊?”

    谢舟兴致勃勃地点头,“想吃什么。”

    席洛澹一向从简,“什么都好。”

    谢舟:“下面吃吗?”

    说完他呆住,脸悠悠地红了,又着急忙慌地表示他不是那个意思。

    席洛澹直到瞧见他的反应,才明白过来。

    “哈哈哈。”席洛澹坐在台边笑弯了腰,“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面条啊,也行。”

    谢舟重新露出点欢欣雀跃,“加个煎蛋?”

    席洛澹坐在那儿晃了晃腿,他本想说,了不起啊影帝大大!还会煎蛋!

    可他想起来,谢舟经不起逗,忍住了,只点点头。

    席洛澹看了会儿谢舟在厨房的表演,想起自己回家都没洗手,赶紧跑去卫生间。

    趁这时候,林阳曜走过来。

    林阳曜问:“谢少,需要帮忙吗?”

    谢舟搅和锅里的面条,高高兴兴地摇头。

    林阳曜替他高兴似的,说:“总有一天,少夫人能明白你的心意。”

    谢舟微笑着点头,又回头看席洛澹有没有回来。

    他神情认真道:“以后在家,不要说。”

    林阳曜点头,“明白。”

    席洛澹回来后,直接坐在餐桌边。

    他看到两碗香喷喷的乌

您正在阅读《协议结婚不香吗?[娱乐圈]》的章节:作品相关 (2)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89/13928150.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