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千千小说网 > 都市 > 黑暗女巫立身伟正[穿书] > 正文 第122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墨林与蒙德

    今天是她醒来的第四天, 墨林祭拜完了母亲便披着一身晨『露』出了古冢,笑看向她等在古冢外的女儿和妹妹,自豪感油然而生。虽然错过了女儿的成长错过了妹妹的婚礼,但她不后悔。

    “大姐,”西雅眼睛红红, 泪不自禁地再次滚落眼眶, 展臂扑向她最亲爱的姐姐。

    『性』子直爽火爆的妹妹变得成熟内敛, 墨林很是欣慰,感受着她紧紧箍住自己的双手, 眼中闪动着晶莹用力回抱她,在她的额侧落下一吻:“很好, 西雅你很好,大姐很高兴你没有放弃自己, ”也谢谢她温暖着海音。

    “大姐,”西雅抽噎着, 她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大姐不醒来, 她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待西雅情绪稳定了些许,墨林伸手向静立一旁的女儿。海音没有哭, 面上带着笑,将手放进母亲的掌中,与她和姨母抱在一起。

    天大亮, 三人走在林间的小道上。西雅将这么多年来所经历的事以及外界发生的大事巨细无遗地道出,她想弥补姐姐记忆上的空缺。

    牵着女儿手的墨林听得很仔细,一会蹙眉一会敛目, 还时不时地『插』上一句话。

    “对了,”西雅勾着脑袋,隔着大姐问道海音:“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把奥斯汀藏在了哪?”

    她不是说事吗,怎么又扯到这了?海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母亲,后微怒地瞪向姨母:“你猜。”她也没故意瞒着,一座那么大的空墓在那,是这位自己想歪了好吗?

    墨林倒是猜到了,打趣道:“你空墓是不是挖得太早了?”

    西雅闻言双目一暗,面上没了笑:“大姐……”

    “把奥斯汀藏在你的空墓里,你是不是早就看上他了?”墨林瞟了一眼傻妹妹,见其板下脸,不禁笑了,回过头来望向非常坦然的女儿。

    “看上就下手,不是我们德西女巫的一贯作为吗?”海音攀着母亲的手臂,把脑袋靠在她的肩上,上望着碧蓝的天空,感叹道:“真好。”

    “大姐,”西雅攀着墨林的另一条胳膊:“待休息好了,我教你海音推衍出来的那套新的修习之法。”

    墨林闻言双目一亮,她正想着这事:“好。”

    “也不用那么急,”海音还惦记着她父亲。

    抱着一束黑『色』曼陀罗,穿着燕尾礼服的蒙德等在小道尽头。

    刚陪祖父进森林深处采摘黑『色』曼陀罗的黛安和黛娜想要陪祖父一起等,但禁不住一个见不得她们闲着的母亲三催四催,终是进了厨房帮忙准备早餐。

    “母亲,”黛娜小嘴撅得高高,大力『揉』着面团,不高兴地嘟囔道:“祖母醒来,我和姐姐都没能好好跟她说说话,您倒是得了祖母好一番夸赞。”

    穿着围裙的波丽娜这几天是通体舒畅,拿了小勺从锅里舀了一点牛骨汤品了品:“你们两个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想要跟祖母说说话我还能不允许,但不能等等吗?你们祖父都等了三十七年了。”

    十七岁的大姑娘了,光眼睛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没看到她们祖父抱着一大束黑『色』曼陀罗在望着吗?

    波丽娜心里感动于这样的感情,也是真心替父亲高兴。

    离得老远,海音就看到站在小道尽头结界外的父亲,一把拉过姨母:“走,我们去林子里采摘些果子回去。”

    “好啊,”西雅朝着大姐暧昧地夹了下右眼:“你和姐夫好好聊,我……哎,不要拉我呀。”

    “走啦,”姨母还是那个姨母,历经了这么多事,虽然看似稳重了,但本『性』没变。海音硬拖着她闪离了这地,笑笑闹闹地去了森林深处。

    看着蒙德,墨林眼神柔似水,心中甜蜜蜜,走出小道,她知道就算她醒不来,这个男人也会守着她直至死神降临。

    蒙德送上她最爱的黑『色』曼陀罗,轻揽着她的腰,抬手描绘她的眉眼,这个美丽大方的女巫是他的妻子,他用生命在爱的女人。

    墨林白皙的面颊上染了嫣红,靠在他宽厚的怀中:“让你久等了。”

    亲吻她的额头,蒙德拥紧怀中的女人:“能照顾你、等待你,是我毕生的幸福。”昨夜柯雷尔公爵问他接不接受转化?他拒绝了,作为墨林·德西的男人,他同样有信仰。

    克劳伦斯·斯特林

    在克劳伦斯四岁时,安德烈王国终于扫清了血盟残余势力,亚历山大迫不及待地带他和西雅回了安德烈王城。

    “祖母、祖父,”被养得肉肉的克劳伦斯抱着姨夫蒙德给做的小木马,走在爸达身边。

    “克劳伦斯……”

    等了许久的里里拍了下手,弓腰一步一顿地作着怪样走了过去。克劳伦斯嘿嘿笑了起来,小心地放下他的小木马,也学着祖母的样子迎上去。

    看着摆放在地上的小木马,亚历山大真想一脚把它踩成碎屑,见祖孙两亲亲热热地抱在一块,他有意将前几天问的那问题再问一遍,也好叫他母亲清醒清醒:“克劳伦斯,你最喜欢谁呀?”

    肉屁股一调坐在祖母腿上,倚靠在她怀里。克劳伦斯嚅动了下小肉嘴,毫不犹豫地回道:“姐姐和姐夫。”

    这答案没问题,站在里里身后的亚历表示支持,大手轻抚了下小家伙的脑袋,头发和他父亲幼时是一样的柔软。

    “除了姐姐和姐夫呢?”

    西雅抬手捂脸,亚历山大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妈姆、姨母。”

    “还有呢”

    “祖母和祖父、姨夫。”

    凭什么?亚历山大不高兴了,这两位不常见的不是应该排在他之后吗?

    “还有呢?”

    “黛安、黛娜。”

    “接着说。”

    “魔蛇王后、银翼大王、圆扇灵灵……小巫灵,”小家伙扭头找水,他有点渴。

    这些不算,亚历山大只觉他这四年的精心养护全都喂了狗了,按捺着想要揍儿子的心提醒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小家伙两眼骨碌碌的:“还有小木马。”

    最后一次机会,亚历山大深吸一口气,双手抱臂:“还有谁?”

    “威尔森……”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亚历山大一步跨上前,克劳伦斯立马丢开他祖母,血影一闪到了楼上,扒在围栏下望被得意洋洋的祖父抓着的父亲:“姐夫说了,你是伯爵,我也是伯爵,不用对你太客气……嘿嘿……”

    这是什么话?亚历山大甩开他父亲的爪子,伤心地转身一头栽进西雅的怀里,哭喊着:“我们再生一个。”他当了里里桑德娜四千多年的独子,太了解独子的张狂了。

    亚历嗤鼻一笑:“这才到哪,你就摆出这副德『性』给谁看?被你怼了四千多年,我有说什么吗?”转头笑眯眯地朝着扒在围栏上的小家伙招手,“快下来,祖父带你去柯雷尔庄园玩。”

    “好”

    找金矿小队

    走过荒无人烟的深山,进入峡谷,艾米是真不想回头看紧跟在她身后的那六个,嘴里抱怨着:“我出门都六年了,还没找到金矿,肯定是因为你们跟着才这么倒霉。”

    与里里并肩而行的亚历笑道:“找不到就慢慢找,反正回了安德烈王城你也要对着奥斯汀那张嘴脸。”

    艾米刹住脚,双手叉着腰远眺无边的天际,叹气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和里里大肆侵夺了那么多娑婆拉耶母树种子,他们几个能欠莫斯林钱行那么多钱吗?”

    “我们也没想到莫斯林钱行会那么黑心,”里里拿着血玉骨扇挡在头上。

    “没想到?”艾米才不信:“莫斯林钱行的主子是谁,你们哪个不清楚?”

    贝基找了块地坐下,长吁一口气:“清楚归清楚,但也没料到它会那么黑心,一万金币一颗的种子收回来,转手再卖就变成十万金币一颗了,比打劫还凶狠。”

    他们想还种子,可那黑乌鸦竟说货物既出概不退还。

    “能不提这些糟事吗?”阿普里尔丧气道:“我从莫斯林钱行拿的种子最多,足足欠了钱行四千一百三十万金币,我说什么了?”转眼看向艾米,目光热辣辣,她是他唯一的希望了,找着了金矿,把债还清了,他还是高贵的安德罗氏始祖公爵。至于现在,唉……

    走在最后的博瑞和艾丽莎默不吭声,只是神『色』也一样,充满了怅然。那几个欠的是钱,她和博瑞欠的是命,有生之年是别想清账了。

    早知道一扫清血盟和琼斯部落的顽固势力,奥斯汀就跟他们算账,他们肯定不会对血盟和琼斯部落下手那么狠辣。

    “唉……”

    艾米大叹一声,她命怎么这么苦,找着的金矿最多,但却没一座属于她的,扭脸欲要看向她大姐。不想对面山地一片熟悉的断层纹闯入了她的视线,顿时神『色』变得极为复杂,她可以当作看不见吗?

    黛安、黛娜

    拿着金算盘,一瘸一拐地出了森林小道,黛安与黛娜相扶着走向城堡。

    累了的波丽娜躺在摆放于城堡门前的摇椅上,轻摇着桐木扇子,脑中还在想之前总结的那几条《税法》要点,直到女儿走至眼前,她才回神,打量起两人,心中有底了:“输了?”

    黛安笑着点头回道:“我和妹妹今天和祖母战了一场,很痛快。虽然没赢,但也没输得太难看。”

    “嗯,”波丽娜很满意两个女儿的这份大气:“你们祖母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女巫,能与她切磋是你们的荣幸,不要太在意输赢,但我希望你们能从失败中总结自身,得以成长。”

    “是,”站在摇椅边的黛安与黛娜立马附和点首,她们很清楚,在修习时流的汗就是在外少流的血。

    波丽娜从摇椅上坐起身:“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们做。”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六十岁了,此生是不会再有其他子女。不过有眼前这两个,也足够她骄傲了。

    黛娜与姐姐对视一眼,后凑到母亲身边腆着脸问道:“您真的不接受转化吗?”

    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必要,波丽娜摇了摇首:“我怕疼也怕血,”脖子又有点发凉。

    依照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再加月华灵『露』的加持,活到一百五十岁一点不费劲,这就足够了。活得太久,未必是好,她和大卫都没有那心思。

    “好,我们尊重您和父亲的选择,”黛安和黛娜相视一笑,已在心中默默决定日后多抽出时间来陪双亲,让他们安详地度过一生。

    两个女儿的互动,波丽娜看在眼里,站起身走向厨房:“给你们做拉面。”

    “您今天不写《税法要点》了吗?”黛安腿也不瘸了,跟在母亲身后进了厨房。

    波丽娜拿面:“今天不写了。”她写的《税法要点》每一条都要经过多遍检核,因为那些是要做参考的。

    安德烈王国联合西海森林将要推出《税法》,迪肯和东尼他们起立《税法》便是根据她所写的《税法要点》结合现状撰写,所以她必须得郑重对待。

    “我来弄牛骨,”黛娜走向储物柜,她的母亲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但她敬爱她。

    黛安拿走母亲手里的面:“我来拉面。”

    “好,那你们来做,我等着吃,”波丽娜转身出了厨房,笑着去往母亲的房间,看看她有没有醒。

    奥德里奇·柯雷尔与辛西娅·德西

    在将木耷拉山岭里的小巫灵们引至西海森林后不到两个月,海音就怀孕了。

    奥斯汀虽早有预感,但还是极为紧张。在确认是双生后,他立马将乌黑黑藏起来的那些娑婆拉耶母树种子从空墓中取出,挨个唤醒。海音也拿出了近年来凝缩的月华灵『露』,肚子里有一个气息与她一样。

    待胎婴满三个月,海音加大了月华灵『露』的饮用,奥斯汀则将从德林西斯那夺来的娑婆拉耶母树果核凝聚成生机珠送给了要当哥哥的那个小可怜。

    满了九个月,海音就不再出古冢了,实在是她肚子里那两位太活泼了,天天在翻跟头。

    奥斯汀常常抚着她的大肚子,蹙眉与那两位商量,让他们安静点,可惜一点用都没有。他一出声,肚子里有一个小家伙就跟他打招呼,小脚丫一下一下地踢着她的肚皮;另外一个则喜欢拿小屁股朝他。

    这明显是帮了一个,得罪了另外一个。

    这日,天刚亮,海音喝了两瓶月华灵『露』,站起身正想去找墨翼精灵王后,刚抬腿,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漏了。眨了眨眼睛,放下腿,她还想再坐回去。可屁股还未沾着皮椅,奥斯汀已经抱起她闪出古冢,转眼间便到了城堡:“母亲,海音要生了。”

    墨林和西雅赶紧地带她去产房,黛安和黛娜已经很熟练了,进去厨房烧水。波丽娜拿了早就准备好的白『色』棉布,兴奋地跑向产房。

    这两孩子是真难生,从早到晚再至天将明,终于一个右眼似被谁捣了一拳的小家伙挤了出来,闭着右眼睁着左眼呜呜咽咽地哭着。

    他一出母腹,守在产房门口的奥斯汀就感知到了,双唇上弯,凝血瞳孔中血『色』七瓣花慢慢盛开。正在帮小家伙洗澡的西雅惊见他左眼瞳孔里的花影,失声大呼:“血蕊七瓣花?”

    “呜呜,”小家伙还闭着右眼在小声低泣。

    一个出来了,剩下的一个就顺当了。看着女婴一头长及脖颈的乌发,墨林眼中闪着泪光:“像海音。”

    哇哇……

    门外的奥斯汀听见另一响亮的哭声,面上笑容更是灿烂,他女儿在伤心。而在这两个孩子诞下的当天,生活在森林里的小巫灵们纷纷拿着喜欢的东西前来祝贺。

    黛安抱着两个小巫灵,黛娜接过另一位小巫灵送上的猴头菇,笑得两眼弯弯:“谢谢你们。”

    平安生下两个孩子,海音是浑身轻松,坐在奥斯汀的腿上,逗弄着刚刚吃完『奶』正躺在摇篮里活动手脚的两个小家伙,头顶了顶奥斯汀的下巴:“名字取好没?”

    “哥哥叫奥德里奇·柯雷尔,妹妹是月神女,就唤辛西娅·德西,”奥斯汀抱着妻子,侧首低下头用鼻尖轻蹭着她的耳鬓,情不自禁地落下一吻:“累不累,要不要再睡会?”

    海音摇首:“不用,”有月华灵『露』的滋养,她恢复得已经差不多了。手指拂过儿子已经褪去乌紫的右眼,心中对他是生不出一点同情,轻轻地戳了戳他的肉脸,她笑着道:“竟敢联合你父亲作弊,被揍是应该的。”

    奥斯汀也乐了。

    双子满九个月时,奥德里奇终于清楚地吐出了两个字:“妹妹,”白胖胖的小身子灵活得很,小短腿一蹬,翻过身,看向躺在他身边的娃娃,“妹妹……妹妹,”一边叫着一边傻乐。

    正打瞌睡的女婴两眼一闭,翻了个身,小屁股一撅,就把哥哥顶开了。

    站在摇篮边的奥斯汀看着嘚瑟的小子,心疼地抱起他姑娘,亲了亲她嫩嫩的面颊:“靠着爸达睡,等会爸达就请你祖父给你新做一个摇篮。”

    摇篮里的小胖子爬坐了起来,仰着脑袋笑眯眯地继续叫:“妹妹……”

    奥德里奇和辛西娅满三岁时,有一日海音突发奇想地对奥斯汀说:“你把乌黑黑放出来,我有一句话想要还给他。”

    一听海音这般说,一手抱着姑娘一手牵着儿子的奥斯汀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爽快地同意了。

    再次醒来,乌黑黑有些恍然,明明诅咒已经解了,为什么还要他披着丑陋的黑乌鸦躯壳,怒目瞪向躺在树屋檐下的海音。

    海音两眼瞥向他:“奥德里奇和辛西娅在屋里,你进去陪他们玩。”

    她这是不想带娃,乌黑黑窝在鸟笼里不动:“为什么是我陪他们玩?”

    “因为他们是你亲生的呀。”

    “我……”

    海音看着乌黑黑无言反驳的憋屈样,不禁咧嘴大笑。

    白尼利

    “还没抓到吗?”白尼利坐在仲法院的法庭主位,手指敲击着摊在桌上的名单,看着名单第一列上的名字,明黄『色』的眼眸中闪过冷意,都快百年了,他还没玩够?

    立在庭下的两位女巫也是无力得很:“大人,原威尔森·麦克亚当已经捉到费舍尔·拉丽莎了,没想到半夜他又给放了。”为这事,威尔森清醒后问候了拉丽莎家族上上下下足足两个小时,连他们大人也在被问候之列。

    白尼利摆手示意她们退下,嘴里嘀咕了一句:“能抓到费舍尔,蠢狼还是有点本事的,”只是费舍尔的灵魂极为强大,通过灵魂投影驱使蠢狼放了他也不难,“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了。”

    起身来到窗边,白尼利垂目下看,光明巫族的仲法院就建在罗德烈山谷烈日天坑之上。百年前,安德烈王国和西海森林剿灭了祸首德林西斯与琼思琦后,他就在奥斯汀和海音的支持下,很快在光明巫族中站稳了脚跟。

    待成就祖巫之身后,他大肆争权,推翻了光明巫族的原有制度,直接立法,建了仲法院,凡是违反法规的光明巫族,都要接受仲法院的制裁,这其中拉丽莎家族出力颇多。仲法院建立后,蒙拉丽是第一个来自首接受仲法院制裁的光明女巫。

    在仲法院的强压下,这些年光明巫族规矩了很多,但“旧疾”仍在,头一个就是万年前的双子巫费舍尔·拉丽莎。他不归案被制裁,仲法院就得不到更深层次地认可,所以费舍尔·拉丽莎必须归案。

    大雪飘飞的北地,血眸费舍尔看着拦路的白衣男子,往地上一赖:“自从有了躯壳,我就没再杀过无辜的谁谁了,还顺手做了不少好事。你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让我去趟西海森林找海音·德西讨要乌灵魂索?”

    “然后你就会去立法院自首吗?”白尼利笑看着费舍尔那双金红『色』的眼睛,这些年他确实没有再做下什么恶,但这不代表过去的就是一场噩梦。

    “又回到原点了,”费舍尔后仰躺在雪地上,枕着双手:“你能告诉我,我去自首,那个仲法院会怎么制裁我吗?”

    白尼利淡而一笑:“那就要评估你的功与过了。”

    费舍尔扯起唇角笑了,闭上眼睛。白尼利眼前一花,心中立时警惕,费舍尔已不再眼前,只闻一句,“既如此,那我再去做点好事。”

    追着费舍尔的踪迹出了北地,抵达马尼拉中心一城,刚进城,见着一人立时回头就逃,费舍尔他也不追了。

    “跑了,”一个乌发黑紫眸姑娘红唇微抿,有点恼,瞬闪追去。叼着一根草茎的威尔森,用胳膊肘拐了拐边上的那位与乌发黑紫眸姑娘长得极相似的青年,凑过去说道:“白尼利也没抓到费舍尔。”

    奥德里奇撇了撇嘴:“我姨祖诞下小姨母,玛尔大陆谁不知?费舍尔又不是聋子,他能不知道辛西娅在马尼拉中心一城吗?”

    白尼利也是的,都被他妹妹骗财骗『色』骗得只剩仲法院了,还有什么可矜持的。

    “既然费舍尔都知道辛西娅在这,那白尼利能不知道吗?”威尔森耙了耙发,吐掉嘴里的草茎,似恍然大悟:“好小子啊,这欲擒故纵玩得不错。”不过下次见着他,作为过来人他得提醒那小子,差不多就从了,别跟他一样,玩脱了。

您正在阅读《黑暗女巫立身伟正[穿书]》的章节:第122章
手机阅读地址:http://m.15shuba.com/html/53773/13926376.html

【高速文字首发 WwW.15shuba.com 千千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15shuba.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